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傅少的冷情娇妻 > 384 裴安笑,大结局

384 裴安笑,大结局

不想错过《零点看书》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小子看起来一根筋,其实就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角色。
  莫老爷子封了特别厚的红包,对着全场宾客又催生:“我这老儿子,让我足足等了三十五年才等来这么一个千金。我以为他攒了这三十五年的劲头要下一窝,就一个千金可不行……”
  蓝理已经没脸听下去了,莫家都是些大老粗,说话没羞没臊的,难怪只能请相熟的宾客。
  她憋了个满脸通红,抱着小闺女就落跑了。
  蓝理怀孕的时候,肚子特别大,都以为她怀的是双胞胎,其实就是她吃得多。她生产完后吃得也多,整个人又圆润了不少,肉呼呼的,脸颊皮肤撑开来,特别莹润,像是饱满的水蜜桃,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
  莫非同凑过来,先是亲了亲女儿,小婴儿不满老爹的胡渣,哼哼唧唧的要哭,等蓝理一巴掌呼开莫非同的时候,小宝贝才咧开没牙的嘴笑。
  “就你戏多。”莫非同把女儿抱起来,顺便在蓝理脸上偷了的香,笑得特别满足。他胳膊肘轻轻的撞了下蓝理,说道:“老头子说了,要再生。”
  他瞄了眼蓝理的肚子。
  要是以前有人告诉莫非同说,他喜欢小孩子,莫非同肯定能把这个人丢到他那个无人岛上去。
  谁能想到,当他第一个孩子出来的时候,这个大大咧咧的男人竟然会是这个样子。
  当看到孩子的第一张彩超照片时,莫非同居然跑到书店买了一本中华字典,天天翻字典想名字。
  这是他的女儿啊,身上有他一半的血,听说女儿像父亲,以后这孩子会长得越来越像他。
  这是他的作品。
  莫非同对自己造出来的人很满意,越看越满意,抱着看的时候就傻乐。
  “蓝鲤鱼,你看你天天捏泥巴造人,还是我给你造的最好吧?”
  蓝理眼角余光看到有人走过来,暗暗的踩了他一脚,低声道:“闭嘴!”
  傅寒川带着苏湘走过来,笑说道:“都听到了,希望这孩子长大,没你那么厚的脸皮。”
  他看了眼那小婴儿,半年过去,这小丫头长得白白嫩嫩,越来越漂亮了。
  傅寒川对着蓝理道:“还是像你比较好。”
  莫非同瞪了他一眼:“你找茬来的吗?”他看了一眼苏湘的肚子,再说道,“你这娃,像苏湘的比较好。”
  傅寒川无所谓,他已经有一个长得像他的儿子了。
  在傅寒川的软磨硬泡下,三年过后,苏湘终于又怀上了,不过才两个月。傅寒川宝贝的什么似的,什么东西都往她那里塞,恨不得把她供起来。
  傅赢的个子已经到傅寒川的肩膀,那边几个在闲扯,傅赢就逗那个粉嘟嘟的小婴儿。他问道:“莫叔叔,名字取好了吗?叫啥啊?”
  傅赢在蓝理生下女儿的时候就去看过了,他跟连良几乎天天都去玩,有时候还会带上珍珠一起去。
  他们这些小孩子里,就这个粉糯糯的小团子最小了,每天都哼哼唧唧的,几个小孩子没事拿她玩猜谜,猜她想干嘛。
  比如她皱眉瘪嘴的时候,就是拉了,比如她嗯哼嗯哼撇嘴的时候,就是要喝奶了。
  莫非同字典都翻烂了,还是没有想到满意的名字,直到请帖发出去,上面都只写了一个小名:尼莫。
  一条小丑鱼的名字,她妈妈是蓝鲤鱼嘛。
  莫非同道:“急什么,我女儿的名字,必须是响当当的。”
  傅赢抓着小婴儿的手指玩,漠漠提醒道:“莫叔叔,你忘了莫爷爷说的话了?可别老二都生了,尼莫的大名还没想好。到时候,你会有双倍压力的。”
  莫非同:“……”
  这个臭小子,能不能不要跟他老爹一样那么讨人厌。
  “说的好。”裴羡的声音骤然穿入进来。众人转头看过去,就见裴羡牵着乔影的手,站在几步远的地方。他们的身边站着连良。
  傅赢走过去,在连良耳边低声道:“怎么这么晚才来?”
  连良耸了下肩膀道:“他们的飞机晚点了。”
  每年暑假,乔深会带着连良去西藏,这几年里,虽然她跟乔影没有天天在一起,但关系却融洽了起来。
  他们不像母女,更像是朋友多一点。
  众人看到裴羡跟乔影手挽手的站在一起,眼睛亮了下,莫非同抱着女儿走过去,捶了下裴羡的肩膀道:“我还以为你到不了了。”
  裴羡提前一个月就去了西藏,想着怎么都可以赶上这满月酒了,谁知道等到了日子都没见到人影。
  裴羡看了眼乔影,他们这一个月,一路游山玩水,去了趟稻城亚丁,又去了成都看武侯祠,都江堰,拜了乐山大佛,九寨沟跟张家界都逛了一圈,最后才往回赶。
  裴羡对着莫非同道:“你的那个名字,我们征用了。”
  莫非同没明白:“哪个名字?”
  裴羡回头看乔影,说道:“我们以后的孩子,叫裴安笑。”
  乔影低头微微笑着,众人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苏湘笑着道:“恭喜。”
  他们终于苦尽甘来,要结婚了。
  苏湘先开口,众人也都跟着道贺。蓝理看了看站在一起的傅赢跟连良,说道:“要是来得及的话,可能还能凑一对青梅竹马。”
  围了一大群人,却都在说着别人家的事,今天的小主角不乐意了,哇的一声啼哭了起来。莫非同一惊,连忙轻轻颠起女儿哄:“噢哟,宝贝儿,怎么哭了,饿了么,拉了么……”
  傅寒川看着他那白痴样,摇了摇头。
  一个月后,裴羡跟乔影的婚礼举行。
  由傅寒川开了头,之后莫非同跟蓝理结婚也是中式婚礼。有了之前的经验,到了裴羡跟乔影这一对,便延续了下去。
  裴羡一大早就起来,骑着白马,身后大红花轿跟着,一路浩浩荡荡往乔家的四合院而去。
  一番热闹过后,乔影由乔深背着,送到了花轿上。
  “我姐以后就交给你了。”乔深郑重交代,乔父乔母站在四合院门口悄悄抹泪,这么多年了,女儿迟来的幸福终于到了。
  接亲队伍浩浩荡荡的又绕了半座城,到了裴羡的新房。
  裴羡在半山也买了大别墅,距离傅邸不远,别墅面积很大,足够摆下婚宴。
  宾客觥筹交错,这一回傅寒川充当了挡酒的角色。等他喝下一杯,转过身来时,封轻扬拖着乔深走了过来。
  傅寒川看着两人挽在一起的胳膊肘,抬眸静静的看向封轻扬:“你们这是?”
  封轻扬依然是一身利落的中性服装,远看像个男人,这近看也像是男人。她跟乔深套着胳膊站一起,让人看着有些刺眼。
  封轻扬没那个感觉,她直说道:“傅爷,我找你兑现承诺来了。”
  很早以前,傅寒川找封轻扬帮忙的时候,答应兑现她一个承诺。傅寒川有印象,便看向封轻扬道:“你说。”
  酒杯抵在嘴唇,他的目光若有似乎的在那两人的胳膊上划过,微微敛眸。
  封轻扬道:“我要乔深。”
  乔深的眉头皱得死紧,耳朵微红,这女人说话也太不讲究了。
  傅寒川装听不懂,说道:“你要乔深,也不该是问我来讨。”他往前看了眼前面的一对新人,抬了抬下巴,“他姐姐,姐夫在那儿。”再一瞥,另一桌坐着乔家二老,“他父母在那儿。”
  封轻扬道:“你别跟我打哈哈。我的意思是,我要挖走乔深来帮我。”
  封轻扬对封家无望,已经打算另起炉灶。这几年里,她一直自己做着准备。她做的投资赚了不少钱,又掌握了自己的人脉,如今天时地利都在,就差人了。
  傅寒川微微勾了下嘴唇道:“封大小姐,你要跟乔深在一起,这举动可是挑了你家老爷子的神经了。你准备好了吗?”
  封轻扬向傅寒川来讨要乔深,可不只是要乔深过去帮她那么简单。
  若不是极为信任,怎么可能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托付?
  封轻扬微扬起下巴,并不避讳,直接道:“我的婚事,我要自己做主。我就看中他了。”说着,封轻扬扯了下乔深的胳膊,两人更加靠近了些。
  “公事上,我跟你要人。私事上,你管不着。”封轻扬把话撂下以后,就拉着乔深往乔家父母那里走去。
  傅寒川看着他们的背景,无奈摇头。是他先答应在前,自己栽培了那么多年的大树,好不容易成材了,就给那男人婆给挖了。
  另一边,乔影在众人的起哄下,跟裴羡喝了交杯酒,一个侍应生送过来一只盒子:“裴太太,这是有人托我送进来的。”
  乔影看了一眼那红色的珠宝盒,打开,里面是一整套的珠宝,还有一封厚厚的信。
  这是张业亭寄过来的信,先是祝贺她大婚,又交代了佐家那笔遗产的分配。
  佐益明死了两年多,他留下的巨额财产无人继承,最后是张业亭拿出了一早佐益明留下的遗嘱,乔影委托张业亭把那笔遗产成立基金会,所有收益用来做慈善。
  这份文件里,是那些得益于基金会的人送过来的联名祝福,遍布了海内外。
  乔影把信合上,看着外面一方蓝天微微笑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