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诸天玩家在线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李淳罡再入江湖

第二百五十四章 李淳罡再入江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泰山大人,您说什么呢!徐骁再不肖,也不可能对您出手。素素快要生了,您大外孙子都五岁了,大外孙女也快九岁,您都还没抱过,我还想给您温一壶酒,痛饮几杯,北凉就是您的家……”
  
      徐骁将姿态放的很低,谄媚的笑着。
  
      他个子不高,人也不帅,在西楚战场上膝盖还中了一箭,微跛,这些年南征北战,更显苍老,怎么看也不像是灭六国杀的六国血流成河人头滚滚的人屠北凉王。
  
      “哼!国都没有了,哪还有家?你我各为其主,休攀关系。我皇复国只在振臂一挥间,离阳覆灭就在眼前。徐骁,我也不游说与你,因为你不是那种人……”
  
      如遭刀割的漫天絮乱风雪搅起,齐练华五指微微弯曲做了个合拢姿势。
  
      指玄!
  
      书圣齐练华,刀甲齐练华。
  
      这一幕,更让人不得不艳羡西楚的鼎盛景象,不愧是中原文脉正统,有李淳罡仗剑过广陵大江,有文豪散发扁舟斗酒诗百篇,有女子姿色倾国倾城,有国师李密与曹家得意师徒联手二人“雪起雪停一局棋”,也难怪有人说西楚国灭,罪不在天子士子百姓,要恨就只能恨天时在离阳而不在姜楚。
  
      徐骁苦笑。
  
      从陆地神仙排下来,天象,指玄,金刚,君臣之间,各显神通。
  
      天下间,古往今来,灭国无数,哪个国家灭国之后诞生如此之多的高手。
  
      此乃天命。
  
      再观离阳,真的不过是得了个天时。
  
      今后这天下,还真是不好说。
  
      不好说呢!
  
      “泰山大人,何必动怒,不若,让小婿与大楚帝王一晤之后,再杀我不迟……”
  
      徐骁望着风雪,大雪满弓刀,肃杀千万里,高声道:“北凉王徐骁请楚王一见。”
  
      三声过后,风雪顿时一收,高仁踏波而来。
  
      “数月不见,徐兄风采依旧,恭喜徐兄,贺喜徐兄,真正的坐拥北凉……明人不说暗话,徐兄知道我来意吧!”
  
      徐骁指了指听潮亭:“那人便在听潮亭下,楚王若是想见,随时可见。”
  
      “如此甚好!徐兄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我想你应该有话想对我说。”
  
      听潮亭下,徐骁虎目微扬。
  
      “我为离阳灭六国,一统天下,如今已经位极人臣,也没有登基做皇帝的想法。此生所愿,也只是守好北凉,守好这中原大地的西北门户。北莽虎视眈眈,终有一天他们会大军南下,生灵涂炭,犹在眼前。徐骁此生就守着这一亩三分地了,楚王以为如何?”
  
      高仁看着徐骁,微微扼首:“有你徐骁在,北莽一步也南下不了,北凉之幸,中原之幸……好,见过他之后,我便离开。不管大楚有没有复国,我支持你坐这个北凉王……”
  
      “臣翰林编修齐练华拜见陛下……”三跪六叩,大礼参上。
  
      “齐翰林。”高仁微微扼首,此人出现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但却也让高仁感到西楚的底蕴之厚。
  
      剑拔弩张之势渐收。
  
      观潮亭对外宣称六楼,其实内里有九层,数字起于一极于九,但顾忌离阳朝堂那边有人会吃饱了撑着说风凉话,就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地下三层,最下面,困着一个断臂老头儿,身材矮小,留着两撇山羊胡子,裹着件陈旧破败的羊皮裘,还有些斗鸡眼。
  
      眼观鼻,鼻观心,痴痴愣愣。
  
      “老前辈,徐骁来看你了!”
  
      那老头翻了个眼皮,继续发愣。
  
      徐骁摊摊手,表示无能为力。
  
      这座观潮亭说是镇压这老怪,但其实,真正的却是自困于此。
  
      不自困,这天下谁能困得了他。
  
      为情殇!
  
      这老头年轻时做过许多荒唐事。
  
      十六岁入金刚,十九岁入指玄,二十四岁便达天象。
  
      被誉为五百年一遇的剑仙大材。
  
      初出江湖,便在千万观潮人的注视下,踩塔着广陵潮头过大江。
  
      二十四岁去东越剑池挑战梅花剑宗吴玮,对那位前辈羞辱至极,害其引颈自尽。
  
      三十六时自称天下无敌,扬言四大宗师除我之外都是沽名钓誉之辈,便是王绣、酆都绿袍与符将红甲三人联手,也只是一剑的事情。
  
      后来没输给他们,却败给后辈王仙芝,木牛马被两指捏断。
  
      那个天下第二的王仙芝,终究没有做天下第一,因为他那一剑,留手了。
  
      黑暗的地下密室里,有黑莲绽放。
  
      莲生三十二瓣,瓣瓣皆不同,各为世界。
  
      梦的世界,幻境的世界,痛苦的世界。
  
      “她离开酆都找到我……”
  
      断臂老头眼皮上抬,眼神浑浊:“这个傻女人,故意让我一剑洞穿胸膛,我自诩天下敌手一剑败之,天下女子一指勾之,到头来,才知道什么叫心疼。”
  
      所谓心疼,便是伤了别人,受伤的却是自己。
  
      徐骁表情微变,李淳罡自困于此多年,今日可算是开口说话了。
  
      “为了救她,我去龙虎山,向齐玄帧讨要续命金丹,只是还没到斩魔台,她便死了,她临终时说她不要活,她就是要死在我怀里。若是活了,便又是陌路。她不愿意……”
  
      “哪怕那时候,我依然没有胆量说出口,没了她,一剑两剑百剑千万剑,又如何?鬼门关,是我与她初遇的地方,那时候我已能飞剑,她却只是个还未习武的笨丫头,后来她如何成了酆都绿袍,又为何成了酆都绿袍,我都不知,只知道此生再不能相见了。”
  
      “荣辱种种,浮沉事事,过眼云烟。上莲花顶,下斩魔台,我从齐玄帧那里得知她是我仇人之女,她既然不幸遇见了我,杀不了我,便想着死于我手才好。最苦是相思,最远是阴阳……”
  
      “你不懂!!!”
  
      往羊皮裘里缩了缩,干瘦的身体没剩下几斤肉,但就是这一缩,黑莲犹如剑斩,凋谢十六瓣。
  
      高仁浑身一震,意志如剑,可斩山。
  
      好一个李淳罡。
  
      便是境界跌落再跌落,也不容人辱,不容人侵犯。
  
      这才是一声“剑来”的李淳罡。
  
      “老夫年少时一心想做吕祖,这倒是跟齐玄帧一般无二,只不过老夫看中的是吕祖的剑,齐玄帧却是吕祖的道。
  
      所以老夫喜欢吕祖的飞剑取人头,却被齐玄帧大骂了一通。这牛鼻子老道坐在斩魔台上说什么两人相击,上斩颈项下决肝肺,击剑杀人,飞剑千里又怎样,此庶人下乘剑,未节小技,无异于斗鸡,胜人者有力,自胜者才是得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