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诸天玩家在线 > 第三百零一章 高仁得宝雪魂珠,八姑长跪求大道

第三百零一章 高仁得宝雪魂珠,八姑长跪求大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高仁操控天雷一举击杀西方野魔雅各达,那天威之力依旧弥漫在洞穴之外,雷霆之气激荡,让人头皮发麻,更让郑八姑心神久久不能平息。
  
      认定了高仁是某个老前辈转世之身,也不再起疑。
  
      郑八姑郑重道:“需让前辈知晓,我本是旁门出身,也曾做了不少恶举。当年我被优昙大师收伏时,一时负气,虽然不再为恶,却不肯似玉清那般苦苦哀求拜她为师,以为旁门左道用正了亦能成仙。”
  
      长叹一声:“唉!不幸中途走火入魔,还亏守住了心魂,落了个肉身生机枯死之劫,来参这个枯禅。如今眼看别人不如我的,倒得成正果,始知当初错了主意。我因喜欢清静,才选了这一个枯寒荒僻所在修炼,哪里想到,又是一劫。”
  
      高仁点点头,说道:“旁门成道,确实艰难了些!但世间成仙的又有几人,你也不必妄自菲薄,能修炼到你这种程度,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便是正道也非易事。你若能参悟了这枯禅,坏死的肉身重复生机,又是一场造化。”
  
      郑八姑听着高仁的劝解,越发肯定他是前辈高人,不再有所隐瞒,直言道:“谢前辈开解,我有一样宝贝,名为雪魂珠,乃万年积雪之精英所化,全仗它助我成道。不想被滇西一个妖僧知道,欺我不能转动,前来劫夺。我守着心神,不离开这石台,他又奈何我不得。同我斗了两次法,虽然各有损伤,终于被我占了上风。他气忿不过,用魔火来炼我。我情愿连那雪魂珠一齐炼化,于是便有了前辈之前所见……”
  
      “哦,原来是你得了雪魂珠。怪不得我推算之下,机缘在西川大雪山,能够在今日遇到你……”
  
      郑八姑微惊:“前辈也是为雪魂珠而来?”
  
      高仁站起身,背着手,淡淡的道:“我需收集五行至宝修炼一门大神通,我现在知道雪魂珠是你成道之物,倒是不好取了。”
  
      虽然高仁救了她一命,但这雪魂珠乃是她成道之物,如若献出,她一身法力十去其九。
  
      如何舍得?
  
      而且肉身坏死,若是又没有了雪魂珠,此生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如果是别物,她必然毫无犹豫送出,但雪魂珠,真的是送不了啊!
  
      一时间,心中暗淡至极。
  
      高仁沉吟一番,略带惆怅地道:“这样吧!我之前得到一缕天地至纯之灵气,可复苏万物。我看你肉身生机断绝,就用这一缕天地至纯之灵气为你种下一道生机,补全你的肉身,你可愿意交换?”
  
      郑八姑震惊的看着高仁:老前辈这是要为我重塑肉身?
  
      “这……这……郑八姑如何能得前辈眷顾?前辈既然需要雪魂珠,拿去便是……”
  
      “世间之事,皆有因果,你我交换,各取所需罢了!”
  
      高仁伸出手掌,掌心一道至纯至阳之气,看得郑八姑差点道心失守。
  
      多少年了,她参枯禅,为的可不就是这一天。
  
      缘法!缘法!
  
      几十年苦修,不及一次缘法!
  
      上一次缘法到来时,我若如玉清那般苦苦哀求,能够拜师优昙大师,又哪里有这些年之苦……
  
      一时间,竟然傻愣了。
  
      高仁抬手一送,将“炁”送入她那枯朽的肉身之中。
  
      一点“炁”,只能稍稍改变她的肉身状态。
  
      但只要这一点,便似种下了一颗生机的种子,以她的修为境界,从无到有难以窥破悟透,但从一到十,做到并不难。
  
      感受着体内的变化,感受着心跳的萌发,感受着血液在血管里流动的潺潺之声,感受着肌肉带来的力量感……
  
      郑八姑不禁热泪盈眶。
  
      这些年之苦,只有她自己能够体味。
  
      万般艰辛,万般孤独,终于拨开云雾见天日,守得云开见月明。
  
      破而后立,重复生机,至此劫之后,修行之路不再崎岖,足可证得散仙,不逊于拜了优昙大师的玉清。
  
      顿时,便拜倒在地,泣不成声。
  
      高仁嘴角带着浅笑,如此甚好,甚好!
  
      一点“炁”,换得雪魂珠加上一个能证散仙的郑八姑,赚了。
  
      等了片刻,她抹尽了眼泪,肉身虽然比凡人之体还不如,但已经能够行动,又对着高仁一拜,说道:“前辈,这便是雪魂珠,大恩大德,邓八姑无以为报。”
  
      站起身,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玉匣,雪魂珠便藏在里面。
  
      她立刻口诵真言,喊一声:“开!”
  
      便有一道银光从匣内冲起,照得满洞通明。从匣内取出那粒雪魂珠,原来是一个长圆形大才径寸的珠子,金光四射,耀目难睁,不可逼视。
  
      郑八姑探出元神,抹去了雪魂珠上属于自己的烙印,恭恭敬敬递给高仁,说道:“前辈,这便是我费尽千辛万苦九死一生得来的万年至宝雪魂珠。凡人一见,受不了这强烈光华,立刻变成瞎子。我因得珠之后未及洗炼,使珠子光芒不用时能够收敛。后走火入魔,坏了身体,这珠的金光上烛霄汉,便要勾引邪魔前来夺取。幸而预先备有温玉匣子将它收贮,又用法术封锁洞府,自己甘受雪山刺骨寒飙,在洞顶石台守护至今,才未被外人夺去。”
  
      见高仁慢慢把玩着雪魂珠,郑八姑继续道:“此珠只这些天和西方野魔雅各达斗法用过一次,若非此珠,我早已被魔火化成飞灰了。”
  
      高仁微微扼首,说道:“我要修炼一门五行大神通,此物倒是勉强足够炼成水行神通,我倒是要承你的请……”
  
      “不敢,不敢。前辈再造之恩,哪里是一个雪魂珠所能比。”
  
      “还请女殃神为我护法,我三五日便能祭炼了雪魂珠。”
  
      “前辈尽管放心,郑八姑不死,无人能入此洞……”
  
      郑八姑立刻便退出了洞府,就在外面雪地上盘膝坐下,望着雷霆之气未消的地面,微微深吸了一口气,不由想起那日玉清苦求优昙大师的画面。
  
      曾经,她嗤之以鼻,对同门玉清那般不堪的作态尤为看不起,但这些年来,终于知晓旁门之艰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