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稳住别浪 > 第三十三章 仁义我磊哥

第三十三章 仁义我磊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三十三章【仁义我磊哥】
  用钥匙开了门,陈诺回到家中。
  打开了客厅的灯,换了拖鞋。又嫌着房间里不够亮,把客厅厨房和阳台的灯都打开了,这才觉得透亮了些。
  在沙发上坐着抽了根烟,陈诺才起身去厨房里,炉子上烧了水。然后就是淘米,在电饭锅上煮了饭。又在炉子上架了蒸锅,里面把前一天吃剩的菜放了进去。
  站在厨房里发了会儿呆,看着厨房的窗户外,对面楼上的万家灯火,星星点点。
  忽然心中生出了一点子孤寂的味道。
  抹过身去了客厅,把电视打开,随便挑了个台,找了个家长里短的电视剧,声音开大了。
  厨房里的蒸锅开始嗤嗤的冒着气儿,电视里的角色说着家长里短的对白,房间里灯光一片透亮。
  心里的那一点孤寂,此刻才慢慢散了去。
  就在陈诺点上第二根烟的时候,电话响了。
  接通后,那头传来孙可可抽泣的声音,陈诺心知肚明,静静的听着姑娘在哭,等姑娘哭了会儿,低声说了句:“陈诺,我爸妈又吵架了。”
  “你在哪儿?”
  “在家。”
  “嗯,等着,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先把炉火关了,看着蒸锅里的菜,找出个保温桶来装了,把煮好的米饭也装了。
  黑色皮衣什么的换掉,重新换上了校服外套。陈诺提着保温桶出门了。
  ·
  开门的时候,孙校花明显眼睛是肿的。一看见陈诺,就死死的抓着他的衣服。
  老孙和杨晓艺都不在家。
  按照孙校花的说法,两口子晚上回家后,躲在房间里吵连一家,然后杨晓艺哭着跑了,老孙发了会儿火,终究还是换了衣服出门去追。临走之前让女儿在家里别乱跑。
  “没吃饭吧?”
  陈诺进了厨房,拿出碗碟把自己带来的保温桶打开,饭菜分别盛了出来。
  想了想,又用炉子烧了锅水,开了后打了个鸡蛋花进去,滴了几滴油花,洒了一点子盐——这就算是个蛋花汤了。
  端到了桌上,硬拉着魂不守舍的孙可可过来坐下,往她手里塞了双筷子。
  “吃!”
  孙校花看着陈诺,犹豫了一下:“我爸,是欠了很多钱么?”
  陈诺摇头:“大人的事儿,你别多问,你爸爸能处理好的。”
  孙校花低头拿着筷子吃了几口,开始默默的吧嗒吧嗒掉眼泪,终于忍不住,抬头看着陈诺,可怜兮兮的问道:“我爸妈,是要离婚了么?”
  “不会的。”陈诺摇头。
  这点他倒是挺肯定给的。
  老孙要是会离婚……那十八年前,就不会和杨晓艺结婚了。
  早就心知肚明的事儿。
  这其中,无非就是一个心字头上一把刀。
  若是姚蔚山回来后,杨晓艺又和他有什么苟且的话,那自然是过不下去了。
  可现在看来,杨晓艺错就错在中了圈套,亏空了钱。
  但和姚蔚山回来后,并没有什么苟且。
  虽然在旁人看来,这种女人真的是怎么个下场都活该……
  但陈诺记得,晚上在包间里,老孙在姚蔚山挑明了一切后,拉拉扯扯杨晓艺的时候,老孙还拍案而起,把自己的妻子拉到身后去护着,还给了姚蔚山一个耳光。
  这态度,就很明显了。
  十八年前,老孙能不顾有孩子,还娶了她。
  那十八年后,就不会了这个事儿而离婚。
  卑微是卑微了些。
  但这个事儿,陈诺不想去过多评价。
  安慰了孙可可会儿,连哄带骗让女孩多少对付着吃了点东西,又拽着她坐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
  不知道什么时候,孙可可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陈诺想了想,直接走进了姑娘的闺房里。
  这个年代,女孩家的闺房和后世的颇有不同。没什么粉色系的东西,桌子上也不会摆满了化妆品护肤品。
  简简单单的花格子床单,棕色的木质衣柜。
  陈诺打开了衣柜,从里面拽了床毛毯出来,尽量让自己的眼神不乱飘,不去看衣柜格子里放的女孩儿家的贴身的小衣服。
  走回客厅,把毛毯小心翼翼的盖在了孙可可身上,捏了捏小手,确定了不凉。
  把电视机的声音调低了些,陈诺能嗅到身边女孩身上淡淡的一股子香气——许是雪花膏的味道。又能听见女孩甜甜的呼吸声。
  他忽然间想起了上辈子看《倚天屠龙记》的时候,有那么一段,张无忌睡觉时候听见小昭在身边做女工的感受。
  嗯,平静喜乐。
  就是这四个字了。
  琢磨着,琢磨着,也就有了些困意。
  眼看孙可可睡熟了,陈诺起身出门离开,轻轻把房门关上。
  下了楼,就看见了老孙两口子在路边。
  杨晓艺痛哭流涕,对着老孙低声说着些什么。
  几次杨晓艺欲跪下,老孙都死死拽住了。
  终于,两个中年男女不知道说到了什么地方,老孙长叹了口气,把自己老婆搂在了怀里。
  杨晓艺哭的更大声了。
  陈诺就远远的看着,直到老孙最后拽着自己的老婆重新回家上楼,他才用阴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
  站在原地想了想,他开始在楼下四处寻找。
  找到了一辆永久牌二八大杠自行车,辨认了一下。
  嗯,是老孙的。
  那就没错了,就是它了。
  陈诺也懒得开锁,直接把车一扛,就这么扛走了。
  ·
  第二天,陈诺照例是逃课的。
  早早起来,坐着进市的公交车,晃晃悠悠来到了堂子街。
  在罗氏生煎,美美的造了一笼生煎包,又喝了碗加了辣油的馄饨。
  眼看着路对面的一个写着“大磊车行”的铺子拉开了卷帘门,陈诺才站了起来,付钱走出了包子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