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金门绣户 > 第二十七章 莲姐儿的威胁

第二十七章 莲姐儿的威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慧姐儿回了锦园,秦妈妈早就得了秦氏的吩咐早早侯在院里,一见了慧姐儿就搂着她哭:“那起子没心肝的东西,姐儿可是受苦了。”
  
      锦园消息再滞后也有那捧高踩低的奴才来碎嘴,秦妈妈刚得了信儿差点昏过去,她自小捧在手心里看大的姑娘什么时候需要这样装疯卖傻来求点生存,在益州那会儿总是被慧姐儿的机灵古怪弄得头疼,可这会儿瞧着她小心应对的模样只觉得心里直抽抽。
  
      “妈妈,我可是见着夫子的眼神儿才故意那样说的,你瞧夫子见我敬长都只罚了论语,老太太见我蠢笨也只让我看着抄,你说我要是更蠢笨些这些天只能抄个四五遍岂不更好。”慧姐儿面对秦妈妈,那双滴溜溜直转的眼仁还是益州时的模样。
  
      秦妈妈不禁扑哧一笑,嗔道:“姐儿可别安慰我这老婆子了,那四五遍抄了不还得费精气神儿。”
  
      慧姐儿闻言哭笑不得,恰好翠绣走了出来道:“妈妈也是,太太在里头巴巴等着三小姐,妈妈怎的自个儿倒聊上了。”
  
      秦妈妈拍拍脑袋连连点头:“可是可是,姐儿赶紧来。”
  
      墨棋留下伺候,墨琴便提上慧姐儿的用具回了房里。
  
      “娘,今日可有些精神头儿?”慧姐儿挨着秦氏坐了,皱着眉头问。
  
      秦氏温柔一笑:“你倒是个操心的性子,我这还没问你呢,你就先巴巴问了。”
  
      “那娘问。”慧姐儿腆着小脸又道
  
      “你刚刚站在院子里头跟秦妈妈说的娘都听见了,娘很高兴慧儿如此懂事,娘不过是要问你明日想穿哪条裙子,一会儿娘给你套头面搭着让她们给你送去。”
  
      “明日是要去哪里吗?”慧姐儿有些好奇,自回京后秦氏身子一直不好,还没出过门见过人
  
      “去娘一位朋友家,也是咱们大夏朝五大侯府之首的定北侯府,那侯夫人闺中时是娘的好友,你外祖父倒了这些年,差不多也就她还跟我有些联系。”
  
      既是贵客又是亲近长辈,太过素淡却是不好的,但以她们母女如今的情势也不能太过招摇。
  
      “娘,要不就前段日子老太太送来的那身粉色裙子,女儿瞧着倒是好看。”
  
      “嗯,也好,你让墨棋给你打两个蓝色的络子配着,娘这边就给你备个白玉头面,也不多,就戴几只玉蝴蝶坠着,倒是你这耳朵老不穿也不是个事儿,明年可就八岁了。”秦氏一遍遍拂过慧姐儿如黑缎一般的长发,心里有太多不舍。她到底还是没福气看着女儿出嫁了,只愿明日把事情都定下她也好安安心心去黄泉。
  
      “明日就你那姨姨一人,也不必忌讳什么,爹娘和徐妈妈还有李先生这些年对你的教养你都要铭记于心。”秦氏郑重道。
  
      慧姐儿不知缘由,却也很认真地点了头。
  
      她在秦氏处跟轩哥儿玩闹了会儿,现在轩哥儿年纪正是逗起来最好玩的时候,等她回自己院子的时候,轩哥儿还撒泼打滚不依不饶要跟姐姐一道。秦氏总想着时日无多,也狠不下教训,众人自然没人敢说,还是慧姐儿好一顿哄这才住了那嘴。
  
      她回到小院,却见侯在门外头的墨琴面上有些不自在,见了慧姐儿便大声通禀,像是故意说给里头的人听一般:“小姐,二小姐可是恭候多时了,您怎的才回来?”
  
      墨琴说得阴阳怪气,墨棋本要使个眼色去,听了来人却是自然垂了脑袋。今日怡姐儿夹枪带棒那几句虽有挑拨离间之嫌,到底是让人想起便觉着膈应。
  
      “妹妹回来了,我也没等多久,别听墨琴胡说。”莲姐儿从门内迎了出来,笑道。
  
      慧姐儿只当什么都没有,由着莲姐儿挽了她的手亲亲热热往里头去。两人到了屋里头,慧姐儿也没遣了丫鬟,莲姐儿几次三番欲言又止,眼神儿直往两个丫鬟身上瞅,慧姐儿只当看不懂,只捡些无关紧要的话说了“姐姐你是不知,前儿我去了三婶院子找四妹妹玩,都已是秋末了,那院子里头的菊花还开得那样艳丽,甚至还有紫色的,碗口那么大,可真真是漂亮极了,若是我也有那么一株也好。”
  
      “嗨,妹妹还是那般玩闹,爹爹不在,咱们难免要受些不如意,四妹妹那花儿哪里是咱们这一房能羡慕得了的。”
  
      慧姐儿喝了口王妈妈专门给她备的花生浆,沿着杯沿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几眼莲姐儿,心里不得不对寿康堂里那位的手段折服,这才多长的时日,就哄得麦姨娘三五不时不去主母处请安,让莲姐儿也跟挺直了腰杆子似的,在她面前说话再无忌讳,和在益州时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大相径庭。
  
      “姐姐说得是,我也就是这么一说,说起来,爹爹虽是不在府中,可娘还在,你放心娘在一日就不会允许有人欺负她儿女半日。”慧姐儿这话意有所指。
  
      莲姐儿先是握着茶杯的手一抖,接着却很快镇定下来,直接看着慧姐儿的眼睛道:“妹妹,姐姐这儿有几句体己话想跟你说说,让丫头们都先出去吧。”
  
      以前莲姐儿对着墨棋墨琴都是温温和和,从来都是名字加了姑娘相称,如今倒成了个“丫头”了。
  
      慧姐儿心头冷笑,不顾墨棋两人面色,挥挥手让两人都下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