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东安小吏 > 第十一章:公案

第十一章:公案

不想错过《零点看书》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杨寒星已经将正阳门大街从头到尾走了两遍了。因为算是案发地点,街已经封了,一个人影也没有,自然,也没有线索。
  就昨天晴了一天,今日下午便又开始阴沉沉的,显得天也黑的早。吴荃跟在她身后,试探着问:“寒星,要不先去吃点东西,从下午转到现在了。”
  手下四五个番役一个肯听他的都没有,吴荃本来悲愤之下都准备自己一个人来查了,杨寒星突然出现在他跟前,说胡波元让她来帮忙。
  胡波元哪里会让人给他帮忙,不想让他死就不错了,肯定是杨寒星念及以前的情谊,不忍心看他这样作难——之前倒也没看出她原是这般重情重义一人,故一整个下午,杨寒星说什么吴荃听什么,极好说话。自然,这其中大概也有他确实只是个粗人,折腾折腾那些骨头并不怎么硬的文人还成,实在做不来这些精细活的缘故。
  杨寒星正摸着墙的手放了下来。
  案子是昨早报到东厂的,她看过了顺天府的案卷,是正西坊一住户,晨起去西市卖菜,路上看见有封信,便捡起来了,人是不识字的,但是热心人,便找了附近私塾的先生,让看看写的什么,有没有什么要紧事,能不能找到失主。私塾先生好歹是个秀才,朝堂事还是略懂一些的,一看是在骂刘瑾,赶紧去顺天府报了官。
  当时是辰时。
  这都第二天酉时了,顺天府六扇门大大小小好几群捕快在这儿转了快两天了,要是还能让她发现什么新线索,那才是见了鬼了。
  算了算了,别跟自己过不去。杨寒星劝自己,然后回头冲吴荃点了点头:“行,头儿想吃什么,我请客。”
  这个“头儿”是真让吴荃有些感慨,他连连摆手:“我这个档头现在做的,还不如衙门门口看大门的,哪里配呢,于档头那样风光的才配得上你这么叫一声……”
  话说完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过于酸气冲天,赶紧又是转移话题又是往回找补:“你肯来帮忙,我已经不知道要怎么谢才好了,怎么能让你请客呢……还有刚才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于档头真的挺好的……”
  都活的不容易,杨寒星也并不是来落井下石的,所以没让他接着说下去:“头儿,咱们去哪儿吃?明天晚上厂公便要结果,咱们这还一点头绪都无,要我说,路口那儿不是就有个面馆吗,咱们随便进去吃点,趁着天还没黑透再去顺天府衙门一趟。”
  “行行行,都行,”吴荃不住的点头,“我听你的。”
  大概是为了让杨寒星快些忘记他方才那些话,他点完了头赶紧又问:“为何还要去顺天府?可是发现了什么?”
  前半晌他俩已经去过顺天府一趟了,调了相关案卷,也根据案卷来问了那住户和私塾先生,两人确实就只是刚好碰见这封信又看了这封信而已,杨寒星问话时他们两个都腿直抖,确实是没做这事的胆子。
  仔细想一想,一个字都不识,一个穷酸秀才,也没做这事的见识。
  但除此之外,实在也没别的线索了,要不然杨寒星也不至于在这正阳门大街上转了快一个时辰。
  “我想再看看那封信。”
  故她想着要不还是从物证入手?那封匿名信当时她也看了,内容没什么新鲜的,无非就是“权奸”“阉党”之类的,同当时杨惜那封奏折无异,还远没杨惜的文采好……
  说不准就是杨惜呢,杨寒星想起杨惜那张总是忿忿的脸,脸上有些笑意浮现出来,往路上扔一封除了引起骚乱屁用没有的骂人的匿名信,确实是他能做得出来的事。
  倘若不是就三天时间,她或许真的会找他问一问的。
  “顺便让顺天府去户部调下附近住户的名册。”没办法,吴荃的手下没胡波元那样的觉悟,杨寒星利害关系都说了,依旧一个都使唤不动,她也只好去用顺天府衙门的人了。
  吴荃有些明白过来:“难道,是附近住户做的……”
  其实杨寒星并不能十分确定。
  正阳门大街这种大道,晚上宵禁后是要封街的,杨寒星方才询问了昨晚的更夫,按照他的说法,他昨天晚上从这儿经过的时候,并没发现有什么匿名信。而发现这信的老者说他起的极早,听着五更三点的晨钟出的门。
  那这信,就是在宵禁的时候出现的了。
  宵禁后并不是就全然不能通行了,负责封街的衙役,或者朝中有紧急公务的官员——现在朝中的情形,这种其实可比附近住户写这封信的可能性要大多了。
  但杨寒星想了想,还是觉得是附近住户所为。
  她看过那封信,纸张是寻常小笺,除了隐隐散发着杨寒星并不能辩明的异香,没有别的问题,但那字,就写得实在是太不像话了些,粗一看还算工整,仔细看便能发现,只是就是寻常幼子学字的水平,全无运笔章法可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