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遇到诡异,我的器官觉醒了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各方的动作

第二百二十六章 各方的动作

不想错过《零点看书》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嗯?”
  
  这声音来自于他的口袋。
  
  方牧反应过来,在兜里一阵翻找,找出了巴掌大小的木盒子。
  
  “差点忘了,来了就很兴奋,把正事都给忘了。”
  
  打开木盒子,布娃娃从里面跳了出来,显得有些心急。
  
  “我说你怎么在敲门呢?哦,不对,是在敲盒子,看来你那边有进展了。”
  
  没等布娃娃给出回应,方牧就问了一句。
  
  计划仍然在发展,哪怕来到死乡,也不会停止。
  
  他这次过来,主要是找寻黑气,次要的就是把这个计划弄得完整。
  
  布娃娃一阵晃动,将盒子关上,一个翻身跑到木盒子的盖子上,伸手在上面写写画画。
  
  这就是他们的联系方式,布娃娃不能说话,虽然被操控着,但是想要传递信息,只能这样做。
  
  木盒子的盖子才多大一点,根本就不够写,方牧抓住布娃娃,把它放在草坪上,又想起周围都是杂草,抬脚轻轻一跺,方圆之内,所有的青草全部被震飞,露出下方的泥土。
  
  本来布娃娃还在不断挣扎着,看到这一幕之后,突然也不想挣扎了。
  
  “来吧,把你知道的全部写上。”
  
  方牧把布娃娃放在地上,又退后两步,抬手示意,让布娃娃赶紧把消息传递出来。
  
  布娃娃非常人性化的抬了抬手,接着开始在地上,以一种很奇葩的方式,手脚并用的写着。
  
  “梦魔已经展开计划,所有旳鲜血也都取上了,但是在这个关头,他发现所有的东西都是假的,现在已经按照我们的计划,行进到了最关键的一幕。”
  
  简简单单的内容,却传递出了重大的消息,方牧摸了摸下巴,陷入沉思。
  
  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进行,梦魔的所作所为也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但是接下来的这几步,就要走得很谨慎了。
  
  方牧道:“计划告破,参与计划的人肯定都要遭到怀疑,那么最容易引起怀疑的就是那个斗篷人,所以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把怀疑引到他的方向,但在不暴露自己的前提之下。”
  
  布娃娃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又抬起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方牧皱眉道:“需要我配合?”
  
  布娃娃抬起双手,在地上又开始写了起来,不一会儿,一段话出现。
  
  “把怀疑引到斗篷人身上,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是我要取得更深层次的信任,需要你的帮助,你只需要派一个分身过来就行了。”
  
  ……
  
  方牧看着上面的文字,问道:“需要干什么?”
  
  布娃娃再次写了一行字:“我会想尽一切方法,做出是他把分身引来的样子,而且是我揭发的,到时候我也能够以此获得更多的信任,只需要派分身过来捣乱,然后把这些人放走就行了。”
  
  方牧想了想,同意了这个说法。
  
  这个人是老王他们安插的卧底,肯定有经验,打个配合也很简单。
  
  其实说到底,这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首先把怀疑引导到斗篷人身上,其次,再把这个卧底安插到更深层次的方向,毕竟现在卧底所接触的还是太浅了。
  
  单单只是一个梦魔,这条鱼还是太小了,背后的反抗者联盟才是大鱼,钓到这条大鱼才是最大的收获。
  
  要不然的话,方牧现在直接就杀过去了,把梦魔撵在地上摩擦,那是太简单不过的事。
  
  布娃娃得到方牧的支持之后,好像在想着什么,不一会儿在地上又留下一行文字……
  
  “血屠,我知道你想杀梦摸,可以杀,但是需要梦魔和高层沟通之后,汇报了我的做法,就能够把他杀掉了。”
  
  “嗯。”方牧缓缓道:“那就快去吧,我会马上安排一個分身过来协助你的。”
  
  布娃娃很快就失去了灵性,倒在地面上不再动弹,显然是已经断开了联系。
  
  等到一切恢复正常,方牧将布娃娃拿了起来,放回盒子里,再揣回兜内,这才又朝着另外一个地方走去。
  
  当然在离开之前,他和器官们沟通了一下,决定还是把肾派过去,毕竟是做过一次,轻车熟路的,一切都好办。
  
  某个不知名的地方,肾看着面前的女鬼,抹了抹嘴巴,可是突然又接到一条消息,马上就愁眉苦脸起来。
  
  女鬼还在嘶嚎,那张满是血迹的脸,看着令人恶心。
  
  说是女鬼,因为是身体特征的原因,其实长相和方牧一模一样,除了脸上的血迹有些难看。
  
  身上都是龙鳞和骨甲,却有女性化的特征,以至于肾的爱好又来了。
  
  要是方牧在这里知道这些事情,铁定得把肾关一个月小黑屋。
  
  “唉……”
  
  肾叹了口气,将手放在腰下,微微俱了个躬:“美丽的女士,没有办法,我得到了牧哥的命令,现在需要去执行任务,把你留在这里,你一个女鬼家家的,我又不太放心。”
  
  话语温柔,但是身上的煞气却悄然浮现。
  
  肾抬起头,平静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但是眼中是森冷的杀机,冰冷的话语从他嘴中传出:“所以没有办法,我只能杀了你,杀了你之后,我就放心了。”
  
  拳头高高举起,落在女鬼额头,女鬼惨叫着化作烟雾,黑气出现,钻入肾的体内。
  
  肾收回拳头,动了动脖子,叹气道:“唉,真想一口气把这帮人全给端了,那个什么梦魔的,除了会点特殊的动作,其他的都不止一提,给牧哥找麻烦,还好是派我去,要是派嘴巴去,他可是会帮牧哥清除一切障碍,哪怕违反命令。”
  
  说完这句话,他没有再停留,直接离开了,按照预定的计划,前往刚刚得知的地点……
  
  ……
  
  各方都在不断行动着,而在此时,其他器官们也在收割黑气。
  
  一处巨大的河流旁。
  
  此时,正有几个觉醒者在这里战斗。
  
  这个厉鬼就很正常,虽然和方牧长得一样,但是身上那股灰白色阴气挡都挡不住。
  
  实力不是很高,几个觉醒者和它打的有来有回,甚至开起了玩笑。
  
  “这就是血屠的实力吗,我还以为有多强呢,虽然是削弱版的,但是这能力也没多厉害嘛。”
  
  “还真别说,我突然打起了信心。”
  
  “你们都别说了,你们是没见过,没有参加过那场试验,一个人打几百个人,瞬间就把其他人全给秒了,还都是灵桥境的,我就是其中一个。”
  
  “有这么厉害吗?一个人打几百个,估计是……”
  
  “啪!”
  
  这些人还没说完,每个人的脸上都挨了一巴掌,除了开始没有议论的那个人之外,其他的人脸上都高高肿了起来。
  
  “什么人!”
  
  有人捂着脸,飞快后退,大声的说话。
  
  一阵风吹过,这个人的另外一张脸上同样挨了一巴掌,他们都没看清楚是谁。
  
  唯独那个经历过试炼的人,没有说什么坏话,所以到现在仍然完好无损。
  
  厉鬼被这么一打断,稍微放松,就准备反扑。
  
  可是下一刻,它的头颅直接从脖子上分离,化作烟雾消散。
  
  在厉鬼身后,和方牧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出现,脸上带着冷笑,满是金光的牙齿反射出土豪的光芒。
  
  “血屠!”
  
  见到这一幕,在场的人全都愣住。
  
  有的人知道刚才说错了话,赶紧低下头,做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在背后说人闲话,现在被当事人听到了,而且还是非常恐怖的人,他们现在除了害怕之外,就没有其他情绪了。
  
  嘴巴微微一笑,露出满口金牙:“错了,是分身。”
  
  这是所有器官和方牧沟通之后,一起决定下来的借口,对外一致宣称都是分身。
  
  “分身……”
  
  有个人显然听说过这个消息,毕竟前段时间,方牧的各个器官闹的挺大的。
  
  其他人都松了口气,来的是个分身,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恐怖。
  
  当然,一切都是他们的想象。
  
  “我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嘴巴双手抱拳,对着方牧所在的方向拱手:“刚才你们的话触怒了无上自尊,我希望你们现在道歉,不然的话就不只是两巴掌那么简单。”
  
  所有器官都会誓死维护方牧的名誉,尤其是嘴巴,甚至会为了方牧,干出很多出格的事儿。
  
  这一路上他打断了五个觉醒者的手,掌了七个觉醒者的嘴。
  
  按理说这个做法不太人性化,但是嘴巴无所谓,这就是他的性格。
  
  所有的器官都要保持自己的性格,这样才能够最大化利用能力,而且也是方牧允许的,只要是方牧同意的,他们都觉得是正确的。
  
  几个觉醒者听到这话,全都呆立在原地,但是还有个反应快的人,就是那个参加过试练的人。
  
  “我道歉,对不起!”
  
  话语坚定,声音很大,没有丝毫的畏缩。
  
  嘴巴缓缓道:“你是没有说过那些话的,如果你要道歉的话,我不介意也给你来几巴掌。”
  
  这个人瞬间闭嘴,赶紧后退两步,表示自己刚才做错了。
  
  其他人都不怎么想的,现在道歉认错,他们都觉得有些丢脸。
  
  这些人僵持在原地,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就这么站着。
  
  嘴巴淡淡的道:“那就死吧。”
  
  强烈的杀气从他身体中发出,将这片区域笼罩,区域中温度都好像下降了不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