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 番外·隆巴顿

番外·隆巴顿

不想错过《零点看书》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专属魔杖学院坐落在浮空岛的东北角,除了正常的教学设施和建筑外,比较有特色的是校内的一组雕像,专门用来纪念第一批拿到专属魔杖、改变命运的人。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只拿着魔杖的嗅嗅,它的名字是瓦伦。
  
  提起瓦伦,这可能是学院里最出名的嗅嗅,甚至是,神奇动物了。因为在建校之初,瓦伦就配合录制了一批‘教学录像’,成千上万名对魔力不敏感的巫师在系统了解专属魔杖的功能及适用性时,都是跟一只嗅嗅学的。
  
  “我见过瓦伦几次,”温妮·瓦伦汀在课堂上说,“它用专属魔杖做出了我以前从来没想过的事情,从而大大拓展了专属魔杖的使用场景和价值。”
  
  “围绕它展开、或是受启发的世界性研究课题不少于十个,其中影响力最大的是‘魔力再活跃理论’,研究内容为:已经沉寂的魔力能否通过后天学习和练习被重新激活、变得和正常巫师一样!有传言说瓦伦已经摆脱了专属魔杖的限制,当然,尚未经证实……”
  
  “如果证实了呢?”有学生问。
  
  “说明它可能是有史以来最聪明的嗅嗅,至少超越了广泛意义上参与研究的一万两千名低魔巫师……好了,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让我们继续上课。顺便一提,瓦伦认识的字也比你们都多,它给《预言家日报》写过文章,虽然被拒稿了,但那篇文章后来刊在《唱唱反调》上,你们可能听说过,‘火星生活日记’。”
  
  学院后的竹林里生活着一窝嗅嗅,是和瓦伦同一胞出生的兄弟姐妹,每个星期都会有穿着白大褂的科学家过来,用金光闪闪、发亮的小物件儿换来十到二十分钟的研究时长,可惜这些嗅嗅并没有表现出超出常人的智慧——除了它们都很擅长玩儿噼啪爆炸牌。或者别的什么牌。
  
  今天,学校里来了两名不速之客。
  
  “阿不思,我有个秘密和你分享。”斯科皮说,两人踩在湿润的泥土上,竹林中传出清脆的鸟鸣。
  
  “我等着你说呢。”阿不思说。
  
  “爸爸这几天有些不安——”“哦,”阿不思低下头,脚尖蹭着地面,他轻声说:“我想是因为我爸爸的缘故,他查抄了马尔福庄园……”“和那个无关。”斯科皮说:“是一个姓‘诺特’的家伙,爸爸听说他被魔法部抓去调查并搜查了他的家后,就一直心神不宁……我在爸爸办公室里发现了这个。”
  
  他掏出一个金色的小计时器,阿不思呆呆地望着嵌在计时器中央的精致沙漏。
  
  “这是什么?”
  
  斯科皮深吸了口气,“时间转换器。”
  
  “时间——什么?”
  
  “它能让人穿越时间,”斯科皮激动地说:“不过上任魔法部长暂停了一切研究,一个我叫不上名字的部门的资料被封存。这些都是我从爸爸的本子里看到的。我猜,如果能找到并打败那个给妈妈下咒的人,妈妈的病就会好起来。”
  
  “可是我们才——”阿不思数了数自己的手指,“五岁。”
  
  “是啊,”斯科皮沮丧地说,“我们可以做个约定,等到有能力了——比如十年后,再利用这个东西穿越到过去,找到那个给格林格拉斯家族下诅咒的人,打败他。”
  
  “一言为定。”阿不思说。
  
  两根手指勾在一起,两人都心满意足地傻笑着,接着他们听到了远处传来阵阵“哗啦”声,还有“叽叽喳喳”的说话声,不像是人,倒像是某种神奇动物。
  
  阿不思和斯科皮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小心翼翼地朝声音的方向挪去。分开对他们来说十分高大的灌木丛,视野里是一块凹地,两人惊讶地张大了嘴。他们似乎闯进了嗅嗅窝,十几只嗅嗅在堆满了竹叶的场地上嬉戏,有些个头较小,身上还带着粉色和灰色的绒毛,在中央摆着一张小桌子(应该是桌子吧?),三只嗅嗅正在玩牌,其中一只嗅嗅的旁边堆了好大一摞金属亮片。
  
  “是巫师牌。”阿不思盯着桌面上冒出来的虚影说。
  
  “玩法是最近几年流行的斗黑魔头,你看,二对一。”斯科皮说。
  
  两人趴在地上,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他们才五岁,心思远没有那么复杂,“黑魔头的牌真好!”“哪个?”“毛色最光滑的那个,像天鹅绒缎。”阿不思说着,突然感觉不对劲,头顶上的光线似乎变得明亮了。
  
  两人抬起头,一只刚睡醒的嗅嗅幼崽拨开了叶片,哈欠打到一半,和他们大眼瞪小眼,不,准确地说,是盯着斯科皮手中发光的小计时器。
  
  “糟了。”斯科皮说。
  
  “怎么办?”阿不思问。
  
  “快跑!”
  
  与此同时,嗅嗅幼崽嚷了一声,嗅嗅们停止打闹,脑袋整齐划一地看向一侧,包括钻洞的几只也探出头——它们没听错吧?宝贝自己跑过来了?所有嗅嗅——除了瓦伦——两眼放光,它们很穷,特别是每次瓦伦来做客的时候。
  
  瓦伦不高兴地转过头,它马上又要赢了,这是它第一百四十……几次来着(?)赢了自己的两个弟弟,把它们洗劫一空的感觉太美妙了,打劫完再举办藏宝大赛,适当放放水,两个弟弟傻傻的,不记仇,也不记打。
  
  视线里,两个还没有灌木丛高的小孩子踉踉跄跄朝上坡跑,其中一个手里握着某样一闪一闪的东西。
  
  真有宝贝?瓦伦歪着头想,看着有点儿眼熟。
  
  阿不思和斯科皮跑出一段距离,呼哧带喘,但身后细微的树枝颤动和竹叶声非但没有消失,反而靠的更近了,阿不思的余光瞥见一条黑色的影子超过了他们。
  
  “怎么办?”
  
  “快上树!”
  
  两人没时间思考这个办法是否可行,但他们谁都不愿意跑下去了,于是他们挑中了一棵一来尺粗、长满结疤的冬青,互相拉扯着往上爬,当阿不思在斯科皮的帮助下爬到最近的树杈上时,他已经累得说不出话来。
  
  斯科皮捅了捅阿不思,两人一起朝下方望去。
  
  十几只覆盖黑色绒毛的嗅嗅正在树下目不转睛地望着他们,接着一只特别显眼的嗅嗅分开众嗅嗅,大摇大摆地站在树下,仰头看着阿不思和斯科皮。
  
  那只特别的嗅嗅自然是瓦伦,它盯着斯科皮手里的时间转换器,扁扁的嘴巴张得老大。
  
  “它们想抢时间转换器!”斯科皮喊道。
  
  “放心吧,”阿不思说,“我身上有踪丝,爸爸会过来找我们的。理论上,只需要躲在树上到晚上——”
  
  “我不像你那么乐观,”斯科皮说:“比如,我就不是很清楚,嗅嗅到底会不会爬树?”
  
  阿不思被这个问题弄蒙了,他完全没想过这个问题,他迟疑地说:“应该不——”下一秒他就看到一只棕红色的嗅嗅幼崽摇晃着圆滚滚的身材往树上爬,他立刻闭了嘴,脸上的表情变得惊恐。
  
  瓦伦拍了那只嗅嗅一巴掌,顺手塞给它一块糖。接着它做出思索的表情,过了一会儿从口袋里翻出一只传音镜,几只嗅嗅好奇地凑过来,盯着发光的镜面两眼放光,瓦伦斜着眼睛,手里多了一根小木棍,似乎随时准备挥过去。
  
  传音镜接通了,瓦伦叽叽喳喳说了一通,心满意足地挂掉传音镜。做完这一切,瓦伦盯着树上的两个小孩发呆。有些无聊……它掏出一罐糖果,树上的阿不思和斯科皮咽了口唾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
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