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东安小吏 > 第六章:月光

第六章:月光

不想错过《零点看书》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这一瞬间是真的有了想死的心。他在想,他一直在想,他寒窗苦读数十载拼命考了这个功名是做什么,是为了建功立业兴国安邦,平天下不平事,是为了书里一直教的修身治国平天下,可他现在在做的是什么?
  朝中乱政不能言,圣上失德不能谏,治国安民策不能成行,因为你同他们关系不好,说了也没人理,有人理就是要来杀你,凭什么?就凭他们是个阉人吗!他便就要溜须拍马卑躬屈膝吗?
  他偏不!杨惜梗着脖子往杨寒星剑上撞:“杀啊。”
  “以为我只是吓唬你吗,”杨寒星扯出一个笑,剑半点不拖泥带水的往下压,杨惜的血顺着剑往下流,“是,就你们志向高远、出淤泥而不染,见不得一点荤腥,你们舍生取义杀身成仁,死得其所。”
  杨寒星还是一张笑着的脸,可杨惜不至于听不出来她这话里的愤怒,但她愤怒什么?!
  杨惜看杨寒星奉眼神像两把刀。
  眼刀左右杀不死人,杨寒星根本不管,只是说自己的:“据我所知,小杨大人双亲膝下好像就您这一个儿子?那也不要紧,反正到时候你又看不见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不是?杨大学士将你带在身边教养这许多年,事事时时护着你,那也没关系,是他自作多情愿意白费心,这些年你又没求着他这么做。”
  他几时这样想了?杨惜恼了:“你!”
  “闭嘴。”
  杨寒星听到了远处隐隐传来马蹄的声音,她低头看杨惜,他还在愤怒她突然又往下压的剑,没听见。
  刚好,她今晚也并不想杀人。
  杨寒星回手剑往地下一掼,剑身顺着青石板之间的缝隙往地下寸许,直直的插在了她身后。
  “小杨大人比较走运,今晚看来是死不成了。”
  杨惜也听见了马蹄声,有些耳熟,前后马蹄声明显不一样——给他叔父拉车的那匹马,左前蹄马蹄铁早就缺了一块儿,老张一直说要去给修一修,但最近家里的马不知道什么问题,好几匹一直在生病,也没顾得上。
  杨寒星推开了门:“真想死法子多了去了,上吊投湖,药房的砒霜也并不值几个钱,小杨大人也不必非要大老远的跑来找我。不过看杨大人的性子,怕是死肯定也想轰轰烈烈些。那也有法子,也不用再往上递折子,马上这就要过年了,小杨大人准备准备,直接圣上祭庙的时候拦住圣上的车驾,想陈述谁的罪状就陈述谁的罪状,说完了直接头往圣上的车驾上一碰,保管不管是圣上还是我们这些平头百姓最少能记个五六年。”
  马蹄声越来越近了,应该再拐一个弯马上便要到了,杨寒星嘭一声关上了门。
  关上了门还怕杨惜万一真蠢笨如斯听不懂她方才话里的意思,还要再刺杨惜一刺:“为你叔父不平是吗,但昨天晚上究竟是怎样一个情形,旁人不清楚,小杨大人也不清楚吗?杨大学士那样谨慎的性子,到底是怎样才会给人抓住了把柄,弄到如今的田地,小杨大人闲着想死也是闲着,不妨且仔细想一想。”
  回到屋里,杨寒星鞋子都没脱,便往床上一栽,压着了左边胳膊,但它已经冻得没知觉了。
  左右没知觉了,杨寒星也不去管它。
  她看着窗外的月光,酝酿了那么多天才来的一场雪,倒是去得挺快,今早上停,下午便放晴,到现在,已经是一片皓月当空万里无云了。
  我走了和你完全相反的一条路。
  杨寒星看着月亮。
  所以你看,我没有情义,不必挂心,我想杀谁都能下得去手。我活得很好。
  杨惜是在自己的床上醒过来的,他醒过来时外边天光已经大亮了,透过窗纸映照进来。他的窗户用的是上等的麻纸,极清透,天际的霞光也映照了进来,赤红淡紫。但他屋子里的灯还没背吹灭,灯芯烧的老长,豆大的灯光忽明忽暗的,杨延和在灯光旁一只手支着头还在睡。
  看见叔父,杨惜这才慢慢想起来了昨天的事。
  昨天晚上那个毒妇同他说了那些话,刚离开,叔父便来了。不过那毒妇那一脚可真是不轻,可能也有颈间血流得太多的缘故,他听她说话的时候便有些头晕,是不愿意在她跟前示弱才一直强撑着,以至于后来一听见叔父的声音便直接晕过去了。
  又麻烦叔父了。
  所以杨惜没吭声,只是抬起左手来,往自己身上摸,右手上是绷带,他回想着昨天晚上的情形,又去摸自己的脖子,也摸到了绷带,伤口都已经被包扎起来了,虽然都在疼,不过还可以忍受。杨惜舔了下嘴唇,觉得有点渴,便歪了下头想招呼丫鬟给自己到杯水来,谁知道刚一动便疼得叫出了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