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执魔 > 第1269章 白猿思旧主

第1269章 白猿思旧主

不想错过《零点看书》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可…算了。”白猿服了。
  
  白猿很上道:“接着说此界构成。”
  
  宁凡满意地点点头。
  
  果然,要降服泼皮无赖之辈,就要比之更泼皮,更无赖。
  
  白猿:“此界事物皆是由紫薇道法构成,细微处却有天差地别,就好比造人一事,人之成分大抵相同,但人与人却有不同,呃…”
  
  白猿不敢往下说了。
  
  他怕了!
  
  他怕宁凡让他当场造个人!
  
  他能造个鬼啊!
  
  宁凡:“你刚刚是说,造人?”
  
  白猿哭了:“这事,我真的不会…不骗人。”
  
  宁凡感知何等敏锐,只从白猿表情、心跳就能感知出其言语真假。
  
  既知对方没骗人,便不再胡搅蛮缠了。
  
  于是摆摆手,说道,“不必再给我讲课,你讲得知识,我虽感兴趣,却并非眼下头等之事。你直接告诉我,此界事物,哪些吃了可以提升修为,哪些不能。以此法提升修为,可会有什么隐患?此界是否还有其他好处?你既说此界提升修为是我的特例,旁人来此,便不会有这等好处了。那么,其他人来到这里,目的何在?逢魔碑立于星纪宫枢纽处,可见此碑不同凡响,对于过去的紫薇仙修而言,定有大用。那大用,是什么!还有…”
  
  一连串的提问,让白猿只觉头大。
  
  他并不想将逢魔碑的隐秘透露给宁凡太多。
  
  可眼下,宁凡一连串提问,几乎把逢魔碑的底裤都问光了。
  
  他若敢不答,必会被宁凡看出端倪。
  
  他若如实相告,则近乎是将逢魔碑的底细和盘托出了。
  
  如何抉择?
  
  又能如何抉择?
  
  哎。
  
  最终,白猿将逢魔碑的一切,尽数告知了宁凡。
  
  直到此刻宁凡才知道,这逢魔碑的内心世界,居然可以连接不同的时空、不同的轮回!
  
  在紫薇仙域尚存的年代,唯有紫薇仙域圣子级人物有资格进入此碑,接受紫薇仙皇立下的考验。
  
  考验的内容,会在数以百万个远古记忆的场景中,随机抽取一个,以此为题。
  
  参加考验的圣子,会扮演不同的角色,完成不同的经历,最终得到评价。
  
  若能通过考验,则根据通过的程度不同,获得不同程度的好处。
  
  即便战死于此界,也只损伤一缕心神,并不会伤及性命,安全问题倒是不用担心。
  
  好处比较唯一,圣子们能拿到的好处,都是紫薇道法的传承。
  
  只是…紫薇道法也分三六九等。
  
  传说紫薇仙皇的本体,是一朵紫薇花。
  
  紫薇花开紫微星。
  
  花开六瓣。
  
  每一片花瓣,都是一种道法。
  
  “也就是说,若能通过此界考验,我可以获得六种仙皇道法?”宁凡眼神一亮。
  
  对于此地仙皇道法,他有亿点点兴趣。
  
  “不是获得六种,是获得六种中的一种,当然也有可能,上仙考验的结果不佳,最终一种道法奖励也没有。”白猿紧张解释道。
  
  不解释不行啊!
  
  要是宁凡最终只拿到一种道法,质问一句“怎么不是六种你骗我”,他岂不是又要玩完!
  
  白猿又道:“说起来,我指引上仙来此,并不算欺骗。此地道法随便道友获得一种,对于修复多闻无双都有莫大好处,毕竟破碎的残片,是需要紫薇道法才能重新串联的。若以道友领悟的半吊子紫微斗数去修复,纵然最终修复成功,也只能修回原本法宝的一半威能,甚至更少。”
  
  宁凡:“可你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让我修复你。”
  
  白猿:“啊这…”
  
  宁凡:“我很好奇,你为何心存死志,又为何执意来此,见一人。”
  
  白猿一愣,继而苦笑,可笑着笑着,他再也无法硬撑,终是悲从心来,化作老泪横流。
  
  “我的故事,很长…”白猿闭上眼,悲伤道。
  
  “哦,那还是不要讲了。我不喜欢触碰别人的伤心事。”宁凡果断掐断了白猿的话头。
  
  话语哽在喉咙的白猿:“???”
  
  心道眼前这小子,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一开始,他是不想理宁凡。
  
  可现在理都理了,面子都掉完了,他还有什么好拿乔的?
  
  只要宁凡问,他十分乐意将自己的过往讲给宁凡!
  
  天知道这段往事他憋在肚子多少年了!就连北极宫内认识他的小妖,他也一个都没告诉过!
  
  倾诉心事,是需要合适的垃圾桶,啊不,是需要合适的树洞。
  
  你不能跟认识的人倾诉。
  
  你不能跟不懂你的人倾诉。
  
  你不能…
  
  总之宁凡挺合适。
  
  只要宁凡问,他一定说说!
  
  可宁凡…非是不问啊!
  
  他总不能舔着脸,主动讲吧?
  
  罢罢罢…
  
  我有故事,你都没有酒,不讲了,不讲了,以后你求我讲我都不讲!
  
  “说起来,此地考验会从数以百万的远古记忆中随机抽取,你怎知我会抽到何人记忆。若我所抽的不是张道,而是其他时空的某人,你如何知道我能带你去见你想见的人?”宁凡继而问道。
  
  白猿胡思乱想顿时一收。
  
  “上仙有所不知,此地远古记忆虽有数百万之多,基本都和紫薇仙皇道成以前的经历有关,都是发生在逆尘界的事情。在那段时期,无论上仙抽出哪段远古记忆,我想见的人,都在她的故乡…”
  
  话说一半,白猿又触动了心中悲伤,叹了口气,微妙地转了话题。
  
  他虽然想找垃圾桶倾诉自己的故事,但关于这一段的故事,他不想讲。
  
  “说起来,上仙乱吃此界幻象,有可能在外界引发一些麻烦。”
  
  “哦?会有什么麻烦?”宁凡一怔,并没有在前一话题过多纠缠。
  
  转而想起自己肉身乖乖在逢魔碑前盘膝打坐,想来不会引发什么麻烦。
  
  于是又不是太担心了。
  
  “只是有可能啊,并非一定发生!若外界并没有麻烦发生,上仙可不能擅自判定我说谎。之前已经告诉上仙了,此界是由紫薇道法构成,且能连接不同时空、不同轮回。我听说,界河三台星君曾奉河伯老祖之令,利用逢魔碑的连接特性,将诸多封印阵法连接在一起,用以镇压某处凶地。其中缘由,却又是说来话长…”
  
  “那先跳过这一段。”果然,宁凡对于天地隐秘不感兴趣。
  
  至少眼下不感兴趣。
  
  他只想专心闯过逢魔碑内的考验,获得六种紫薇道法,顺路带多闻老妖见他想见的人,收获一波对方的好感度,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设法胁迫),最终获得对方认可,成功修复多闻神器。
  
  别看宁凡嘴上说对多闻无双不感兴趣,法宝皆是外物,多一件少一件没关系。
  
  可那也得看是什么级别的法宝。
  
  紫薇四神器合一,堪比开天之器。开天之器有多厉害?曾经宁凡只拥有第六碎片,就已经可以凭借此宝战胜阴墨老祖了——虽说借了眼珠怪的力量——但无法否认开天之器的强大。
  
  和灭神盾碎片不同。
  
  宁凡得到的,是灭神盾的六分之一,是碎片;眼前这个多闻无双若是修复,则是完整,是四分之一,且听其口气,还是四器之首!
  
  且不说这多闻无双见多识广(老奸巨猾),随手一掏就是木化石的玄妙法门;只说此宝居然还会列御寇那等近乎无敌的神通,就已经让宁凡眼馋了。
  
  那列御寇似乎是仗着紫薇四器中的一件,才具备了近乎无敌的力量。
  
  可多闻无双倒好,其他神器的本领,直接到了他的手里!或许神器诞生的一开始,多闻无双只具备一种神器神通,但此时的多闻无双,至少已经具备了两种紫薇神器的力量!
  
  四种中的两种,加一加可就是二分之一了!
  
  换言之,这多闻无双至少能抵半件开天之器!
  
  之所以说是至少,是因为宁凡觉得这多闻老妖极擅藏拙。不逼一逼,迫一迫,这厮绝不肯暴露底牌的。
  
  若非之前修复神器时,强行用了万物认主,宁凡绝对看不破,这堆多闻碎片有本领抵御远古神灵的神术!
  
  若非宁凡一再逼迫,这厮甚至不打算和宁凡多说话。
  
  若非宁凡话语诱导,这厮也绝对不舍得掏出木化石的秘术。
  
  这老妖,很喜欢藏拙。
  
  听说多闻老妖当初为了击退封魔巅群魔,不惜舍弃生命,引爆了北极宫化雷池的本源雷海…
  
  呵呵,这厮都已经和列御寇那般近乎无敌了,纵然打不过封魔巅群魔,又怎会被逼迫到舍弃生命——就算引爆本源雷海,这厮按理也是无敌状态、炸不死的才对。
  
  再根据这厮不愿被人修复、一心求死来看,这厮当初自爆粉碎,说不得压根就是自己活腻了、想自杀。
  
  问题在于,这厮早不自杀晚不自杀,为何非等封魔巅群魔入侵时自杀…
  
  难道这样死去比较帅?
  
  不,应该不是这等荒谬理由,或许此妖有更深层次的考量也未可知…
  
  “以此妖才学,说不准,其他三神器的本领,他全都会。”
  
  “若当真如此,我只需收服多闻无双,便相当于直接集齐了紫薇四神器,堪比开天…”
  
  “所以。”
  
  “要怎样说服一个一心求死的法宝,乖乖被我修复呢?”
  
  “此妖不畏死,如此之人,身上本就弱点极少;他当初自爆化雷池,不可能只击退封魔巅群魔,定也炸死了诸多北极宫小妖。他本有其他手段击退来人,亦有其他方法自尽,却选择了引爆化雷池这一波及极广的方法,可见他对其他小妖的生死其实并不在乎——北极宫小妖都说多闻老妖舍己为人,但这传闻,基本和‘赵简是十世善人’的传闻一样,经不起推敲。”
  
  “传言不可信。若我以北极宫小妖性命胁迫,此妖定不会就范。”
  
  “目前为止,他的弱点,我只知道一个。其软肋,就在青铜古船的终点——北极山道果大会。”
  
  “若是到了那里,我或许能想到办法,收服此妖…”
  
  宁凡心思飞转,只瞬息间,便在心中想出了不下十种胁迫多闻就范的可能手段。
  
  白猿对上宁凡似笑非笑的眼神,即便没有任何证据,也隐隐感觉宁凡在想什么不好之事。
  
  “这逢魔碑对于北界河万族而言意义重大,上仙在此吞噬紫薇道法,极可能会引发某些变故。上仙莫问!是否会出现变故,会出现什么变故,我亦不知。毕竟此事没有先例,亘古至今,就没有哪个紫薇圣子敢在此地吞噬道法的…”
  
  “明白了。我会分心留意外界,若引发了什么变故,我会立刻心神脱离此界,避免引发更深层次的灾祸。”宁凡承诺道。
  
  “不不不,上仙误会了!小猴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其实是想说…无论外界发生何等变故,上仙都不要在意,无须为了些许小事脱离心神、离开此界。须知紫薇圣子的考验,一人一生只有一次。从上仙捡到仙帝书信起,这一次考验已然开始,一旦脱离,可就拿不到紫薇道法奖励了…”
  
  “也再无法重开考验,见到你想见的人了,可是?”宁凡直接点破白猿用心。
  
  “是极!是极!结束考验于上仙、于我都没好处,所以该怎么做…嘿嘿,上仙你懂得。”白猿赔笑道。
  
  “明白了…我会酌情考虑你的建议,轻易不脱离心神、从此界离去。但若你骗我…”
  
  “不会不会!这一点,上仙可以放一万个心!此事我可以发心魔大誓…”白猿信誓旦旦,心中则暗道,我只是一介破碎法宝,连个心都没有,连死都不惧,反而求之不得。我有个甚的心魔,怕个甚的心魔大誓。
  
  “那你发吧。”
  
  “啊这…我只是客套客套。也罢,我这便发个最毒的誓。”
  
  白猿不信心魔大誓。
  
  宁凡同样不信。
  
  白猿的弱点,只有一个啊,心魔大誓什么的有屁用。
  
  誓言一发,宁凡和白猿渐渐相谈甚欢了。
  
  当然在石敢当的眼里,宁凡是在和空气相谈甚欢。
  
  “看不懂…但,真的好厉害!”石敢当不时发出惊叹。
  
  …
  
  外界真的没有因为宁凡引发变故么?
  
  乱成一团的万族,已经说明了一切。
  
  就连重伤沉睡的河伯老祖,都因此刻的乱子惊醒了。
  
  在河伯老祖的命令下,三台星君暂时放下了补天大事,着手调查、阻止变故的进一步恶化。
  
  此事只能查证,无法从天机之中推演!
  
  宁凡的天机,推不出啊,一片混沌怎么推!
  
  没办法,列御寇、屈平、北海大鲲三人,只得面沉如水地赶到了变故发生的第一现场。
  
  准确的说,其实只有屈平一个人面沉如水。
  
  列御寇是个万年面瘫,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此刻界河虽有大乱发生,但这等乱局还在他掌控之中,所以,他不会有任何多余的情绪流露。
  
  至于北海大鲲么。
  
  对于界河乱局,她压根不关心,只感到不快——要知道她最近都忙着补天,饭都没怎么吃饱,今日正是她十日一餐的重要日子,好不容易才忙完手上的工作,正打算开饭…
  
  结果任务来了!
  
  怕是要直接错过十日一餐的重要饭点了!
  
  如何不气!
  
  搁谁谁气!
  
  事发第一现场,是界河万族的水鬼族。
  
  北海大鲲十分不爽!
  
  比上一回遇上宁凡更不爽!
  
  “不用查了,我已经知道真相了!除了宁凡,还有谁会藏头露尾,在界河生事!真相只有一个…凶手就是宁凡!散了散了!回家吃饭!”水鬼族内,北海大鲲根本不听水鬼族修士陈述事发的经过,开口就认定宁凡的凶手。
  
  转身就想回洞府加餐。
  
  见北海大鲲如此笃定,列御寇目光微动,挥挥手,安抚住了议论纷纷的水鬼族群修,而后平静问道,“有证据么?”
  
  没有证据以前,他不会做任何判断。
  
  他只相信事实。
  
  屈平老祖则长叹一声。
  
  根据他对北海大鲲的了解,此女素来凭直觉行事,怕是想都没想就开口指认宁凡了,多半是没有证据的。
  
  可他觉得,北海大鲲的直觉是对的。他也觉得这场界河变故,跟宁凡脱不掉关系。
  
  想毁掉镇压魇气的紫微星,至少也得是准圣修为,且还得是准圣中的强大存在。
  
  北天数来数去,就那么些个准圣,用排除法也能排出个大概。而其中,嫌疑最大的,就是宁凡了。
  
  当然,还有其他几人有嫌疑,但都被屈平一一排除掉了。
  
  首先,不会是坐镇界河战场的眼魔老祖(眼珠怪)干的。
  
  那人的身边,有界河的暗子日夜监视,并没有作案时间。且那人行事,素来张扬,若真想破坏紫微星,定会大张旗鼓攻过来,一面破坏一面嚷嚷,唯恐天下不知,不至于暗中破坏。
  
  也不会是全知老人作案。
  
  全知老人行事,比那眼魔老祖更张扬一万倍,根本不屑于藏头露尾。
  
  且若真是全知老人出手,不可能只破坏封印之地的紫微星。那人出手即是大招,随手鹤爪一击,整个水鬼族连同附近数个水族都会从眼前消失。
  
  哪还有什么第一第二案发现场的说法。
  
  同样不会是封魔巅群魔所为。
  
  在镇压魇气一事上,那些魔头和界河万族立场相同,不可能在如此关头毁去紫微星——即便那些魔头,真的很眼馋紫薇道法。
  
  一番排除后,唯有宁凡有实力,有作案动机,有作案时间。
  
  现在只差搜集证据,就可以逮捕宁凡…呵呵,逮捕个鬼!屈平老祖可不觉得如今的界河万族敢逮捕宁凡。
  
  不怕界河再被那只逆鹤掀翻一次么…
  
  所以这事查了查去,根本不可能查出结果,最终怕也只是草草了事。
  
  哎,真是多事之秋。
  
  “有证据么?”见北海大鲲迟迟不答,列御寇再度问道。
  
  若北海大鲲一直不答,按照他的性格,会间隔同样的时间,一次次反复提问。
  
  “别问了烦死了,我没有证据可以了吧。可我的直觉告诉我,凶手,就是宁凡!你若信我,立刻去抓人!他此刻应该还躲在紫薇北极宫!快去快去,别妨碍我回家吃饭!”言罢北海大鲲嗖的一声,化作血光飞回了洞府。
  
  根本不给列御寇挽留的机会。
  
  “直觉,不可信。”望着北海大鲲消散的遁光,列御寇摇摇头。
  
  否决了北海大鲲的判断。
  
  也并不在乎北海大鲲是否提前开溜。
  
  此事有他和屈平处理,足矣。
  
  而后,他命人将水鬼族的目击者尽数传至跟前。
  
  询问道。
  
  “尔等可曾看到,是何人破坏了此地紫微星?”
  
  “回大人的话,我等,看到了!此地封印的紫微星,是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幻影击碎的!”
  
  “幻影?什么样的幻影?”列御寇接着问道。
  
  “我族封印之地周围,布有录影禁制,此地发生的一切,都以录在玉简当中,请大人过目!”
  
  水鬼族群修呈上了录影玉简。
  
  列御寇神念一扫,良久,神念收回,面色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屈平见状,顿时大惊,哪里不知是有什么事,超出了列御寇的掌控,故而才有这等表情。
  
  “凶手究竟是谁!难道不是宁老弟?”屈平问道。
  
  说不清此刻的心情是松了口气还是愈发紧张了。
  
  凶手若是宁凡,列御寇不可能觉得超出掌控。
  
  猜到宁凡不是凶手,屈平松了一口气,从内心而言,他不想过多的和宁凡敌对,他很珍惜和宁凡之间简短的论道友谊。
  
  可若宁凡不是凶手,凶手…还能是谁!
  
  “这玉简,你一看便是…”
  
  列御寇递过玉简。
  
  屈平神念一扫,良久,神色剧变。
  
  玉简中,录下了如此画面。
  
  案发时,水鬼族封印之地,凭空出现了一道幻影。
  
  那幻影,赫然是由紫薇道法凝聚而成!
  
  那幻影,看不穿具体修为。然而一举一动间,都有无上级别的紫薇道法环绕,高深莫测!
  
  究竟是何人,竟偷学了紫薇道法,且将紫薇道法修到了如此境界!
  
  此人气息毫不掩饰,同样被截留下一次,封在了录影玉简之中。
  
  那气息,和宁凡对不上。
  
  甚至…和任何一个幻梦界阴界之民都对不上!
  
  那人的身上,有真界修士独有的阳世气息!
  
  水鬼族的封印之地,是由三台星君联手布置,但在那幻影的手中,竟无法支撑太久,没几下就被攻破封印。
  
  而后…封印之地的十余颗紫微星,被那幻影一颗一颗,直接生吞!
  
  不是毁去,而是吞噬!
  
  紫微星内,道法无穷,何人竟敢生吞此星!
  
  好大的本事!
  
  只是有一事古怪。
  
  那道幻影一面毁灭封印、吞噬紫微星,一面说着无人能懂的话语。
  
  【区区恶鬼,也敢阻我行事!】
  
  【既知我是混鲲门徒张道,便该知晓我有何等本领!】
  
  【退下!否则我逆海剑一出,你必死无疑!】
  
  【既如此,我不会手下留情了。】
  
  【吾有一剑,可覆海,斩千山!受死!】
  
  “凶手竟是混鲲门徒…张道!”
  
  “等等,张道…是谁?”
  
  屈平一阵茫然。
  
  他望向列御寇,试图从后者的脸上看到什么情绪。
  
  结果,只从列御寇眼中看到茫然。
  
  列御寇似乎也不认识什么混鲲门徒张道。
  
  该死!可恨!
  
  这张道,究竟是谁!
  
  他又为何要对北界河出手,毁去镇压魇气的封印!
  
  “根据河伯大人的全力推算,凶手就在北天…具体方位,查不出。”列御寇似在陈述一个事实。
  
  “还有其他办法查出此人踪迹么?”屈平沉声道。
  
  不待列御寇回答,便有急报传来。
  
  “大事不好了!沧浪族的封印之地,遭到了不明幻影的攻击!封印之地的紫微星,岌岌可危!请求三台星君速速支援!”
  
  闻言,屈平老祖登时目光一冷。
  
  列御寇的眼中,则有了一丝意外。
  
  “这张道,居然还敢公然现身,当真目中无人!”屈平冷声道。
  
  “去沧浪族。”列御寇淡淡开口。
  
  只一步踏出,已从水鬼族中消失无影。
  
  屈平老祖同样身形一晃,跟了上去,显然是打算和列御寇联手拿下这张道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