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执魔 > 第1269章 白猿思旧主

第1269章 白猿思旧主

不想错过《零点看书》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此刻,北界河上发生了何等大事,宁凡并不知晓。他的心神,还停留在逢魔碑的内心世界没有离去。
  
  青铜古船在逆尘海上行驶,船上煞气冲天。那股煞气,来源于宁凡刚刚灭杀的九劫仙帝沧海君、众鬼奴。
  
  可这煞气到底只是此地演化的幻象,顷刻就消散了。
  
  就连沧海君死后、遗留的法宝储物袋,也尽数化作光芒消散。
  
  仿若从一开始,就不曾存在一般。
  
  宁凡知道。此刻他目光所及,皆是虚幻。
  
  无论是天边的云,还是脚下的海…一切的一切,都很难带给他真实感。
  
  “但也有一些东西,给了我真实的感觉。逢魔女子的悟道茶,如此真实。我吃掉沧海君、众鬼奴所提升的修为,也是真实…”
  
  “所以,为何吞掉虚幻之人,能够提升我的修为呢…”
  
  “逢魔碑长存于紫薇北极宫,古往今来,心神到此的恐怕不止我一人。我很好奇,在此提升修为的,是只有我一人,还是所有人都如此…”
  
  想不通。
  
  既如此,还是开口问问吧。
  
  “有人能解我疑惑么?”
  
  宁凡举目望天,对无人长空说道。
  
  似是在问逢魔碑本身,又似乎,是在问这片虚幻天空。
  
  天空似乎回答了宁凡什么。
  
  可惜,那声音太过遥远,仿佛间隔着无尽轮回,难以听清。
  
  石敢当:“???”
  
  石敢当:“前辈莫不是疯了?为何对天自语?不,不对!难道说,此地仍隐藏了其他老怪物?并不只有刚刚那位沧海君来袭!是了!前辈定是在对那隐藏之人说话!”
  
  石敢当越想越紧张,一副如临大敌的姿态,却不知,这一切都是他的妄想。
  
  “天之回答,无法听清啊…”宁凡沉默少许,又朝着逆尘海提出了问题。
  
  逆尘海似乎也回答了宁凡什么。
  
  可那声音太遥远,同样听不真切。
  
  石敢当:“???”
  
  石敢当:“难道敌人并非藏于天空,而是藏在逆尘海之中!这可如何是好!逆尘海水,一滴重如山,敢藏身海中的,唯有沧,唯有龙宫水民,除此之外,便只有圣人敢如此了…难道来人是圣人!嘶!”
  
  石敢当倒吸一口冷气,这一刻,被害妄想症上升到了空前,一滴滴冷汗不断冒出。
  
  终于,他再难忍受心中恐惧,低声问道。
  
  “敢问…敢问前辈,附近可是还有其他大敌藏身?莫非我们今日真的在劫难逃了么…”
  
  “???”宁凡有些不明白石敢当为何会有此问。
  
  但还是解释了几句。
  
  “小友多虑了。那沧海君一死,此地除了你我,便已再无外人。”
  
  由于石敢当坚持不让宁凡道友相称,这一次宁凡没有再客气。
  
  “既如此,晚辈斗胆一问。不知前辈方才…是在和谁说话?”石敢当。
  
  “和这片天,和这片海。可惜,它们的回答,间隔太远,无法听清…”宁凡遗憾道。
  
  “???”石敢当表示听不懂宁凡在说什么。
  
  宁凡也懒得多做解释。
  
  随便在船上寻了个位置坐下,而后,宁凡取出一片片多闻碎片,研究起如何修复这堆碎片。
  
  这里是逢魔碑的心神世界,若无逢魔碑许可,宁凡很难将外界物品带入此地。
  
  幸而,逢魔碑默许了这一切。
  
  “前辈似乎从储物袋内取出了什么东西…是我的错觉么…”石敢当自语道。
  
  他看不到多闻无双的碎片,就如同他看不到宁凡的真正面貌。
  
  在石敢当的视角中,此刻的“张道”,坐在一张青铜桌前,两手空空,摆弄着一堆看不见的东西。
  
  “师父没有骗我,这位前辈的行事,真的很奇怪…”
  
  “虽然很好奇这位前辈究竟在做什么…我还是不要多嘴打搅前辈了。”
  
  青铜古船上。
  
  石敢当全心全意操船。
  
  宁凡心分二用研究着多闻碎片。
  
  为何要心分二用?
  
  因为宁凡必须留意一下现实世界的情况。
  
  上一回,他全部心神集中在逢魔碑内,导致他的肉身在外面做出了一些失礼之举——又是扑倒辛夷女,又是品尝酒小酒…
  
  这一次,宁凡有了防备。
  
  一部分心神关注着肉身的情况。
  
  “嗯,还好,这一回,我事先有了防备,所以肉身没在星纪宫内胡乱行动,反而很安稳地坐在逢魔碑前盘膝打坐…”
  
  “听星纪宫的妖魔们说,心神进入逢魔碑的人,很难分心兼顾肉身,所以纵然肉身行为冒失也无需自责…”
  
  “旁人很难办到的事情,我只第二次进入逢魔碑,便已经可以做到…”
  
  “不愧是我…”
  
  宁凡似是自语。
  
  又仿佛,是在和手中的多闻碎片对话。
  
  “所以,我都如此厉害了,你为何还不肯奉我为主呢?我很好奇,你为何如此排斥我。”果然是在和碎片对话啊。
  
  “我无法沟通这片天,这片海,是因为间隔太远;无法与你交谈,却是因为你的拒绝。”
  
  “明明只是一件破碎法宝,却有着远超其他法宝的自我意志,你的本事,令我惊叹。我甚至试过以万物认主之术强制约束你,但结果,居然还是无法禁住你的自身意志。”
  
  “该说是我的认主之术火候未足呢,还是你的自身意志过于强大。”
  
  【…】多闻碎片没有回应。
  
  但宁凡能感受到,对方在听。
  
  “也罢,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来到逢魔碑内心了。你差不多也该告诉我,来这里的目的了。”
  
  【…】仍不回应。
  
  “这艘青铜古船,似乎要带我去某处道果大会。那个地方,是你的目的所在么?”
  
  【…】虽无回应,但宁凡能感觉到,对方的内心似乎被触动到了。
  
  有了波纹。
  
  “你很想带我去那处道果大会?”宁凡这句话,三分疑问,七分肯定,隐隐已经有了判断。
  
  【…】多闻碎片触动加深了。
  
  “那里有你需要的东西?”
  
  【…】对方内心没有变化。
  
  所以是宁凡猜错了。
  
  “有你想见的事或人?”
  
  内心波动加深了少许,却只是少许。
  
  “事?”
  
  波动稍缓。
  
  “原来是人!”
  
  波动加剧!
  
  “有趣。”宁凡呵呵一笑,总感觉...摸到了多闻无双的把柄。
  
  紧接着笑容却是猛地一收,神色冷漠。
  
  “人家逢魔碑不愿理我,却还是为我准备了热茶,未失礼数,更没有在自己的内心世界刁难于我。所以,我猜测她有不理我、不见我的苦衷,并不介怀此事,只是深觉遗憾。”
  
  “而你不同。纵你不言,我也能感觉到你对我的不认可。”
  
  “莫非你是介意我紫斗仙修的身份?毕竟,你也有紫薇四神器的立场,若因此事不愿屈从于我,我倒是可以理解。可若你不屈从,又为何指点我来逢魔碑的心中世界。”
  
  “我依你之言,来到此地,你若再不言语,可就说不过去了。我有心修复你,却不是非你不可。于我而言,你只是法宝外物。若无法将你修复,我也可以将你卖给通天教,好生赚一笔天道金——开天之器的残片想来能卖出不低的价格…或者,我直接拿你来换大把悟道茶,再邀逢魔碑主人品茶轮道,岂非更好?”
  
  越说,宁凡越是意动。
  
  或许,把多闻碎片卖掉,换回些有用东西,真会是一个好主意。
  
  【哼!老夫乃是紫薇四神器之首,你居然想卖掉我换茶叶!】多闻碎片终于说话了。
  
  不再是断断续续的口气装残疾、装破碎。
  
  口气、情绪竟如活人一般无二!
  
  终于被宁凡气到说话了!
  
  “终于舍得开口了么?既如此,我们便坐下来,好好聊一聊…”宁凡才刚刚提出‘坐下来聊一聊’的建议。
  
  下一刻,异变陡生。
  
  一缕缕紫色星光陡然从众碎片中冒出,汇聚在一起,化作一个似虚似幻的苍老白猿,落在船上。
  
  那白猿,赫然便是多闻无双妖化后的模样!
  
  更神奇的,这老猿脑袋每边都长了三耳。
  
  居然是传说中六耳猕猴的妖相!
  
  “居然能变化为上古异种的妖相…”宁凡微微一诧。
  
  “错!这等容貌不是变化出来的,而是老夫本来应有的样子!”白猿一面气呼呼纠正,一面大大咧咧坐在同桌另一边。
  
  “本来应有的样子?”宁凡有些在意白猿抠的字眼。
  
  白猿却不做进一步的解释,只冷哼道。
  
  “哼!你逼老夫现身,无非是想知道老夫不愿认主于你的缘由。既如此,老夫索性直接告诉你好了。吾有旧主,不认新主。你是紫斗仙修也好,是紫薇屁修也罢,干我屁事!你是人是鬼,老夫都不会认你为主!”
  
  “你这态度最好改改,若不客气些,我不介意真的把你卖掉…”宁凡摇摇头,毫无征兆地,忽然眼神一凛。
  
  庞大威压顿时宣泄而出,如古之神灵,又如古之魔尊。
  
  同船的石敢当已经被这股滔天威压吓傻了——这还是宁凡刻意控制,让所有威压冲击避开了石敢当——就这,石敢当还是吓傻了。
  
  然而身处威压中心的白猿,竟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嘲讽般看着宁凡,任由宁凡威压冲击穿透虚幻的身体,竟是半点波及不到他的身体。
  
  “你的身上果然有古怪,难怪就连认主之术都奈何不了你…”宁凡威压一说,面色恢复如常,刚刚的威压,仅仅是想试探一二。
  
  “你无需试探,更无须旁敲侧击老夫的本领。老夫这身本领,你学不会!”白猿傲然道。
  
  …
  
  画面稍稍切换到石敢当视角。
  
  只见:宁凡时而和空气说笑;时而面色转冷,对空气疾言厉色;时而语带威胁,声称要将空无一物的铜桌卖了换茶;更最终,突然动怒,释放出无上威压,只惊得石敢当站立不稳,险些跌倒。
  
  “这是何等威压!竟比我平生所见的所有人都要可怕!”
  
  “这是什么爆脾气!对着空气都能爆发如此怒气!”
  
  “前辈的行为,我果然还是理解不了…”
  
  “虽说看不懂,总觉得好厉害!”
  
  …
  
  画面切回。
  
  “果然,道友修有某种神通,可令自身不惧外物,所以我的手段才会屡屡对道友失效。只是我为何觉得,道友所用的手段,与列御寇带给我的无敌感觉很像呢?”宁凡似笑非笑,问道。
  
  从容切换的表情,就仿佛前一刻爆发威压的不是他一般。
  
  “哦?你还见过列御寇?”白猿巧妙转移了话题。
  
  内心实则有些惊讶,“这小子好敏锐的眼力,竟看出我使的是持国无敌神通!”
  
  宁凡不接话茬。
  
  接着问道,“说吧,你让我来此的目的。”
  
  这是打算强占话语的主动权了。
  
  白猿目光一眯,看出了宁凡心思,于是便打算继续搅开话题,反抢话题主动权,打击一下宁凡的气焰。
  
  可随即就听宁凡说,“你若不答,我立刻心神脱离此地,再不坐船去什么道果大会了。”
  
  “啊这…”白猿顿时张口结舌,心中一瞬间想出的三百六十种怼人话语,竟是半句也说不出口了。
  
  “那就这样吧,告辞。”见白猿仍是不搭,宁凡起身便走,身形一霎化作无数光点,仿佛下一刻就要心神归体了。
  
  “哎呀,道友留步,有话好说啊!是老夫不对,呃不不不,是小猴儿的不是,这便给大仙赔礼了,大仙留步啊!”
  
  宁凡周身光点一凝,微微一笑,再度坐下。
  
  心道,果然抓到了这老妖的把柄。
  
  “这一回,道友确定会和宁某好好说话么?”宁凡笑道。
  
  “确定,确定,只求大仙乘坐此船,陪小猴儿去个地方,之后大仙要走要留,悉听尊便。”白猿赔笑道。
  
  刚赔笑完,忽有了福至心灵的错觉。
  
  总觉得以前也曾对眼前这人无奈赔笑过…究竟是在哪里呢…
  
  果然是错觉么。
  
  等等,这种感觉…
  
  记忆中某个看不清脸的无上存在:【世人称我鸿钧,但这并非我真名。也罢,今日且以鸿钧之名,为诸位开坛讲道好了。只是法不传六耳…】
  
  身为六耳猕猴的某白猿:【前辈开恩啊!留我在此听道吧!莫赶我走啊前辈。】
  
  某无上存在:【...我说的法不传六耳,只是比喻,不是在说你。说起来,白猿道友,你我之间,仍有一段因果未结,你真的不记得了么…】
  
  某白猿:【完了完了,我居然欠鸿钧祖师因果,我完了!难道今日就是我毙命之时…】
  
  某无上存在叹息:【看来你真的不记得了…】
  
  想起来了!
  
  “我果然经历过类似的情况!可,究竟是在哪里发生的呢…记忆混沌不清,果然是因为法宝之躯破碎的缘故么,哎,不能深想,越想越头疼…”
  
  白猿摇摇头,将脑海中的胡思乱想尽数收敛,再看宁凡之时,只觉自己可笑。
  
  “话说我刚刚,是不是差点将这小子当成我记忆中的某个无上存在了…”
  
  “这小子屁大点修为,怎可能是那等无上存在?想不到法宝之躯破碎后,我居然连智力都降低了…”
  
  白猿心中腹诽不已,面上却仍是赔着笑脸。这就是有痛脚被宁凡拿捏的下场,他算是认命了。
  
  白猿:“上仙料事如神,小猴儿佩服,佩服!如上仙所料,小猴儿指点上仙来此,确实是有一些私人原因,想在神识消散前达成…”
  
  宁凡:“神识消散?所以你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被我修复?你早就做好了神识消散、法宝化作废铁的觉悟?”
  
  白猿:“啊这…误会啊上仙!冤枉啊上仙!容我狡辩,啊不,辩解一二…”
  
  宁凡:“无须辩解,道友愿不愿被我修复,是你的自由。可若你不愿,大可以一开始便明言。缘何凭自身意志捣乱,连累我修复失败近百次,平白损耗仙料无数?这却是你的不是了。”
  
  白猿:“冤枉啊!上仙失败近百次,之前四十二次,乃是你自身手法不熟!之后三十三次,上仙手法日益纯熟,可仍未摸到紫薇斗数的门槛,故而难以串联各碎片间的因果次序,仍旧屡屡失败…最后十九次,上仙渐渐悟出个中奥妙,小猴儿百般无奈之下,故才开始捣乱…”
  
  宁凡:“所以你还是捣乱了。”
  
  白猿:“只有区区十九次而已,上仙宽宏大量,想来不会与小猴儿计较…”
  
  宁凡:“道友此言差矣。家师曾言,该计较的东西,每一文都要计较。若道友一开始便直言,不愿被宁某修复,宁某定会直接放弃,如此,一次都不会失败了。归根究底,所有失败的责任皆在于你。”
  
  白猿:“冤枉啊上仙…”
  
  宁凡:“道友只说,你欠我的一百次修复材料钱,打算如何偿还?”
  
  白猿:“哪有一百次!就算上仙说的都对,责任皆在我,一共也只有九十四次而已…”
  
  宁凡:“道友有所不知,这是家师传下的计算方法,当遇到难以算出的算学问题时,皆可用估算代替。”
  
  白猿:“上仙说笑了,如此简单的三个数字,哪里难以算清,又何须估算…”
  
  宁凡:“道友若嫌我估得不对,我可以再估一次…,再加19…难道等于两百?”
  
  白猿:“懂了,懂了,上仙不必再估算了,一百次就一百次。小猴儿定会补偿上仙!如此,上仙可满意?”
  
  宁凡:“如何补偿?”
  
  白猿:“只要上仙听我指引,我能让上仙在此地获得大幅度的修为提升。就像你之前吞噬沧海君等人那样,凭空提升修为!”
  
  宁凡:“那么,道友能让我精进多少修为呢?”
  
  白猿:“至少五百劫!不,至少一千劫法力!”
  
  宁凡摇摇头,不答。
  
  白猿只道宁凡对一千劫法力的数目不满意,于是犹豫着要不要加大筹码。
  
  宁凡却话锋一转:“道友先说说,为何我能在此界提升法力。此事是我个人的特例,还是以往进入此界之人,都有如此好处?”
  
  白猿:“当然是人人都有这等…”
  
  宁凡“丑话说在前面,道友若还有半句虚言,我掉头便走,绝不再留。”
  
  白猿未说完的话不由得哽在喉咙,又想起宁凡似乎有沟通万物的神异本领,加之心思深沉,若自己再说谎,极易被识破啊…
  
  于是沉默后,终是无奈道,“这一切,是道友的特例。”
  
  “既是我的特例,能让我在此地提升多少修为,你,无法保证。因为你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宁凡。
  
  “这…”白猿无可辩驳,刚刚说帮宁凡精进一千劫修为,完全是他信口胡说。
  
  他是见了宁凡凭空多出百劫修为,才猜测之后的好处加在一起,还能助宁凡提升千劫左右修为。
  
  但这一切,终究只是猜测,没有任何说服力。
  
  所以,他说能保证宁凡提升千劫修为,只是在骗人啊,他什么都无法保证才对。
  
  “你这一谎言,说在我提醒之前,我姑且不算你虚言相欺好了。但接下来的对话,我不想听到任何谎言。你且说,为何唯独我可以在此界提升修为?”宁凡有些意外。
  
  起初他真以为人人都有这等好处,可以在逢魔碑内白嫖修为。
  
  白猿干笑道:“呵呵,那是因为只有上仙敢在此界吃紫薇道法啊…旁人做不到此事,自不会有这等好处的。”
  
  宁凡:“你是说…”
  
  白猿:“不错,此界的一切事物,都是紫薇道法所化…”
  
  不待白猿说完,宁凡起身,行至铜船栏杆边,伸手掰下一大块栏杆铜块,咔兹咔兹,嚼碎咽下。在这片心神世界,有些东西,宁凡一触便会消散;有些东西,他很难跨越真虚碰到,但若用些手段,还是可以堪破真虚接触一二的。
  
  石敢当傻眼了:“他在吃船!他在吃船!”
  
  白猿也傻眼了:“上仙的牙口,真好…此船虽是幻象,但若堪破其真虚,其硬度可是堪比后天十二涅法宝的…”
  
  宁凡:“此界的一切,皆是紫薇道法所化,我吃下的这口铜块,自也算是吃下了紫薇道法,可修为却没有丝毫提升。我可以认为,你是在欺骗我么?”
  
  白猿无语:“小猴哪敢欺骗上仙!上仙你太心急了!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啊!”
  
  “其实是这样的。”
  
  “此界万物,都是紫薇道法所化,但不同的事物,其内道法构造是不同的,这一点,道友可能听懂?”
  
  宁凡:“能听懂。”
  
  白猿:“同样的材料,不同的构造,物体性质便会有极大不同。木之道则可以凝成石墨,却也可以凝聚为金刚石,从成分而言,石墨与金刚石相同,可性质却是极大不同…”
  
  白猿这是打算用宁凡懂的东西,给宁凡阐述道理。
  
  宁凡:“木之道则可以凝聚金刚石?”
  
  一面说着,宁凡一面摊开手掌,运转木之道则,顷刻间就在手中凝聚出一段木头。
  
  “你教教我,怎么变。”宁凡将木头递给白猿。
  
  石敢当惊了:“他会造木头!我从未见过道则如此精纯的木头!”
  
  白猿无语:“你这木头,变不了金刚石…杂质太多。”
  
  宁凡:“可你刚刚才说可以变。所以,你又在骗我?”
  
  白猿哭了:“我没有!我没骗!别瞎说!”
  
  宁凡:“那你给我变一个。”
  
  白猿哭得更狠了:“我不会啊上仙,真不会!我不会用木之道则!我是多闻无双,是多闻博学,天下无双,可懂归懂,会不会用是另一回事啊!我要事事都会,样样精通,会只是一个法宝?我干嘛不去当仙皇!”
  
  宁凡:“你说你懂,却又说不会用,我无法判断你此言真假。”
  
  白猿先是一愣,而后叹了口气,懂了。
  
  神念一凝,凝出一个虚幻玉简,递给了宁凡。
  
  白猿满面无奈:“这是提纯后的木之道则凝聚金刚石的方法,你精通木之道则,是真是假,一看便知…我只能说,木之道则真的可以凝为金刚石,可其中条件极为严苛,首要关键便是木之道则的剥离、提纯…下一回你想要什么东西,只说便是,可别再说我骗你了…”
  
  “我说要其他东西,你会给我?”宁凡眼神一亮。
  
  “当然会,正好可以补偿你一百次的修复材料。”白猿点头。
  
  “原来如此…”宁凡点点头,却没有在补偿一事上多言。
  
  神念透入玉简看了看,发现里面写的东西很深奥,很复杂,只其中剥离木之成分、提纯道则一事,便远非如今的他可以做到。
  
  不过么。
  
  里面的东西难归难,倒不是什么假货。
  
  个中真假,宁凡身为一个木之神灵,还是能够判断的。
  
  “上仙你看,这木化石的方法如此精妙,应该可以抵十次炼器材料吧?”白猿赔笑道。
  
  “此玉简并非是因补偿而生,乃是因为我随口提问而生,故而不能算作补偿。”宁凡一本正经解释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