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 > 一七三押送队伍

一七三押送队伍

不想错过《零点看书》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切安好?”
  
  威廉下意识的重复了一次,然后得到了那位贵妇人画像的再次肯定。
  
  “是的,威廉教授,一切安好。”
  
  威廉顿时松了一口气,原本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一切安好就好,一切安好就好。
  
  虽然来这边工作不到两个月,但他的确喜欢上了这份工作,也喜欢上了这所学校。
  
  “这边安定下来了,另外一边呢,那位赫敏格兰杰小姐怎么样?”
  
  “另外一边也好了,洛哈特教授赶去了现场,控制住了失控的格兰杰小姐,后续的救治也在进行中,学生们只是被打昏迷了,没有出现什么别的事故。”
  
  “太好了,谢谢你,夫人。”
  
  威廉由衷的说着。
  
  “不客气,教授,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回去喝茶了。”
  
  那位贵妇人在油画框里优雅的行礼,然后开始一幅幅的朝着自己的画像移动。
  
  就在威廉这边和贵妇人说话的时候,其余的教授们已经为受伤的孩子们解咒了——在仔细检查过没有任何损伤之后,这群被打昏的倒霉蛋自然不必被送去住院。
  
  “嘶~哪个混蛋用的昏迷咒,走廊随意施法!”
  
  “韦斯莱那两个混蛋哪去了!”
  
  “该死,等着——教授,我不是说你,我是说那两位韦斯莱…”
  
  …
  
  陆陆续续醒来的学生或是破口大骂,或是做出威胁,嘴里没有一个好词——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换成谁走路走的好好的,被来这么一下都不会开心起来。
  
  至于他们口中的罪魁祸首韦斯莱,此刻则是被柔软的布带牢牢的捆着,至于他两的魔杖,则是早早的就被教授们下了,拿在了一边。
  
  “这对韦斯莱也太能闯祸了吧?”
  
  在所有学生被解咒之后,教授们聚集在一起开始商量善后的事情,一位威廉不太熟悉老是记不住名字的教授开口抱怨道。
  
  “也未必是他们的责任,那两小子放魔法的样子就不是正常巫师,”
  
  威廉摇了摇头,否决了那位教授的说法,“我刚刚放倒他俩的时候,他俩甚至连基本的躲避动作都没有,就和打木桩一样——你看,这边的学生全是低年级的,要是稍微有个高年级的学生过来,估计甚至不用我们出手就解决问题了。”
  
  “也对,”有几个教授回望了一圈,点点头,“那两个家伙是连皮皮鬼都整的捣蛋鬼,只欺负低年级的确不像他们能搞出来的恶作剧。”
  
  这个证词是不是有点太恶意了——
  
  “那就交给麦格教授处理好了,反正她习惯了。但是这群被打的学生怎么办?”
  
  “这个简单,我来好了。”
  
  威廉自告奋勇,其余教授也没意见——刚刚威廉快速收拾掉双胞胎那一幕让他们很是相信这位新同事。
  
  “遭到袭击的学生过来一下!”
  
  威廉靠在墙壁上,有余光观察着所有人,“来我这边集合!”
  
  一干或是捂着脑袋或是捂着屁股的孩子嘟囔着走过来来了。
  
  “刚刚被偷袭的举手!”
  
  “很好,放下,”威廉点头示意自己看到了,“被偷袭后反击的人举手!”
  
  “很好,找张羊皮纸,报上自己的名字和学院,敢于反击的的人每人为自己学院赢得两分,从韦斯莱兄弟的学院扣——当然,不止那点,你们一共是二十三个人,扣格兰芬多六十九分。”
  
  “有关韦斯莱兄弟恶习的处罚是他们两个人接下来再关两个月禁闭,并且其中一个月用来刷马桶——好了,处理意见还有谁不满意的请写份材料交到我的办公室去,标准一些,三千词左右那种,写明处罚建议和理由。”
  
  这算有点不要脸了,但是没法子,毕竟这事的确做不到让人人满意。
  
  虽然还有个别人觉得不太公平,但是考虑那份三千词的论文,大家决定大度的原谅那两个韦斯莱。
  
  反正那两个家伙都去刷马桶了,这口恶气也算是出了一半了,于是乎被攻击的学生没什么意见的就和教授们告辞离开了。
  
  “三千词!威廉教授你也太狠了,麦格教授的经费报告都不会这么要求。”
  
  旁听的教授乐成了一滩——虽然今天的事情算突发事件,但是霍格沃茨里学生大闹算是日常了,今天甚至连断胳膊断腿的学生都没有,甚至连校医院都不用进,也就算不得什么大事了。
  
  因此,教授们此刻反而不是太紧张了,一边调侃着威廉,一边看了看韦斯莱兄弟,“先别弄醒他们吧,直接送去麦格教授办公室?”
  
  ——
  
  很快,霍格沃茨的走廊出现一道奇观,一位教授打头,两位教授次之,威廉控制着韦斯莱兄弟居中,其余的教授跟在后边——这近乎罕见的豪华押送阵容就这么成型了。
  
  ‘感觉把魔法部长送阿兹卡班这阵容都够用了。’
  
  威廉想想先前自己进阿兹卡班的画面——四个打击手前后一包就把一串犯人带去阿兹卡班了,十分没有牌面。
  
  “呜呜~!”
  
  就在威廉胡思乱想的时候,半空中飘着的绷带开始飘动起来,像极了努力拱动的蚯蚓。
  
  ‘醒这么快?’
  
  威廉有点惊讶了——虽说他当时为了更快速的放倒两人使用出来的咒语强度都不够,但是能醒这么快,两个人的魔法天赋比他想象的高啊。
  
  前后的教授也投来了好奇的目光,他们本来就是来凑热闹的,一看当事人醒了,自然而然的没了先前押运的架势。
  
  “威廉教授,要不先松开绷带,看看他们怎么说?”
  
  虽然理论上来说这不太好,但是架不住威廉自己也好奇的厉害,魔杖一挥动自然就把双胞胎嘴上捂着的绷带松开了——反正看着他两个也不担心他们能无杖施法。
  
  “教授!您这是要干嘛去?我们就戴了个冠冕而已,还是我们把它带出来的呢!”
  
  双胞胎的嘴一被松开,就直接嚷嚷开了——那语气满是无辜,如果威廉不是亲眼所见,根本不相信他们两个人刚刚把二十多个低年级的学生一起放倒了。
  
  ‘记忆也丢失了?’
  
  威廉瞬间联想到费尔奇和金妮,他们两个人也是丢失了大片的记忆。
  
  “等等!费尔奇!”
  
  威廉猛的想起不对的地方来——来报信的学生说费尔奇被双胞胎攻击了,然后这两个人才开始袭击学生,但是刚刚威廉赶过去的时候根本没见到费尔奇!
  
  “你们刚刚谁见到费尔奇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