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双世暗涌 > 章节五十二 哭牢

章节五十二 哭牢

不想错过《零点看书》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异界的天像一层青灰的布,低压压盖在广袤的疆土上空。距海上魔宫约九十公里,有一座与塓都相邻的城市——峰城,是异界的经济城市之一。
  整座城市被天然分割成三座高低不一的锥形浮空岛,静悬在滚滚岩浆上空。
  哭牢就建造在最低矮的那座浮空岛底部,因时常从里面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而得此名。这里囚禁的全是重刑犯,是新魔王冥朔上任后,少数几座保留酷刑的监狱之一。
  此时,一名山根深凹,双目如鹰的刑讯官不紧不慢站起身,麻木地盯了一眼刑讯室地面上,那一抹漆黑的人形灰烬,命身旁的狱吏过去清理。
  他见过太多因挨不住酷刑的折磨,在刚吐出一条有用的情报后,就一命呜呼的。像这种即刻就自燃成了灰烬的,是违背了保密咒誓言的结果。
  让他立保密咒的人应该已感应到情报被泄露了……但愿那条情报还有用。
  当那抹逆党的灰烬从眼前消失时,刑讯官不禁想。
  这是他今天刑讯的第二名囚犯,上一名囚犯叫夜傀纵,同昨晩那个叫蓝幽子的女人一样,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即使被酷刑折磨得彻底疯掉了,也吐不出半点有用的信息。
  不过,即便如此,那两个逆党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异界支援巫族对付暗能尸鬼时,魔王向老巫师提出了交换条件,除了要求所有现世与异界的连接通道,都须由异界参与把关外,还要求巫族把七台遗留的战争法器移交异界“保管”。
  巫族人诡计多端,因此,上头要求到时候选一些死囚,以身试炼巫族法器的真伪。
  一小时前,巫族的使节来异界兑现承诺了,由外交府的官员接待。那两名已失去审讯价值的逆党,被安排与其他死囚一起,提前押送去了塓都。
  刑讯官蓝袍飘摆,转身回到桌前,正将提讯下一名逆党,这时,狱里传开了一个坏消息:
  那两名被一同押去试炼法器的逆党,竟然在城际传送到塓都后逃掉了!!
  刑讯官吃了一惊。
  在被押出牢狱前,他们是经狱医诊断确定神志失常疯掉的,并且还遍体鳞伤,四肢也都被折断了,如何还能逃脱呢?!
  “他们都戴了灵力铐,按说这一路上,施展不出灵力……”
  “押送员在外交府后院清点囚犯时,就发现那两名逆党逃了,只留了两个和本尊一模一样的傀儡在原地……”
  “这是夜傀纵的伎俩……”
  狱吏们揣测着……
  此刻,在几十公里外的塓都城区内,黑晶石雕铸点缀的外交府正门外,外交官奚渊衣着修身紫袍,端端站着,一丝不苟的后梳中短发下,颧骨圆秀高耸。
  他弯眼沉笑,礼节性地目送巫族的使团返程远离,在见使团队伍里,走在最后面的两名使节,不约而同拍了拍肩后的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渗进了衣服里面似的时,他眼里的笑凝了一瞬。
  他成功将窥察咒印附在了那俩使节身上。这咒印不会在体表留下痕迹,能持续附身一个月,若是被附者发现不对劲,会自动解除且不留咒术痕迹。
  他这么做是出于魔王的旨意。巫族的秘密基地,法器、法谱的隐藏地点,都设置了严密的驱魔阵法,最近又加强了防范措施,致使密探很难潜伏进去。
  而他的窥察咒印一旦附在了人的身上,就不会被驱魔阵法识别出来,还能像隐形的针孔摄像头一样,将被附者所闻所见传给施法者,同时共享给指定的密探。
  “殿下还没回魔宫吗?”
  巫族的使团消失在视线里后,奚渊侧头问身旁侍从。
  “还没有呢,大人。”
  奚渊微蹙眉头,眸光泛深,转身进门时吩咐:
  “那几台巫族法器是真品……你们先运送到武器库里小心存放……”
  “是,大人……”
  外交府沉重的大门闭合后,两只幽蓝的蛾子振翅飞离了台阶前的雕花柱。
  “你当时但凡再熟练一点,我们现在也不会飞这么慢。”
  “在那种情况下,我要悄无声息地把骨折和失心疯转移到傀儡上,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两只幻形的蛾子在半空中无声地交流着,忽高忽低谨惕躲避台阶前不远处,透明网格状的显形幻咒。
  “有条符印机关的口令泄露出去了……我怎么还联络不上烛炎?”
  “或许暗洞里开启了阻断屏障……别那么焦虑,蓝幽子,现在……他们的人恐怕比我们更着急……”
  他们小心翼翼飞越过了显形幻咒……
  与此同时,在塓都城南部,隐蔽在赤炼山南麓的幽深的地下暗洞里,尚且平静的暗湖边上,环湖的咒文符印沿着湖岸线,重新罗列排布。
  看不见的阵法像一张巨网,罩住整间暗洞,空气里流动着紧张的咒术薄雾,从暗洞角落的岩石背后缭缭飘出。
  “带她去祭坛并不是破除殿下封印的唯一途径……眼下我们得做两手准备……”
  烛炎检查了阵法的稳定性后,埋伏在堆砌的岩石背后,扭头对一旁的巫烨及其他手下说。
  “可这阵法的启动条件太受限了,万一没等到那时候,魔王的护卫军就闯进来了怎办?”
  巫烨抬手正了正黑色的斜眼罩,喃喃低问。那只露出的右眼锐刺刺地注视着湖面。
  “看形势……合适的话,我们上去‘浇浇油’……”
  烛炎黝黑的浓眉方脸上,勾出一抹阴笑。
  镜像影妖还没出现,他应是想等他们先出手,让一方先削弱另一方,或两方互相削弱,烛炎暗忖。
  那只妖怪自从反水的那刻起,就落入了孤立的境地。虽然他的首要目标是魔王,但他现在也不希望冷熠破除封印,因为他明白,作为一个叛徒,冷熠不会放过他。
  现在,对于镜像影妖而言,夺走魔王的灵魂取代他,是最重要的。只有那样,他才能真正属于这个世界,无须连自己的投影都害怕。而在此过程中,顾晓幸只要不落入冷熠那帮人手中,最后是生是死都不重要。
  可对于烛炎而言,只要能保证顾晓幸不死不残,足以破除冷熠的封印就行,至于魔王和镜像影妖最后谁生谁死,都不如助冷熠返世重要。
  烛炎的目光从壁顶上那与阻断屏障重叠,仅施法者可见的隐形阵法中,快速移落到平静异常的湖面上:
  “记住我们的目的……不要恋战……更不能暴露了核心基地的位置……”
  他警惕地说。
  空旷的暗洞里安静极了,周围的通道口升起了雾状的单向阻隔屏,把这里变成了只能进不能出的闭环,除非知道口令才能出去。
  漆黑嶙峋的岩壁上,幻出的火光幽静摇曳……
  突然,平静的湖面漾起波澜,紧接着,整湖的水都躁动起来,像海水一样腾起一波波惊涛骇浪!
  那些扬起的巨浪,又汇聚形成无数只巨大的手掌,由透明变浑浊,流动着乌黑瘴气,探出湖边,势不可挡地向着四面八方挥舞拍打,所过之处,岩石崩裂,掩在烛炎一行人前面的遮挡物顷刻被拍碎!
  “轰!”
  他们召盾闪避,摆开架势,浑身燃起色彩迥异的气场光咒,结印变幻成数团能量波,腾空交错,划出锐利的星尾,往湖中的惊浪巨掌飞冲过去,企图将其根部“撞断”。
  “嘭!”“哐!”
  强大的冲击力激起浪花四溅,挥舞的巨掌不断氤氲浓稠的瘴气,转而拍向这些肉身幻成的能量波。烛炎凶猛击溃几只巨掌根部,敏捷避闪穿梭在密集的“浪手”之间时,见四名同伴被不同的巨掌捉住,攥进掌心无法逃离。
  “噗啪!”
  他们竟被水浪巨掌活活捏碎!
  烛炎心头一震:魔王这是恢复了多少能量!
  他瞄了一眼头顶的阵法,尚未达到启动条件,又转而看向另一边,穿杂撞击在“浪手”之中,扫起一尾暗紫能量的巫烨,飞冲过去速对他说:
  “你打掩护,我要让湖水升温……”
  “好。”
  短暂一瞬,烛炎调转方向,在身后密集的交错掩护下,他突破重重混乱,极速冲向暗湖另一边的环湖符印。
  他对其中一个符印远程施法,眼角余光竟瞥见顾晓幸罩着护盾的身影,在巨掌的掩护下,快速穿移在咒文符印中,似乎在寻找什么。
  烛炎像燃烧的火石般,从顾晓幸的视野盲区斜冲撞击过去!
  “嗖!”
  她的护盾烧掉一半,整个人被撞到了岩石壁上,负痛悬顿,烛炎一个回转控住她的臂肘,手心竟然握空!
  她空洞的眼神令他心头一惊,不好,这只是她的假影!
  正当他意识到中计时,惊浪巨掌从他身后猛拍下来,一顿痛击袭上后背,将他拍撞到了水中,火盾熄灭。
  此时的湖水在符印机关作用下迅速升温,烛炎脑后巨疼,负伤吐血染红了一片湖水,他顾不上这么多,晕眩之时,吃力地从湖里幻影到湖岸边上。
  与此同时,在对面的暗湖边,真正的顾晓幸找到了之前将她传送来这儿的符印。她在水下时,冥朔就为她制造了假影,用于混淆视听,掩护她寻找能传送回钟乳石暗洞的符印。
  飞溅的水花浇湿了护盾,她感觉到水温变烫。
  水温迅速升高,冥朔也幻离了水面,借着水浪掩护,悬飞腾跃到顾晓幸面前,避闪数道激扫的厉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
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