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稳住别浪 > 第二章 在线等,挺急的

第二章 在线等,挺急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章在线等,挺急的。
  陈诺在看孙可可……同学。
  嗯,孙可可,也就是那个“跳楼”的校花。
  一张原本算是很清秀的脸蛋,却偏偏生了一双桃花眼,这就有些风情万种的味道了。
  这个年代,这个年纪的少女都一般都不怎么化妆,但原生态这个相貌,确实配得上校花的称呼。
  如果再加上那个C……铁铁的加分项呀!
  别误会,此刻两人并不是在教室外的事发现场。
  而是整整齐齐的站在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里。
  跳楼事件已经变成了八中今天最大的新闻。
  幸好,陈诺的教室在一楼,而校花当时是从二楼掉下来的。如果楼层高一点的话,别说是C了,就算是DEFG的缓冲,也于事无补。
  而陈诺很可能就会成为史上第一个刚重生就被洗面奶砸死的重生者。
  此刻陈诺最好奇的是,这个小妞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盯着我看?
  少女特有的那种羞涩,还带着一丝娇羞……
  嗯?有点东西?
  门外的一声咳嗽,让陈诺及时收回了目光。
  ·
  这个世界上,似乎每个学校的教导主任都是一样的脸孔:严肃,古板。
  孙主任也是这样。
  此外还有被烟草熏黄的手指,以及……拿腔拿调的说话方式。
  “……我只是刚好站在那里,然后她从楼上掉下来,跌在了我的身上。“陈诺想了想,努力做出了一个天真的笑脸:”所以,应该说,算是我救了她吧?“
  孙主任表情严肃:“学校医务室已经检查过了?没什么大问题吧?”
  “没有。”
  孙主任松了口气,目光越过了陈诺,盯着孙可可:“你跳楼??你怎么会跳楼??”
  被两个男人审视着的孙校花,终于开口了。
  “我二楼扶着栏杆看……嗯,看风景,然后不小心掉下来了。”孙校花有些紧张:“爸……我不是跳楼!”
  爸?
  陈诺诧异的看了看校花的桃花眼,和如鲜花般的容颜,又看了看孙主任方正如大饼的沧桑脸……
  领养的吧!太没天理了!!
  “陈诺同学,不管如何,非常感谢你。“孙主任郑重的看着陈诺:”你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已经和你的班主任请假了,你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要不要我联系一下你的家长?”
  陈诺连连摆手,脸上如同一个少年般天真无邪:“老师,我真的没事,可能也是摔巧了,一点伤都没有。”
  又说了几句口水话后,陈诺几乎就要当场做几个俯卧撑来证明自己身体无恙了,终于才被孙主任放过。
  然后就是告辞。
  “我已经帮你请假了,你下午可以回去休息……不过,真的不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嘛?“孙主任似乎还有些过意不去。
  陈诺忽然收回了准备推门出去的手。
  转过身来,他的脸上似乎带着少年人特有的那种羞涩和忐忑,真诚的一塌糊涂。
  “那个……孙主任,倒真有个小忙,不知道您方便不方便……“
  “你尽管说!“
  陈诺的表情似乎是少年人特有的那种羞涩和不好意思:“可以借我五十块钱么?我这会儿有点头晕,骑不了自行车。“
  孙主任掏出钱包,拿出了一张百元钞票!
  想了想,又摸出了两张。
  “拿着!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
  ·
  打车是不会打车的,这辈子都不会打车的。
  好吧,陈诺站在校门外,看着路边停满的自行车,又看了看自己从口袋里摸出看的车钥匙,叹了口气。
  很简单:他不知道自己的自行车是哪一辆。
  兜里揣着从教导主任那里得来的四百块钱,陈诺走向了不远处的公交车站。
  嗯,他从自己的书包里翻出了一张学生公交月票。
  ·
  现在要说明一下陈诺目前的情况了。
  死后莫名其妙的回到了二十年前,这种事情,倒也不算陌生。
  反正各种影视作品小说故事里,这样的例子排列起来可以绕地球一圈。
  可问题是,他上辈子虽然也叫陈诺。
  但并不是现在这个陈诺呀!
  此陈诺,非彼陈诺。
  对他而言,这是一个陌生的学校,陌生的同学,陌生的老师。
  以及,陌生的家庭!
  找到自己的家,并不难。
  陈诺从自己的书包里找到了一张填写好的入团申请表。
  里面有自己地址。
  找到了这个陌生的家后,陈诺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总算是摸清了自己现在所处的情况。
  金陵JN区第八中学高二(六)班的一个普通的高中生。
  顺便说一下,这个江宁第八高中并不是什么重点好学校,准确的来说,这个第八中学,一年前才改制从职业高中转为普通高中。
  至于学风校风和升学率……嗯,职高的底子,DDDD。
  而陈诺自己的身份……
  有点一言难尽。
  这么说吧,老天给他的这个小号……显然很微妙呀。
  这个时空的这个叫陈诺的少年,嗯,怎么说呢,有点悲惨的味道。
  父母早年离异,父亲据说是出去做生意然后出国开中餐馆去了,反正就是杳无音讯。
  陈诺的母亲六年前改嫁他人……倒也没有像狗血剧里那种彻底把自己儿子丢了不管。
  留下了几万块钱,然后把陈诺交给了奶奶抚养。
  也算是有良心了,之前还定期偶尔来看看儿子。
  但是很不幸的,三年前,她后嫁的老公因为外面欠了赌债,这个女人为了帮男人还债,挪用了一大笔公款,然后更不幸的事发了。
  ……如今两口子都在强制性接受严肃的再教育——就是坐牢的意思。
  可就在去年,跟着奶奶过日子的少年又遇到了命运的重重一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