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鬼婚难缠 > 第285章 终极一战,尘埃落定

第285章 终极一战,尘埃落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82_82013金宇轩满月之后大家就开始潜心修炼阴阳五行八卦阵,按照之前的排兵布阵,轩辕琅邪与杜梓童修炼阴阳,金不换,沐晚晴,水灵月,霍七心,涂逍遥修炼五行,天龙五将与千禹,黄泉碧落修炼八卦。
  
      冥界的事由十殿阎罗全权负责,不到必要时刻决不能来打扰,而必要的时刻,自然就是指代通天尊主出现了,但这话却是千寻留下的。
  
      在他们开始闭关修炼的前一天,千寻突然回来了,在轩辕琅邪的房间里留下了三生镜,以及一张纸条,三生镜是让杜梓童拿来修炼的。
  
      他们这一闭关就是大半年,通天尊主和千寻都没出现过,倒是让他们得以专心修炼,阵法的威力日益见涨,大家的信心也跟着足了起来。这年农历的七月十五,又是一个中元节到了,轩辕琅邪念在除了杜梓童之外都是鬼,这是他们的节日,便放大家出来透透气放松一下。
  
      奈何天公不作美,这天从一大早就下起了倾盆大雨,直到傍晚还没停的迹象,千禹的生日过的闷闷不乐,水玲珑一直在旁边逗他都没用。
  
      但就在这天晚上,不但雨停了,而且还出了月亮,由于今晚要关鬼门,所以鬼门关外来来往往都是妖魔鬼怪,随着时间越临近零点,聚集到鬼门关外的妖魔鬼怪就越多。
  
      负责守门的鬼差忙的不可开交,突然有一道光亮从天际划落,恰好砸在鬼门关上,不但将城墙和城楼给砸破了,还砸伤了不少妖魔鬼怪。
  
      “哈哈哈——本尊又回来了,今晚你们都得死!”一个狂傲至极的声音在夜色中响起,随着他话音的落下,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涌来一批新鬼,蜂拥挤向残破的鬼门关。
  
      尚在十八层地狱的轩辕琅邪此时还不知道,人间已经是一片生灵涂炭,刚刚出现的大批新鬼,就是丧命于通天尊主魔爪之下的。
  
      光亮渐渐消散而去,一个身影若隐若现,只能勉强看出人形,却不知道他长相如何,但这个狂傲的声音极其熟悉,不是通天尊主又是谁?
  
      负责守门的鬼差不曾见过通天尊主,也没听过他的声音,所以并不知道眼前这位连面容都看不清楚的到底是何方神圣,只是一味的反抗。
  
      通天尊主在鬼门关前大开杀戒,出招比起以前来不但狠戾,而且杀伤力极大,那些妖魔鬼怪但凡被波及,便是魂飞魄散化作青烟散去。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的新鬼从黄泉路上走来,奈何桥上的孟婆汤连汤都熬不过来,最后干脆下了桥,匆匆赶往阎罗殿去报告这个诡异情况。
  
      这些接踵而来的新鬼便是通天尊主在人间荼毒的结果,他知道轩辕琅邪他们还在十八层地狱,此时很有可能在闭关,因此选在先拿人间开刀,然后再来地狱。
  
      吞噬了神无月的元神,离来那具身体,再经过这些日子以来的闭关修炼,他不但有了个勉强成形的身体,还终于拥有了颠覆三界的力量。
  
      孟婆来到鬼门关外,就见一场惨绝人寰的杀戮正在上演,就守门的那几位鬼差根本抵挡不住,若是有敢去阎罗殿报告的,一定会立刻被通天尊主虐杀。
  
      身形和面容都模糊不清的他,那双眼睛却是如此清晰,颜色鲜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一般,让人过目难忘,孟婆好歹也是个鬼差,一眼就看穿了他的身份,当即明白黄泉路上的新鬼是怎么回事儿了。
  
      面对这种情况,她更加需要去阎罗殿报告了,可是有通天尊主挡在前面,她又要如何去往阎罗殿?去路早就被他截断了,他的力量如此恐怖,她没有丝毫的自信。
  
      既然走不了,那就逃吧,逃得远远地,先躲过这一劫再说,然而就在她明哲保身想走之时,蓦地想起一个地方来,当即悄悄转身回去了。
  
      去往地狱不只有鬼门关这一条路的,她怎么能忘了呢?泾渭城可是捷径,通天尊主没有帮手,如今他在这里拦着,那里肯定就没有人了。
  
      孟婆低调的往回走,还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通天尊主,以免自己被发现了,最后好不容易回到了忘川边,踏上奈何桥就加速往阳间奔去。
  
      奈何黄泉路上的鬼实在太多,本来就有赶往鬼门关的老鬼,再加上那些新鬼,孟婆逆向而行无比艰难,可怜她虽为鬼差却没什么力量,只能顺其自然了。
  
      等她终于来到阳间的时候,鬼门关那块已经不知死了多少鬼,而此时展现在她眼前,却是一片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惨绝景象,她这才暗自慨叹,原本通天尊主所谓的颠覆三界并不是他自己吹嘘出来的。
  
      坚守岗位这么多年,她几乎不曾离开过奈何桥半步,更没有去过泾渭城,此时即便来到了人间,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只能找鬼来相问。
  
      连续问了好几只鬼,才终于打听到了猛鬼街的位置,然后匆匆赶了过去,此时她不禁又一次感慨,要是轩辕琅邪他们还在泾渭城该多好?
  
      穿过长的看不到尽头似的猛鬼街,她总算是来到了泾渭城,而迎接她的是一片冷清,偌大的泾渭城里连一只鬼都没有,她还得下地狱去。
  
      她本是想自己去十八层地狱找轩辕琅邪的,但这路途对她来说实在太远了,唯恐会耽误大事,她最后选择了还是去阎罗殿禀告,相信他们应该会有办法及时联系上轩辕琅邪的吧?
  
      此时阎罗殿那边还没得到丝毫关于鬼门关的消息,通天尊主的力量已经大到能只手遮天了,这么久了都还没一只鬼能够成功到达阎罗殿。
  
      孟婆成了第一个活着到这里来的,她连通报都省了,直接就闯进去找了第一殿的秦广王蒋,不料却被秦广王蒋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说她擅离职守,甚至扬言要惩罚她。
  
      事情紧急,孟婆不但不跟他计较这么多,还主动打断了他的话,见缝插针的将鬼门关外的荼毒,以及阳间生灵涂炭的事长话短说了一遍。
  
      这话要是换做其他的鬼来禀告,秦广王蒋可能还不会相信,怕是被通天尊主收买了,可孟婆好歹也是鬼差,应该还不至于这么容易收买。
  
      不过为了保证这个消息的可靠性,秦广王蒋还是决定亲自去看了一趟为妙,以他的速度也不需要多长时间,远远的看了一眼确定真的是通天尊主就回来了。
  
      孟婆猜的一点没错,十殿阎罗果然有特殊办法能及时联系上轩辕琅邪,秦广王蒋先通知了那边,然后叫了其他九殿的阎罗去鬼门关应战。
  
      他们自知以自己的力量撑不了多久,可面对通天尊主的挑衅,却绝对不能退缩,否则他们还有什么脸面留在地狱,担任十殿阎罗之职呢?
  
      轩辕琅邪这边接到消息,第一时间集合了阵法所需的十五位,匆匆赶往鬼门关,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目的地。
  
      杜梓童的力量目前还是最小的,所以迦楼罗主动帮她,让她坐在自己的背上,千禹由于年纪问题,也被他一块儿带上了,以免拖了后腿。
  
      在他们马不停蹄的赶往鬼门关的路上,十殿阎罗已经到了,正在跟通天尊主对峙,此时他才勉强停手,用血红的双目看着面前的十只鬼。
  
      通天尊主道,“你们好像并没把本尊放在眼里,本尊今日一大早出关,在人间杀了那么多人,血都流成了河,晚上又在这里杀了不少的鬼,而你们却直到此时才知道,反应会不会太慢了?是看不起本尊么?”
  
      那场从早上就开始下的倾盆大雨,其实就是自通天尊主动手杀了第一个人,开始享受杀戮的快感那一刻低落的,而雨停的时候,也正是他终于停止杀人,转而将魔爪伸向地狱。
  
      第一殿的秦广王蒋道,“难道你们杀了这么多人与鬼,就是想要引起我们的注意么?通天尊主,你实在太残忍了,要找我们随时奉陪。”
  
      通天尊主冷笑,“就你们几个,还需要我主动来找么?你们这不是已经送死来了,那孟婆子的速度也真够慢的,早知道就不找她去了。”
  
      他话音未落,十殿阎罗的二十道阴冷目光立刻打在了刚刚跟着他们一起来的孟婆身上,他们原本是当她冒险送消息,现在看来竟然是成了通天尊主的走狗。
  
      孟婆知道他们误会了自己,连忙解释道,“我跟他不是一伙的,也不是他让我来通风报信,是我自己看情况不对偷偷从泾渭城过来,你们不要中了他的离间计。”
  
      “离间计?”通天尊主不屑的冷哼,“就你这样一只小鬼,也值得本尊用计么?孟婆,你会不会太高估自己了?太看得起自己可不好。”
  
      “通天尊主,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感觉比窦娥还冤的孟婆怒发冲冠道,“我明白了,刚刚你根本就看到我来了,是故意放我走的。”
  
      “你放心,本尊不会亏待你,等本尊解决了这些碍事的家伙,要做天龙八将还是十殿阎罗,位置随你挑,本尊言出必行!”通天尊主道。
  
      孟婆去通风报信本是好心,现在却反而被说成了与通天尊主狼狈为奸,她有苦难言,正要再为自己辩解几句,第七殿的泰山王董已经朝她出手,她连忙闪避。
  
      可她不过是个日夜在奈何桥上熬汤的小鬼差,就那点本事又如何是泰山王董的对手,简单的几招过后就被制住了。
  
      通天尊主居然还对她出手相救,一边厉声道,“她可是本尊的,你们胆敢在本尊面前伤她,本尊定不轻饶!”
  
      看到通天尊主出手相救,十殿阎罗就更加相信他们是一伙的,当即一起出手,将眼看着就要被通天尊主救走的孟婆打的魂飞魄散。
  
      第五殿的阎罗天子包冷哼,“胆敢背叛阎罗殿者,便是此下场。”
  
      不料随后就听到通天尊主嚣张而得意的狂笑声,“本尊不过几句话外加一个虚招,你们居然就把孟婆给杀了,可惜她冒死前去禀告啊。”
  
      “你说什么?”第九殿的平等王陆惊讶不已,然后才厉声道,“你果然是在离间我们,你好阴险。”
  
      第二殿的楚江王厉义正言辞的道,“通天尊主,你不但杀人如麻妄想颠覆三界,还逼着我们自相残杀,我们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转轮王薛附和道,“没错,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通天尊主大笑不已,“姓薛的,你难道忘了自己的女儿是怎么死的么?是杜梓童那个女人杀的,你不思为女儿报仇也就算了,居然还帮着她的仇人对付本尊,想当初她那强大的力量给你争了多大的面子啊。”
  
      “要打就打,哪来这么多废话!”第四殿的五官王吕不想再听通天尊主多说什么,话音还没落下就朝他大打出手了。
  
      第三殿的宋帝王余也道,“他这又是在故意离间我们,难道以为我们会笨到再上当么?真是可笑之极!”
  
      通天尊主双目一凛,“是又如何?在本尊眼里你们不过蝼蚁,要杀你们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自己动手又怎比得上看你们互相残杀,不过你们既然这么想死在本尊的手里,那本尊成全你们便是。”
  
      真正的目的被拆穿,通天尊主也无所谓,直接迎上了他们十个,以一敌十不见有丝毫的慌乱,应付起来游刃有余,不多时就将他们悉数打的爬不起来了。
  
      通天尊主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地上挣扎的十殿阎罗,“本尊最不相信所谓的情义,现在本尊就给你们个好机会,你们十个两两较量,活下来的那五个不但能免于一死,还能继续做阎罗王,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呸!”第六殿的卞城王毕啐了通天尊主一口,“我们宁死也不会出卖同伴,更不可能踩着同伴的尸骨偷生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第八殿的都市王黄也冷声道,“我看你不相信情义,是因为这是你自己从来就没有的东西,所以嫉妒了吧?真是可悲至极啊,你的力量再强大又能怎么样?最终都不过是自己一人踽踽独行,孑然一身罢了。”
  
      此话一出,通天尊主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狗一样暴跳如雷,手一挥便将都市王黄给远远的甩了出去,后者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只能任自己如同断线的风筝般摔下。
  
      刚刚恢复一点力量的楚江王厉见状,二话不说立刻就飞身而起去接住他,结果由于力量不足,两个都狼狈的摔在地上。不过由于中间的缓冲,大大的降低了他们所受的伤害。
  
      其他的几位随即纷纷扑向了通天尊主,后者被这一幕刺激到了,下手便越发的狠辣,八位阎罗王都被他虐的惨不忍睹,就在他想要再去狠虐另外两位的时候,一个等待已久的声音终于传来了。
  
      “通天尊主,好久不见,让我们来会会你如何?”轩辕琅邪乘风翩跹而来,身后还跟着一大群帮手,不多不少,加上他正好十五位。
  
      “龙清醉,你可算是来了,但就这速度还想对付本尊么?”通天尊主并没有收手,还是将那两位阎罗王给揍的一时半会再也动弹不得了。
  
      “怎么?难道你怕了么?”轩辕琅邪冷笑,“如果怕的话就自行解决了吧,不管过程如何,今天你只会有一个结局,那便是神形俱灭。”
  
      通天尊主扫了一眼轩辕琅邪身边那些帮手,“神无欢,神无忌,没想到你们居然会跟这些东西凑在一起,要是你们的师父还在,不知道要做何感想了,你们可真会给你们的女娲娘娘长脸。”
  
      “那也要比你好吧?”碧落道,“你到底把墨亦兮怎么样了,还不快把她交出来!”
  
      “墨亦兮?”通天尊主沉吟一声,“你们说的是那个千寻吧?呵……本尊猜的果然没错,那就是她的元神,难怪能把本尊打的连身体都不敢要了。不过弃了也好,至少神无月神形俱灭了,你们也伤心了吧?”
  
      “你现在的废话太多了!”黄泉说着侧目看向轩辕琅邪,“你还在等什么,可以动手了么?我们可没有那么多耐性再跟你们耗下去了。”
  
      “布阵!”轩辕琅邪森然下令,他刚刚的确是还想等,因为从通天尊主的话来看,千寻不是被抓走了,那她今天应该会出现的吧?
  
      随着他一声令下,阴阳五行八卦阵瞬间启动,轩辕琅邪和杜梓童站在阳阳阵的中心,对面赫然站着通天尊主,周围是不断变换着方位的五行阵和八卦阵。
  
      战斗一触即发,三个阵相辅相成,八卦阵为五行阵提供源源不断的力量,而五行阵又辅助着阴阳阵,通天尊主连最中心的阴阳阵都无法冲破,只能在里面与轩辕琅邪和杜梓童打斗,同时还要受到阵法的袭击。
  
      阵法的袭击是没有规律可言的,时不时的有流光飞出,准确无误的袭向他,他若是不躲避就一定会被击中,然后给另外两位机会出手。
  
      在里面斗了也不知道多久,通天尊主暗暗惊呼,乍听之下觉得这个阵法不怎么样,可现在被他们这么一弄,力量竟然大到连他都不敢小觑了,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他有想过找薄弱点下手,比如八卦阵中力量最弱的千禹,可他这才刚出手,旁边的黄泉和碧落就会帮忙,以他们的力量守护一方早已是绰绰有余了,帮千禹也不过是小事一桩而已。
  
      这时通天尊主才明白为何要把黄泉和碧落安排在千禹的左右,目的就是在此,所以他只能找别的薄弱点,可结果这两位还是能出手相助。
  
      黄泉和碧落不但能轻而易举的维持自己所在的八卦阵,还能管五行阵的闲事儿,要是没有他们在,这阵法的威力不知道要降低多少倍了。
  
      当初修炼阵法的时候,轩辕琅邪就发现了这一点,不禁暗自感激千寻为他找到了这两位得力的帮手,只是再怎么感激,他也没机会道谢。
  
      轩辕琅邪养精蓄锐这么久,为的就是今天这终极一战了,从出手的那一刻起,他全力以赴,以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打法,着实逼的通天尊主有点难招架了。
  
      再加上还有一个杜梓童在一旁不断的挥着手里的三生镜,他现在也只能庆幸,三生镜还不够完整,而且杜梓童并非真正的墨亦兮,无法将它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
  
      如果此时手持三生镜的不是杜梓童,而是千寻的话,那通天尊主此时必然要更加狼狈,他不禁也好奇,为什么千寻不来参加这场战斗,他可没有抓她,那她到底去哪里了?
  
      那么强大的一个威胁,居然不在这个最好的时候出现,那可不她的作风,难道是知道自己奈何不了他,所以干脆躲起来眼不见为净么?
  
      还是因为轩辕琅邪已经娶了别的女人,并且生了孩子,受不了这个打击,所以选择一走了之?那真是可惜了他的如意珠,白白给了她。
  
      随着时间的无声流逝,杜梓童挥动三生镜的动作越来越慢了,轩辕琅邪的出招也缓了下来,连五行阵和八卦阵的力量也在不断的减弱。
  
      而十殿阎罗虽然已经恢复了一些力量,却无法进到阵法之中来,况且就他们那点力量,对通天尊主压根就构成不了任何的威胁,还不如继续在一旁休息。
  
      然而就在他们的力量不断减少的时候,通天尊主的力量却还和之前一样,似乎没有丝毫的消耗,这种情况无疑是最可怕的,就算通天尊主不冲破阵法,早晚也能让他们力竭,到时候还有什么能困住他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