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稳住别浪 > 《天启之门》第864章 大结局.

《天启之门》第864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半个小时之后,在领域之外,一直像巨浪一样沸腾翻滚着的代码流一瞬间停歇了下来。
  所有的代码都已经静止,像是凝固了一样,只将这一片小小的领域包裹在了当中。
  “辰……成功了。”
  杜维轻轻道。
  代码流的静止,意味着刷新指令已经停止。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和上层世界之间,已经被彻底地割裂了开来。
  而现在,最后要做的,只剩下了一件事。
  “那么……最后的一步了!还是和上一次一样,一剑劈下去,对吧。”
  陈小练取出了石中剑,站到了奇点之前。
  这一剑劈下去,一切就彻底结束了!
  乔乔,罗迪,秀秀……全部都会回来。
  再也没有什么副本!
  再也没有什么开发组!
  一切,都将会回到原初!
  除了——没有自己。
  陈小练高高举起了石中剑。
  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劈下,一只坚实有力的手却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陈小练扭过头,看到杜维冲自己摇了摇头:“逆向刷新相当于读档。上一次,开发组中途终止了逆向刷新,你才捡回了一条命。但这一次不会再这么幸运了,你一定会死,而且是和被刷新掉一样的彻底消失。”
  “废话,上次你就跟我说过了。”陈小练撇撇嘴:“但我不干,难道能指望你们当中的谁来干?。反正……上一次我就早该死了,只不过是因为开发组的逆向刷新才捡回了一条命而已。能多活上这么长时间,已经不亏了。”
  “还是交给我吧。”杜维摇了摇头,淡淡笑道:“既然你已经做过一次了,那这一次总该轮到别人了。”
  “杜维?”橙橙愣住了,冲着杜维叫了一声:“你想干什么?”
  “既然辰能够为了这个世界,把自己钉在十字架上,那为什么我不行呢?”杜维露出一个洒脱的笑容:“十字架上有两个位置,另外的一个,总得有人要填的。”
  他的口气很轻描淡写,就像是在说着一件与己无关的事一样。
  “可是我们……”橙橙眉毛竖了起来。
  陈小练已经告诉了他们关于奥斯吉利亚的事情。
  在那个荒芜一片的世界里,还有一个父亲在等待着他们。
  “你代表我去见他不就行了。”杜维一脸无所谓地笑笑:“反正他生了两个,少了一个也未见得就会心疼。”
  “你在说什么混账话!”橙橙狠狠瞪着杜维。
  “我来。”
  一个冷得像石头一样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陈小练扭过头,目光落在声音的主人身上时,眼睛立刻瞪得滚圆。
  说话的,是白起!
  竟然是白起!
  白起……要做那个牺牲者?
  不光是陈小练,其他所有人的脸上也都写满了震惊。
  “喂,白起,你认真的?”加布里伸出手,指着白起的鼻子:“我知道你是个疯子,但……你以前虽然疯,却不是这么种疯法吧!”
  杜维苦笑了一下,摸了摸鼻子:“白起,你该不会是因为以前杀了太多人,打算用这种方式来赎罪吧?”
  白起的脸上却依旧没有丝毫动容,冷冷道:“我白起杀人,谁敢判我的罪?”
  “那你到底是为什么……”杜维真的想破了头,都想不到白起会主动请缨。
  这可是白起!那个杀起人来像疯子一样的白起!像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的白起!
  “我的朋友最少,只有你们几个。”白起依旧面无表情:“我来,最划算。”
  “这……就是你的理由?”加布里一脸呆滞地盯着白起:“这里可以用划算这个词?”
  白起不再理会加布里,径直走向了奇点,抽出了自己的那柄长剑:“让开。”
  陈小练和杜维默默地对视了一眼,向两侧让开了一条道路。
  他们都很清楚,跟白起这种家伙,是没什么道理可以讲的。他一旦认定的事情,谁都不可能拉得回来。
  白起站到了奇点之前,回过头,目光再次在每个人脸上都停留了片刻,突然缓缓绽放出了一个微笑来。
  “以前,是我错了。”
  “你这家伙,居然会认——”
  加布里夸张地叫了起来,但还没说完,白起的剑已经落了下去。
  陈小练最后看到的画面,是无数从奇点之中放射而出的光粒。
  下一刻。他便陷入了黑暗当中。
  ……
  “醒醒,先生,醒醒。”
  一个温柔的女声,在陈小练耳边响起。
  从模糊的意识中渐渐清醒过来,陈小练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张温婉可人的面庞。
  隆本……静香?
  陈小练花了三秒钟,才从记忆中搜寻出这个名字来。
  而潮水般的记忆,也紧随其后飞速地涌向脑海。
  飞机失事……坠落荒岛……遇见秀秀和隆本静香……收服四眼战猫……开启个人系统……
  “先生,我们,已经,降落……”
  隆本静香的中文依旧并不好,只能蹦出简单的词汇,脸上挂着美好的灿烂笑容,伸出手向着陈小练比划着。
  陈小练一个激灵,坐起了身。
  头等舱的其他旅客已经在收拾行李,准备下机了。隆本静香是看见他还在睡觉,才会贴心地来叫醒。
  陈小练的心脏砰砰地跳了起来,扭过头向着身侧望去。
  秀秀提着她的小拉杆箱,已经站在了过道上!
  自己……又回去了?
  回到了那架失事的飞机上!
  陈小练飞快地检查了一下。
  没有了个人系统!
  没有了所有的力量!
  什么都没有了,自己重新变回了一个彻底的普通人!
  舱门已经打开。空姐们已经带着职业化的微笑,列队在了门口,目送着旅客下机。
  陈小练猛地站起身,连行李都顾不上拿,紧跟在了秀秀的身后走下了飞机。
  一路上强忍着内心的激动,跟着秀秀,走到机场大厅,终于,陈小练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黑长直的头发,带着口罩,只露出漂亮的眼睛,一双腿又长又直。
  乔乔!
  是乔乔!
  果然,一切都回来了!
  只是,现在的乔乔和秀秀,都还是完全不认识自己的状态。
  陈小练还在心中纠结,到底是现在上去搭话,还是等到回去之后,再通过罗迪联系乔乔的时候,却看见秀秀突然撒开腿,向着乔乔快步跑了过去,一头扎进了乔乔的怀里。
  她像是小声对乔乔说了些什么,然后乔乔露在口罩外面的那双眼睛就突然变了眼神,迈开两条大长腿,向着陈小练就走了过来。
  然后——
  高跟鞋重重地踢在了陈小练的小腿迎面骨上。
  “变态!敢再让我看见你跟着我妹妹!就把你给切了!”
  陈小练捂着小腿,一脸痛苦地蹲在了地上,看着乔乔气势汹汹地对自己比了一个中指,扭头大步带着秀秀上了路虎。
  所以……今后又要重新开始,再追求一次了么?
  ……
  三天后。
  “所以,最后是那个叫辰的,还有叫白起的,两个人一起牺牲了自己,才拯救了这个世界?包括我和秀秀在内?”
  “完全没错!”
  “我是你的女朋友,而且跟你一起出生入死过好多次?还有罗迪,秀秀,我们都是一个团队的成员?”
  “非常正确!”
  “但是系统,开发组,玩家,觉醒者,副本,GM……这些所有所有的东西,你一点证据都没有,因为一切都在那次逆向刷新中恢复了原状?”
  “总结准确!”
  “那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你是个写网文的,说不定这都是你编出来的。”
  “我想想……你身上有个胎记,长在……”
  “变态!你偷窥我?!”
  “喂!别打了!是真的!”
  “少废话!今天不打死你,我就不叫乔乔!”
  ……
  一周后,
  “喂,给你个机会,陪我看电影去。”
  “今天?可是我更新还没码完。”
  “断更一天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断更的话,会被读者骂的……”
  “别忘了你当着罗迪的面发了毒誓,要把我追到手,不然这辈子再也不碰别的女人和右手啊。”
  “罗迪这个混蛋!他连这个都告诉你?!可是我也对读者发了毒誓,这个月要是再断更,就断小JJ……”
  “那你选哪个?”
  “断……就断吧!”
  ……
  一个月后。
  “乔乔……”
  “干嘛?”
  “你到底信没信过我对你说的一切?”
  “怎么又问这个问题了?很重要吗?”
  “现在来看,好像……也的确没那么重要了。”
  “好了,赶紧睡吧。晚安。”
  “晚安。”
  (全书完)
  嗯。
  下面是一些话,你们可以选择看,也可以选择不看。
  不虚伪,开诚布公的说一些真实的话吧。
  关于这几年我的写作状态。
  其实,我一直给自己找了许多许多的理由。
  比如第一次婚姻的失败啊。
  比如写天骄时候的审查打断了我的节奏啊。
  比如我忙着做影视化项目啊。
  等等等等。
  其实这两三年来,我只做一件事情。
  我想弄明白我自己到底怎么了。
  其实答案很简单。
  我,好像,嗯,不能说是好像。
  我失去了表达欲。
  失去了,身为一个内容创作者,身为一个作家的,表达欲。
  通俗的来说,我失去了创作热情。
  我是一个必须要让自己沉浸入自己的故事,才能写好故事的那种类型的作者。
  知乎上曾经有一个我的读者,对我的评价,有一句话,其实说到了我的核心问题。
  我不论是写故事,还是写人物。
  首先我要先能感动我自己,然后我才能写出感动别人的东西。
  如果用演员来做一个类比的话。
  我大概算是:体验派。
  当年写《邪气凛然》的时候,写到小五哥说出那一番话:这一刀刀砍去了我的心软,砍去了我的良心……
  我真的让自己热泪盈眶。
  当年写《恶魔法则》的时候,写到【夏日当空,心如深渊】,我真的让自己自闭的一口气抽了好几多烟。
  当年写《猎国》的时候,写到地精日记那一段,我真的大半夜坐在书房里,让自己觉得前所未有的敬畏……对命运,对信仰的敬畏。
  当年写《天王》……嗯,算了,天王就不说了,那是一个我不想再提及的话题。
  可是,那种热情,我后来失去了。
  真的失去了。
  我的写作技巧还在。
  甚至不夸张的说,我的写作技巧比从前更好了。
  我几乎是行尸走肉一样的断断续续的继续写着故事。
  但是我可以通过技巧,来支撑这些工作。
  文字的技巧,现在在我手里,可以说是信手拈来,随心所欲。
  但我只是机械的,用技巧在支撑:嗯,这一段,我这么写,让读者可以笑。嗯,这一段这么写,是一个转折,会让读者惊讶。
  我依然可以挑动读者阅读时候的情绪,让故事看上去或者流畅,或者曲折。
  但是我自己毫无感动。
  我坐在电脑前,抽着烟,打着字。
  写着,让我自己其实并没有真正深入沉浸进去的故事。
  这几年,我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写作机器。
  一个机械的,机器人。
  我是一个木得感情的码字工——嗯,此处应有吐槽。
  我是一个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此处省略一百个特别),特别任性的人。
  所以,当我失去热情,失去表达欲后,纯粹靠自己技巧,机械的利用自己的技巧,在支撑自己的写作的时候……
  我就越来越排斥,越来越抗拒这件事情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