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九十章 阻止献祭的方法 七千字

第八百九十章 阻止献祭的方法 七千字

不想错过《零点看书》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所以,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呢?”
  
  陆辛身处在周围嘈杂的声音里,心情灰暗的想着。
  
  情绪淹没的世界里,他知道事情没有结束,但却快要忘了反抗,只想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他知道此时的娃娃正在用她全身的力气,托住了另外一个降临的世界。
  
  看到了父亲这样的脾气,居然头一次一点折扣也没打的,用力全身力量对抗着最初的力量,同时为了更高效率的提升自身的精神力量,深沉的夜色夹杂着无尽的恐惧,向着黑沼城的居民们大声的斥责着:“哭,都他妈给我哭,你们哭的越狠,越有可能活着……”
  
  他看到了青港的电磁炮,对准了天空,轰出道道无力的光芒。
  
  看到了正绝望的对琳达作末日前最后一次求婚的壁虎被一脚踹翻在地……
  
  他看到了这整个世界的人都陷入了绝望与迷茫之中,竟难得的平静,抬头看向天空。
  
  他知道自己这时候应该站出来,打起精神,阻止老院长的疯狂计划。
  
  让这个世界,走向他应该有的样子。
  
  这所有的事情,他都知道。。
  
  道理谁不懂?
  
  但是,这时的他脑海里像是有一万具电锯在响,在切割钢铁一样的响。
  
  混乱的精神力量如同数不清的钢针,一根一根的扎进他的大脑,而且永不停下。
  
  他已勉力抬起手来,伸向了娃娃所在的方向,想要帮她。
  
  但是,他身边的黑色粒子,却遵循着另外一种意志,悄悄的扬了起来,如同一只黑色的手掌,将陆辛伸出来的手臂,轻轻的按了下来,然后带着汹涌的绝望,冲向了另一端。
  
  陆辛无力阻止。
  
  因为他的力量就来自于黑色粒子,剥离了黑色粒子,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
  
  就如同这个世界里的很多人一样,剥离了身份,姓名,地位,家庭,朋友,他就会在某一个夜晚忽然之间发现,原来自己只是这么弱小的一个意识,自己脱离了这个社会什么也不是,“自我”只是小小的一个点,被关押在了精神的牢笼里,任由情绪将自己蹂躏折磨。
  
  自己能做什么?
  
  这城市如此庞大,人潮汹涌,街灯辉煌。
  
  自己的这一点点意识,在这座城市里,连一盏路灯的光芒都及不上。
  
  这是一种真相,也是一种绝望。
  
  所以,在这深沉的绝望之中,陆辛甚至开始盼着一切都快些结束。
  
  那种久违的无穷压力,再一次笼罩了自己。
  
  甚至,或是因为自己找到了真正的自己,又或是因为自己拥有了惟一意识,导致自己居然比以前更清醒,清醒的感受着这所有的压力,仔细的感受着他们如何蚕食自己的意志。
  
  本以为这么多年的努力寻找,自己已经有了对抗这种绝望的底气,到头来只是笑话一场。
  
  要不就别抵抗了,哪怕会有人笑自己软弱。
  
  但是背负着这些东西的感觉,实在太累了,累到每一次呼吸,都是一种负担。
  
  所以,或许会有人笑自己放弃,或许会有人看不起自己,或许会有人装作一副很理解自己的样子,高高在上唾沫横飞的说自己不该这样不该那样,一副他很强大,很聪明的样子。
  
  道理谁他妈不懂?
  
  那些人应该明白的只有一个道理,他们只是幸运而已。
  
  因为幸运,所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没有体验过这种绝望的感觉。
  
  ……
  
  ……
  
  就如同,自己本来就是这么一个人,当初神的怒火,为什么偏偏会找上了自己呢?
  
  眼睑变得沉重,仿佛要给这个世界拉上帘子。
  
  ……
  
  ……
  
  “大怪物……”
  
  但也就在陆辛眼中的世界即将陷入黑暗的时候,忽然有一声幻听在周围噪杂的电锯声中响了起来,这使得陆辛的眼皮动了动,他忽然想到了小十九,他想努力的寻找小十九的身影,因为他忽然想起,自己之前答应过小十九,一定会带着她离开那个地方,离开这个噩梦的。
  
  小十九不知道在哪里,但她现在一定很害怕。
  
  “孩子……”
  
  他听到了亲切的呼唤,看到了妈妈正温柔的看着自己,仿佛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带来希望。
  
  “九号……”
  
  他听到了孤儿院里的同伴在轻轻的叫着自己,因为自己欠他们的。
  
  “醒过来呀……”
  
  他看到娃娃在抓着自己的手臂,轻轻的摇晃着,那么无措,像是被人群吓到的小姑娘。
  
  这一切一切的声音,使得他的眼睛,总是无法真正的闭上。
  
  如同深渊里的最初,死,总是死不踏实。
  
  ……
  
  ……
  
  “还在撑着吗?”
  
  在一种精神力量交织成了海洋,每个人都开始因为这场献祭而交融到了一起,可以彼此感知的层次里,老院长微微转过了头,他通过精神的世界,看向了陆辛的方向,微微摇头,自己提前计算过神之粒子的失控,会给人的意识带来多大的压力,没想到,他还坚持着。
  
  “这种程度的折磨,每坚持一秒,都是在承受精神给予的刑罚……”
  
  “为何如此固执呢,孩子……”
  
  老院长轻轻的摇头,看向了那个已经开始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文明。
  
  “献祭已经过半,没有用了呀……”
  
  “……”
  
  但他认为没有用的时间里,陆辛仍然在坚持着这种没有用的挣扎。
  
  一声声呼唤,在那种混乱而噪杂的声音里,显得并不那么清楚,但总能让他听见。
  
  只要能听见,便是留恋,总是难以闭上眼睛。
  
  直到,忽然有一声异常清晰,将所有噪音都压下去的呼唤响起:
  
  “哥哥……”
  
  “……”
  
  忽然之间,陆辛猛得睁开了眼睛,只觉头顶上黑压压的潮水,仿佛瞬间消失,耳朵里充斥着的噪音,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他的耳朵里与脑海里,都空空荡荡,只有刚刚那一声异常的清晰,但又不知道究竟是真是假的呼唤余音,还在耳朵里,一丝丝的缓慢盘旋着……
  
  “那是……”
  
  空气仿佛直到这一刻,才重新涌进了陆辛的胸腔,驱散了窒息的感觉。
  
  陆辛不知道是真是假,只是紧张的看向了周围。
  
  “哥哥……”
  
  又一声呼唤响起,这一次更加清晰。
  
  陆辛看到,自己身边,那些已经失控的黑色粒子,忽然向着两边分开,如同被拨开的蚊帐,然后他看到一颗小脑袋钻到自己的面前,丑丑的小脸上,带着紧张而又有点得意的笑容。
  
  是妹妹。
  
  妹妹就像以前每一次一样,忽然的出现,然后爬到了陆辛的身边。
  
  “妹妹……”
  
  巨大的惊喜充斥进了陆辛的胸腔,他下意识的叫出了声来,声音里几乎带了哭腔。
  
  “哥哥,你怎么叕哭了?”
  
  妹妹张开了两只小手,向着陆辛的身上爬了过来。
  
  而同一时间,陆辛也剧烈的震动周围的精神力量,黑色粒子如同纷飞的思绪一样,忽然飞快的流回了他的身体,而这样的动作,几乎整个祭坛,都受到了震荡,同样也是在这时,老院长猛得转过身来,他看到了那一只向着陆辛飞快爬过去的小小身影,表情微微错愕。
  
  “这怎么可能?”
  
  这样的念头升时起,他忽然之间抬枪,“呯”的一声击中了那小小的身影。
  
  身影再度消失在了陆辛的面前,如同一个泡沫。
  
  但是,这一次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悲伤,周围忽然更多的叫声响了起来:
  
  “哥哥……”
  
  “哥哥……”
  
  “铁公鸡……”
  
  “大笨蛋……”
  
  “爱看大长腿的老色鬼……”
  
  “……”
  
  周围混乱的精神乱流之中,一个又一个的白色小裙子出现,上下左右的爬着,迂回着,打着吊儿晃荡着,一个一个不同的妹妹向着陆辛靠近,有的身上生长着树枝一样的肢节,有的像是一只虎头虎脑的小蜘蛛,有的胖的像一个长了五官的肉球,有的像条蚯蚓在空中爬。
  
  周围满满的,都是妹妹,飞快的向着陆辛爬了过来。
  
  那数量之多,就连老院长都呆住了,握着枪的手,轻轻的颤抖了起来。
  
  冷静而且睿智的他第一次出现了种笨拙感,手里还握着枪,但却不知道打向哪里。
  
  “哥哥,火烧屁股了你还在这里哭……”
  
  无数个妹妹爬向了陆辛,各种害怕又笨拙的抱向了陆辛的脖子,而在这些妹妹里面,终于有一个爬的最快的,努力的从人群里冲了出来,爬到了陆辛身边,抱住了他的脖子。
  
  然后,第一时间就开始埋怨。
  
  “你不关心我了,都不知道我有没有跟上来……”
  
  “你眼睛里全是钱和老婆……”
  
  “我的玩具已经被他打坏了好多个了,你快点让他赔我……”
  
  “……”
  
  熟悉的不讲理与小小蛮横在陆辛的耳边响起,让陆辛幸福到几乎晕眩。
  
  在妹妹冰凉的小手接触到自己的皮肤时,陆辛的头脑,忽然变得前所未有的清醒,忽然之间便明白了问题的所在,这使得他几乎要完全不顾形象的大声傻笑起来,想要炫耀。
  
  是的,这是妹妹,真正的妹妹。
  
  老院长刚刚确实杀掉了妹妹,但他不了解妹妹。
  
  看起来知道一切的老院长,其实也并不能真的可以将一切算计在内。
  
  妹妹确实是自己的意识与精神力量塑造出来的。
  
  但是,妹妹有了自己的思想,有了自己的意识,她甚至还有着自己小小的野心。
  
  她确实是自己的另外一个人格,所以按照老院长的理解,只要消灭了这个人格的意识,那么一切的负面情绪都会回归,在最初的力量来到现实的一刻,将自己彻底的击垮。
  
  他要的是自己的失控。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计划,确实成功了,理论也是可以推敲得通的。
  
  但是他却忽略了一点,妹妹,哪有这么容易杀死?
  
  妹妹是个小富婆。
  
  很早以前开始,当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弱小,害怕有一天会被抛弃时,就开始了乐此不疲的捡破烂生涯,她将一个个精神怪物的边边角角都捡了起来,塞进了自己的背包里,就如同一只精神怪物,在不停的将其他人的部分吞噬,变成自己的一部分,形成自己的躯体。
  
  而精神怪物,是很难杀死的。
  
  杀掉了这一部分,另外一部分,仍然可以重生。
  
  所以,妹妹有很多个,她的背包里,每一个都是她……
  
  老院长的计算里漏掉了这一环。
  
  “而导致他漏掉了这一环的关键便在于……”
  
  陆辛想着,脑海里忽然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却遥远的“喀嚓”声。
  
  剪刀。
  
  是妈妈的剪刀。
  
  妈妈早就已经使用她的剪刀,帮助自己和妹妹获得了分别的独立。
  
  就在当初,妈妈离开之前,一代研究员逼着妈妈背叛自己的时候,她向自己伸出了剪刀,那一剪刀,将自己与妹妹分开,直到后来在青港重逢,妹妹已经变成了独立的个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
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