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无尽债务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学者们

第一百三十三章 学者们

不想错过《零点看书》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巴德尔没有让伯洛戈等待太久,过了一会后他引领伯洛戈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
  
  “又是在这吗?”
  
  伯洛戈看了眼那能变成浴缸的手术台,还有脚下这布满阵列的、犹如仪式台的地面。
  
  这正是伯洛戈当初植入炼金矩阵的地方,他还记得自己把这里摧毁了大半,没想到升华炉芯修复好了这里。
  
  “也算是不忘初心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拜莉站在不远处朝着伯洛戈挥手。
  
  推来沉重的手推车,里面装载着一个又一個密封的容器,里面都是本次试炼所需的炼金素材。
  
  场内还有很多研究员在工作,拖动着线缆接入电源,灯光逐一亮起,紧接着以太在空中环绕。
  
  每次看到这些,伯洛戈的心情都有些古怪,这看起来像在准备一场手术,又好像是维修厂,要修理某种大型机械。
  
  之前已经来过一次了,伯洛戈很熟悉这一切的流程,他走到一旁,将上衣脱了下来,整整齐齐地叠好。
  
  这一次伯洛戈没有随手从身上拆下来一大堆武器,仅有一条冰冷的游蛇缠绕在他的身上,解除以太后,诡蛇鳞液如同水银般溃散,填满了预先准备好的容器。
  
  用力地舒展了一下身体,接下来可能会很痛,伯洛戈放松了一下肌肉。
  
  “直接躺上去?”伯洛戈问。
  
  “嗯,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吧,”拜莉点头道,“你需要做的,只是忍受痛苦。”
  
  忍受痛苦,这对于伯洛戈而言,再简单不过了。
  
  平躺在手术台上,柔和的灯光填满了伯洛戈的视野,不禁让伯洛戈回想起了当初那一幕。
  
  令人伤感的是,为自己植入炼金矩阵的泰达消失了,他变成了自己的敌人,说不定还会死在自己的手中,又或者是其他人的手中。
  
  “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
  
  拜莉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她出现在了视野内,挡住了大片的光芒。
  
  “三重试炼,就像一种另类的植入仪式,”伯洛戈回忆着自己了解到的知识,“依靠着仪式,令炼金矩阵继续生长,直到可以进入第二阶段。”
  
  “你知道就好,记得保持清醒,控制你的炼金矩阵。”拜莉再次嘱咐道。
  
  伯洛戈点点头,深沉地呼吸着,突然他注意到这里和之前还是有些变化的,比如在高处多了一个观察窗,隐约地能看到有数个人影,站在观察窗后。
  
  那应该是学者殿堂的炼金术师们,拜莉和自己提过这些,他们想来观察一下自己。
  
  “他果然还是那副样子,真是感慨万千啊。”
  
  观察窗后,老者坐在轮椅上,低声道。
  
  第一次见到伯洛戈时,他和伯洛戈的年龄差不多,可再次见到时,他已经变成了个老头子,但伯洛戈依旧是那副模样,从未改变。
  
  “伯洛戈·拉撒路……真想将他研究透彻。”
  
  另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那是又一位老者,他身体佝偻的宛如一具干尸,脸上戴着氧气面罩。
  
  “所以为什么会允许这样的家伙,重获自由呢?更不要说掌握超凡之力了。”
  
  “他究竟和魔鬼交易了些什么?”
  
  “为什么决策室会选择雇佣他?”
  
  老者们窃窃私语着,声音此起彼伏。
  
  他们都是参与过研究伯洛戈的炼金术师,过了这么多年,依靠着边陲疗养院的医疗技术,老者们在黑暗里苟延残喘。
  
  剧烈的咳嗽声响起,紧接着便有医疗人员冲了进来,将那位老者带出去,进行抢救。
  
  其他人对此习以为常,他们的寿命早已到了尽头,死亡的气息缠绕在他们身上,与其为伴。
  
  在门口处,亚斯看着老者被抬出去,他的表情有些微妙,但还是保持了沉默。
  
  这些老家伙们看起来一副要死了的样子,但每个人都是极其强大的炼金术师,是秩序局的重要财产。
  
  每年都有大把的经费消耗在这些老家伙们身上,只是为了让他们那残破的躯壳,可以多活一阵。
  
  目光扫过,亚斯轻易地从其中辨别出那些重要的角色。
  
  戴着呼吸面罩的老者,他一生产出了诸多的炼金武装,其中有一大部分都被编入了秩序局的制式装备里,比如折刀与适应之臂。
  
  坐轮椅的老者善于虚域技术,他优化了静谧防线,并修复了部分的废墟区,令其回归垦室。
  
  还有一些老者没有过于具体的功绩,但他们基本都参与了《黄金论述》的编写。
  
  这些老家伙们重要级了,为此亚斯今天亲自前来担任安保。
  
  除了霸主·锡林外,没有人能深入垦室,亚斯的安保显得有些多余,但只有真正明白的人才知道,亚斯可不是在提防外敌,而是提防伯洛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