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张酸奶天下无敌

第二百八十七章 张酸奶天下无敌

不想错过《零点看书》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二月下旬,春意渐暖。
  
  陈舒接到了两条飞信消息。
  
  王维鑫:大佬
  
  王维鑫:这个学期又有武体会了,时间还没定,大概和大一那年差不多,要报什么吗?对了,我问了,因为上一次你参加过校外组,所以这一次自动拥有报名校外组的资格
  
  陈舒看着消息,思索片刻,决定还是不去校内组欺负人了。
  
  实在是近期太忙了。
  
  但是校外的擂台赛还是要报的。
  
  不报估计也不行。
  
  上一届和上上届的冠军都不在玉京学府,学校领导肯定面上无光,就算他不报,也会有人来做他工作。同时这也是各大顶级宗门同代弟子之间的竞赛,灵宗兴许不会说,但多半也希望他去表现一下,此前由于国家对法术的管控及灵修发力较慢等一系列问题,灵宗弟子好些年没在武体会上有过高光时刻了。
  
  于是开始打字回复——
  
  陈舒:报个校外擂台赛吧
  
  王维鑫:好的
  
  王维鑫:校内的报吗?
  
  陈舒:就不报了
  
  王维鑫:好的
  
  王维鑫:大佬加油啊,看你的了
  
  王维鑫:/给大佬递烟
  
  陈舒:/给大佬递茶
  
  互相扯了几句,陈舒关了手机,走出房间。
  
  姜来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浑身都有包扎痕迹,露出来的皮肤也多有青紫与小伤,他正在看新闻。
  
  陈舒还挺佩服他旳——
  
  这个人用着起码十年前产的手机,买了不知多少年了,而且买的时候就不是买的新的,这么多年就只用晶片升级了一次处理能力。屏幕大一就是碎的,两年前就叫他拿去换,到现在也没换。平常他几乎也不玩手机,不刷小视频、不看小说、不听音乐,看看新闻已经算是放松了。
  
  一个神奇的人。
  
  陈舒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瞄着他身上的伤,知道他今天第一次去找严苛绫对练,于是问道:“这是严苛绫打的?”
  
  “嗯……”
  
  声音都有些含糊。
  
  “感觉如何?”
  
  “她好厉害……”
  
  姜来扭头与陈舒说:“她都没有请求秘契对象降临,我也打不过她。”
  
  陈舒喝了口水,倒并不吃惊。
  
  虽然说五段的武者便意味着能比拟普通五阶修行者的战斗力,但是二者之间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且不提武者段位的认证过程中有没有水分,就算没有水分,也只相当于普通修行者。而这是一个认证过程,因此无论是一个武学天才还是一个资质平平的人,除非此前刻意隐瞒实力不去认证,否则在刚通过认证时,他们之间的战斗力理论上来说相差不大,都只是刚刚过了这条线而已。只是武学天才会在更小的年纪到达这条线,在越线后的后续进步也会更快一些,未来也会走得更远。
  
  修行者就不同了,同样刚刚晋升五阶,一个天才和一个资质平平的人,所拥有的实力差别是很大的。
  
  并且顶级宗门和普通宗门也有巨大差距。
  
  严苛绫显然是个天才。
  
  宗门加成不太好说,御宗的战斗力主要还是靠神契秘法,自身也就是個大宗门的水准,但无论如何,也强于武者。
  
  陈舒想着自己毕竟是中介,于是又打开飞信,询问严苛绫。
  
  陈舒:我室友都被你打成木乃伊了
  
  严苛绫:什么是木乃伊?
  
  陈舒:/陷入沉思
  
  陈舒:所以感觉如何?
  
  严苛绫:原来武者也可以这么强
  
  陈舒:你这是在夸自己吗
  
  严苛绫:/疑惑
  
  陈舒:还不是被你打惨了
  
  严苛绫:没有!
  
  严苛绫:我虽然赢了,但也赢得很惨!
  
  陈舒:这个陪练还算合适吗?
  
  严苛绫:太合适了!
  
  严苛绫:他的战斗经验很丰富,我才打第一场,就学到了好多!
  
  陈舒:武者和武修有一些战斗技巧和经验是相通的
  
  严苛绫:/嗯嗯
  
  严苛绫:只可惜他养伤肯定要养很久,不然我都想下个星期再约他打一场,马上要武体会了呢,我想至少要能打得过青灯师兄和众妙师兄
  
  陈舒:放心,以我的经验,他这点伤,两三天就好了
  
  陈舒:那我就给他说下
  
  陈舒:姜兄是个脸皮很薄的人,不愿麻烦别人,如果你比他强很多、他觉得自己对你帮助不大的话,他会感到很不好意思的,甚至因此就不再找你了
  
  严苛绫:/呆滞
  
  严苛绫:师兄费心了!
  
  严苛绫:/抱拳
  
  陈舒:客气
  
  陈舒关了飞信,转告身边的姜兄:“刚才严苛绫给我说,你很牛逼,她从你这里学到很多战斗经验,等到了武体会她要用这些从你身上学到的经验暴打你。”
  
  “真的呀?”
  
  姜来却是松了口气。
  
  “真的。”
  
  陈舒露出了笑意:“她还说,让你快点养伤,养好伤再打,现在在外头找个五阶的陪练实在太贵了。”
  
  “好!”
  
  姜来语气坚定。
  
  这时新闻里又播报起了关于青山岭和剑猪的事。
  
  玉京周边的剑猪又双叒叕泛滥了,下山踩踏啃食庄稼、伤人事件频发,每年接近狩猎节时,都尽是这些新闻。
  
  陈舒扭头问道:“去年去青山岭捉剑猪了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