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诸天玩家在线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读书人的事能叫抄吗

第一百一十一章 读书人的事能叫抄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东京城一隅,一间闺阁暖屋里,窗沿下一朵海棠花开的正艳。
  隔着珠帘,里屋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抹婀娜的身影,提笔,落笔,读一句写一句然后品一句,过了许久,这首《雁丘词》才写完。
  “怀古可以知兴亡,怜雁亦能入真情。世间竟然尚有此第一等人物……妙哉!妙哉!”
  “夫人,老爷若是听到了,会吃醋的……”卷帘人嬉笑一声。
  “老爷虽然不善于作词,但于金石却是极有研究,术业有专攻罢了,有何吃醋?”
  纵观闺阁,竟然不似一般女儿的香闺,而是摆放着许多的金石、字画和古玩,亦有一大堆稿纸……
  皇宫里,周邦彦已经等了多时,站的脚都酸痛难耐,嘴也干涸了。
  他已经快六十岁,已经老了。
  这时候,一个老太监终于从幽深的宫门里出现,手里拿着一柄拂尘,用尖细的嗓子说道:“官家招你入内……”
  没有多余的话,转身便走。
  周邦彦小碎步跟上。
  伴君如伴虎,不敢有任何的大意。恭恭敬敬将高仁写好的《雁丘词》呈上,老太监接过来,细细查看有无毒,然后这才送到了周邦彦不敢抬头打量的身穿明黄色龙袍的官家手里。
  赵佶,北宋第八位皇帝,亡国之君,后世人称之为宋徽宗。
  一个被皇位耽搁了的艺术家。
  “字倒是不错,可惜力有不足,柔弱不堪……”先品字,再观词,果然不同于常人。
  “咦,问世间,情为何物……”
  听语气,倒是颇为欢喜,周邦彦暗自松了一口气,自己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而周高仁,也上达天听,今次春闱,即便落第,也并非一无所获。
  “倒是个妙人,此词何人所作?”
  等赵佶问话,周邦彦这才开口道:“回官家,是潼关举人周岳所作。”
  “哦,春闱将近了啊!他还有何词,一并呈上来,朕来看看。”
  周邦彦微微停顿了一下,终究还是开口,周兴亡那首词早已经传开,落入官家耳里只是时间的问题,何必现在欺君,说道:“周岳还做过一首潼关怀古: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念完,眼皮微微上抬,偷偷打量官家的神色。
  “哼,我朝虽然不以言论罪,但这样借古讽今,也想东华门外唱名?”
  赵佶说完,他旁边那位老太监顿时便露出阴鸷的目光,霎时间,周邦彦的脚便有些软了,心脏“扑腾扑腾”的急跳,汗毛都倒立起来。
  “完了,完了!”
  大宋的官员,长着一张大嘴巴,什么样的糊涂话都会从那张嘴里喷出来,不过,在大宋不以言罪人,是被太祖皇帝刻在石碑上的戒条。
  但苏轼的乌台诗案之后,这太祖皇帝刻在石碑上的戒条也就成了废话了。
  周邦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皇宫里走出来的,只觉得自己干了一件极其糊涂的事,抬头望天,此时夕阳已经落下了山岗。
  “周高仁!非我之罪啊!”
  ……
  此时,高仁正在搬运文字,在享受了经验点增长的快感之后,准备将文抄公的事业发展到极致。
  左右不过是抄……哦,不,文人的事能叫做抄袭吗?
  我们只是文字的搬运工,哪里缺少便搬到哪里。
  运营,是一门学问。
  自我包装很重要。
  在距离春闱的这几天里,高仁所干的便是做个勤劳的搬运工。
  大势已成!
  临近春试,高仁终于松手,就等着大肆搜刮经验点了。
  出门放松放松,顺便看看自己的成果。
  东京城里最好玩的是瓦市子,里面有玩蛇的,耍猴的,牵着大熊讨利市的,还有说书的,摔跤的,爬高杆的,天上掉死孩子的,最有趣的是抡大缸的,百十斤重的大缸在他手里就像是一根稻草,据说吃这碗饭不容易,要从小练起,先是小缸最后就是大瓮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