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诸天玩家在线 > 第一百四十章 神叨叨的公孙胜

第一百四十章 神叨叨的公孙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醉了三天,晁盖终于还是振作了起来。
  
      梁山上兵强马壮,好汉众多,从后山随便走出一个来那实力都是深不见底,好武成性的晁盖自然是舍不得走了。
  
      作为好汉,往往讲究义字为先,晁天王这一点上无可挑剔。
  
      书中在晁盖出场就说他:平生仗义疏财,专爱结识天下好汉。但凡有人来投奔他的,不论好歹,便留在庄上住。若要去时,又将银两赍助他起身。
  
      短短几十个字,就把晁盖的为人说的一清二楚。
  
      晁盖是一个东溪村的保正,身份上远远不比皇室出身的大官人柴进,可是却可以做出丝毫不次于柴进的举动,不能不说很让人钦佩。
  
      对待兄弟的问题,晁天王的表现也是仗义和大度,救下与自己素昧平生的刘唐,作为一山之主亲自前往江州救宋江。梁山的恩人柴进有难,被陷于高唐州,晁盖也是一心要前往搭救。
  
      由此可见晁盖对待兄弟的确仗义,能做到富贵不忘本,绝对配的上好汉二字,对待兄弟,对待朋友,晁天王可以做到两肋插刀,出生入死,不顾自己的危险,甚至出卖过自己的白胜,都托人救出。
  
      所以说晁天王义气深重毫不过分。
  
      其次,晁盖为梁山组织定下来不得滥杀无辜的硬规矩。
  
      作为一个山寨组织,不对过往客商实施抢劫是不可能的。山寨上人马众多,没有财物是不可能维持基本的生存的。但一般的山寨不但抢劫财物,往往还将过往客商一杀了之。
  
      但晁盖却改变了这种做法,只劫富济贫,并不滥杀无辜。
  
      这样的人物,这样的豪气性格,融入梁山不难。
  
      没几日,便和梁山前山的一众好汉称兄道弟。
  
      不过,因为还在试用期,梁山也不是前世那种山贼团伙,所以王伦也未给他安排职务,只让他在校场上舞刀弄枪,打熬肉体,每天好酒好肉供着。
  
      吴用、刘唐,一文一武,是晁盖的左膀右臂,大哥既然已经决定留下,自然也是留了下来。
  
      这一日,“入云龙”公孙胜终于拉住了忍不住酒瘾到前山喝酒的阮小五。
  
      “贫道公孙胜,见过短命二郎……”
  
      “我知道你,是和晁天王一起上山来的。”阮小五,“短命二郎”是指取人性命的二郎神君,其中的“短”,读音通“断”,是鲁西南地方话,“追赶”的意思。如“短路”是指劫道、抢劫。因此,这里的短命就是劫取他人性命的意思。
  
      不过,现在他的绰号已经换了,所以在大口解了酒瘾之后,说道:“俺现在名唤东海龙王阮通,字江海,道长可不要弄错了。”
  
      “东海龙王?”
  
      公孙胜眉头一皱,取出五枚铜钱,说道:“不介意我为你卜上一卦吧!”
  
      “咦,你会算命?你给俺算算,俺最近运势顺不顺?”阮小五大口喝了一口酒,满脸的惆怅,低声咕哝道:“公子什么都好,就是太严苛了……哎……”
  
      一卦卜完,公孙胜一手拂着胡须,一手掐指,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阮小五都快不耐烦了,公孙胜这才一一将铜钱拾了起来,喃喃说道:“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这命格……怎么有了如此变化?不应该啊!真的是不应该啊……天发杀机,龙蛇起陆。这大宋的江山,必当有天变之患,龙气蛰伏,此乃天意……怎么会这样呢?不可能是这样的啊!”
  
      阮小五一脸的莫名其妙,公孙胜神叨叨,一会儿是“六壬”、“梅花之数”,一会儿是“乾坤风雷”之相,反正是他听不懂的东西。
  
      “喂,老道,俺运势如何呢?考试能通过吗?”
  
      “啊!你运势如龙,有登云之势,今后拜将封侯都有可能……”公孙胜越说表情越怪异,然后颓然说道:“你的命格我推算不出……上次那大和尚,你能帮我将他叫出来吗?”
  
      “你说鲁智深啊!你找他做甚?”
  
      “当然是卜卦占卜!”
  
      “哈,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嘛?看你样子你也不知,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既然你入了我梁山,也不是外人,俺便和你说说。他俗家名唤鲁达,是渭州经略府提辖,因打抱不平三拳打死恶霸镇关西,为了躲避官府缉捕便出家做了和尚,法名智深。”
  
      “哦,原来是他!”
  
      阮小五拍了拍公孙胜的肩膀,站起身来,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等时机到了,我引你进后山修行……”
  
      “多谢‘龙海龙王’……”
  
      自进了梁山之后,公孙胜便有了些魔怔,内心的平静被打破,一辈子的修炼好像有点走火入魔的样子。
  
      夕阳渐落,一阵咳嗽声在水泊边的小山上响起,只见茫茫泛绿的苇草中摇曳着一个灰色的身影,公孙胜蹲在夕阳下咳出一口浓黑的血液!
  
      “天无常数啊!”
  
      面对夕阳,那金色的余晖将他的脸印成了金色,表情更是落寞中带着点欣喜。
  
      一个大和尚提着水磨禅杖大步而来,然后站在丈外看着落魄、枯槁的道人:“听闻你要找洒家!前几日闭关修行,让你久等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