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金门绣户 > 第二十一章 别益州

第二十一章 别益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娘一会儿要是真能收出赃物来,徐妈妈她……"那婆子既然敢说搜赃物,那必定是有事先做好准备的。
  
      "我就是要成全了她们,让京里的老太太知道我是真的不行了,你跟莲姐儿的箱笼也没什么不能给她们看的。"
  
      这倒也是,慧姐儿那儿若说真有什么珍贵的物什也大多是入了秦氏的库房。莲姐儿这几年跟着秦氏,秦氏虽让她自己保管财物可也说不上多,这倒是还得感谢楚晋珉夫妇一贯不喜奢侈的习惯。
  
      慧姐儿明白了秦氏的打算便也安下心来,陪侍一旁,不多会儿李妈妈便气势汹汹地带着人来了,徐妈妈见了秦氏面色潮红,跪在地上不发一言,眼眶中似有泪水打转,慧姐儿见了不忍心,便先道:"几位妈妈都是长辈身边伺候的老人了,便都坐着回话儿吧。"
  
      那李妈妈却脸色一正,扑通跪下"多谢三小姐体恤,但尊卑有别,奴才们的体面也是主子给的,安宁侯府没有那奴才站着回话的规矩。"
  
      咋一听闻叫三小姐,慧姐儿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是按着安宁侯府的排行叫自己,又发觉这倒是好一个厉害的婆子,话里话外都是在指着她骂没规矩呢。
  
      慧姐儿却想着秦氏示弱的计策,便垂下脑袋,似是受训的模样,不再插口说话。
  
      秦氏弱弱挥了挥手,说话的声音又有些喘:"李妈妈辛苦了,母亲身边的人都是规矩的,这穷乡僻壤呆久了人难免松懈,倒是叫妈妈看了笑话。"
  
      "哪里,却是大太太宽和之故。"这是指着秦氏说治家不严呢
  
      "李妈妈可搜出结果了?"秦氏似是没听懂,挣扎着起来,看着李妈妈问道。
  
      李妈妈双手举过头顶,手心里是一个和田玉的金项圈,玉质通透,白皙无暇也算是个好物件。
  
      "回大太太,这是老奴在徐妈妈的房里搜到的,听姨娘说这还是大姑娘两岁生辰礼那年老太太赏的。"
  
      秦氏嘴角微勾,心头一阵冷笑,那年正是她刚刚怀上慧姐儿,老太太便赏了这个金项圈来抬举麦姨娘,李妈妈这是在提醒她老太太的威严。
  
      "李妈妈这么一说我是记得的,劳烦李妈妈了。"
  
      "不敢。"李妈妈磕了个头回道。
  
      "徐妈妈,你也是伺候了我二十多年的老人了,今日既然铸下如此大错我也饶你不得,但为着你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便罚你扣月银直到还清莲姐儿那里所失财物,另外就不通知其他下人了,也算是给你留几分体面。"
  
      "李妈妈,往后怕是要托付你暂代徐妈妈的事务一段时日,等我们上京再做打算。"
  
      "大太太说的什么话,老奴本就是老太太为着您和大爷辛苦派来帮衬的,这都是分内事,哪里值得您道辛苦。"
  
      秦氏虚弱地笑笑,点了点头。
  
      再说徐妈妈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想着自己一生精明,竞不想被个姨娘算计,自觉对不住太太的信任,在房中很是大哭一场。翠袖见了于心不忍,劝慰了几句:"妈妈这样自个儿躲起来哭算什么,何不到太太面前去请罪,便是要打要罚太太也有个话,而且太太一向看重您,便是今日也是维护您的,您却在这儿说什么不想活了可不是让太太心寒。"
  
      徐妈妈闻言觉得有些道理,倒也不哭了,擦干眼泪,站起身来,往秦氏上房去,烈日下就这么跪在屋外头请罪,也不让丫鬟们通传。
  
      秦氏本是有睡午觉的习惯,这一醒来,听到翠袖小心翼翼道徐妈妈在外头跪着,一想便知道是为着什么,心里一着急,眼前一黑,差点晕倒过去"快,她都那把年纪了,赶紧去扶了妈妈进来。"
  
      还好徐妈妈身体一向康健,这会儿跪了半个多时辰倒还只是满头大汗,并无其他。
  
      可徐妈妈一见秦氏,那眼泪又跟包不住似的一个劲儿往外流,最后干脆膝行至秦氏床榻前哭道:"大小姐,老奴没用,老奴对不起老夫人也对不起老爷和夫人临行前的嘱托,老奴让您丢脸了,您干脆让老奴去死吧。"
  
      "妈妈这么哭着,我也忍不住要哭。"秦氏这么一说,眼泪却真的往下流,也是止都止不住。
  
      "大小姐,您别哭,是老奴不对。"徐妈妈见了,赶紧拿起床头的帕子为秦氏擦眼泪。
  
      秦氏眼泪却是越流越多:"妈妈这般行为却是真真对不住祖母和母亲,当年祖母赏了你给我做陪嫁的管事妈妈,爹娘都夸你是个能干的,可今日却看不透我的苦心,反倒来跪着伤了自个儿身体,伤了我的心,这么些年爹娘音信全无,您和秦妈妈便是我的娘家人,可你也口口声声要死,不要我了,却为何?"
  
      徐妈妈闻言,睁大了一双眼睛望着秦氏,脑子这才转过弯来"太太莫不是要唱一出虚虚实实的戏。"
  
      秦氏如当姑娘时恶作剧那般,一双杏眼狡黠地眨了几下,破涕为笑。
  
      徐妈妈也跟着笑起来,口里连连请罪:"哎哟,老奴该罚,这老子脑子就是不够转弯儿的。"
  
      秦妈妈本是帮着秦氏在外头送了几张请帖给益州城内的诸位夫人算是办一场临别宴,不想回了楚府才得知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在秦氏那里弄明白前因后果也是一阵阵叹息。秦氏自生了哥儿之后身子是越发不好,老爷京里的事怕也是到了费心计算之时,秦氏常常要谋划许多事,自知身子不好,甚至怕看不到姐儿长大,将来慧姐儿被耽误了,计算着回了京就把亲事也给定下来,这般费心伤神哪里是休养的道理。可是她知道自个儿也劝不了,否则秦氏走了也不会安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