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稳住别浪 > 第四百六十章 团建2.0

第四百六十章 团建2.0

不想错过《零点看书》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四百六十章【团建2.0】
  
  按照陈诺对李青山的了解,这个老小子平时要么在遮风堂,要么就在他的那个当坐大本营的温泉馆。一般情况下,多半是后者。
  
  陈诺没有去遮风堂,而是直接跑去了温泉馆里。
  
  温泉馆这个地方陈诺自然是熟悉得很,当初他和李青山关系比较良好的时候,刚好赶上陈阎罗的精神意识空间破碎,在这里住着疗养了好久。
  
  里面的一号别墅,原本是李青山自己的自留地,给陈诺占据住了好些日子。
  
  陈诺抵达温泉馆的时候,直接走进大门,门口的安保人员还认得这位小爷——也就没过去多久啊,也就一年的时间,当初这位爷在这里就跟自己家是的,自家老板李堂主伺候这位小爷态度恭敬的就跟伺候亲爹也差不多了。
  
  眼下这位小爷跑回来了,哪里有人敢阻拦?
  
  陈诺直接跑去一号别墅,也就是整个温泉馆里,位置最好,温泉池最大,装修最奢华的那栋。
  
  然后,算是意外,也算是意料之中的——李青山居然不在。
  
  陈诺站在空空荡荡的别墅客厅里,眯着眼睛,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这是……跑路了?
  
  温泉馆里的一个管事的经理听说这位爷来了,得到消息后赶紧开着温泉馆里的游览电瓶车跑了过来,看见陈诺就点头哈腰。
  
  “李青山呢?”陈诺犯不上对这些普通的工作人员发脾气,而是笑眯眯的问道:“我来找他的,他去哪儿了?”
  
  “陈先生……”经理一边擦着汗珠子一边陪笑:“我们李董今天一早就走了,现在不在公司里。”
  
  “嗯,不在。”陈诺不慌不忙:“去哪儿了?有留话么?”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了。”经理有点为难:“老板去哪儿,也不会对我交待的。”
  
  陈诺点了点头,忽然问道:“一大早走的?几点?”
  
  “呃……”经理想了想,苦笑道:“反正挺早的,我早上八点钟上班的,那个时候董事长已经不在这里了。”
  
  陈诺笑了。
  
  八点钟的时候人都已经不在了?
  
  这是……天不亮就走了?
  
  那就是真的有问题了啊。
  
  显然,这是听说了罗大铲子出事儿了,天不亮就跑路了?
  
  经理陪笑道:“那个,您找我们董事长的话,要不,您给他打个电话呢?”
  
  “嗯,我知道了。”陈诺语气很和善的打发走了这个经理,转身而去。
  
  他走到了温泉馆的大门口,倒也没着急立刻离开,而是站在大门口,摸出了一盒烟来,静静的抽了起来。
  
  一根烟抽了小半,忽然就看见温泉馆门口的那条街头,一辆汽车飞驰儿来,嘎吱一声停在了陈诺身前后,车门推开,里面钻出来一个中年的汉子,火急火燎的就朝着陈诺跑了过来。
  
  “陈先生,陈先生!”
  
  陈诺瞧了一眼,不动声色的“嗯”了一声,继续吸了口烟。
  
  来人,是李青山手下的那个得力心腹,那个叫老七的中年人,陈诺见过很多次了。
  
  老七站在陈诺面前,今天的天气原本很好,太阳当头,却只觉得后脖子凉飕飕的。
  
  “嗯,是七先生对吧。”
  
  “当不起当不起!”老七赶紧摇头:“在您的面前,当不起一声先生,您叫我老七就好了。”
  
  陈诺悠悠叹了口气:“李青山是给我留了话了,对么?”
  
  老七吐了口气,赶紧点头:“正是!堂主知道您一定会来找他,所以……”
  
  “所以他先跑了?”陈诺摇头:“他就这么心虚么?既然害怕我,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呢。”
  
  “不不,您真的误会了。”老七赶紧正色道:“陈先生,要不……我们坐下来说?”
  
  “不费事了,他不是给我留下话了么,你直接说了就好。”陈诺摇头:“我没那个闲功夫。
  
  实话说吧,我站在这里抽一根烟的时间,是我给他最后的机会了。
  
  若是他就真的这么跑了,连句话都不给我留下,那么……这次他就真的要倒大霉了,你知道吧。”
  
  老七赶紧点头:“知道知道!知道的!”
  
  “行了,说吧。既然留话了,想必这个事情还真不是他干的——我知道他绝没这个胆子。”
  
  老七定了定神,然后微微弯腰,低声道:“陈先生,我们堂主确实心中胆战心惊,但是这个事情里面另有隐情的。
  
  他托我给您留的话是……”
  
  说着,老七深吸了口气,缓缓道:“堂主让我对您说:他知道,因为他年轻时候干的那档子事儿,您已然是瞧不上他的人品了。他也为那个事情付出了代价了,之后也没有再敢去厚着脸皮往您身上贴。”
  
  陈诺点了点头。这个是事实。当初李青山和自己关系最好的时候,已经隐隐的有一点被陈诺纳入自家小圈子的架势了,而且李青山确实也出力为自己做了不少事情。
  
  后来因为泰国的那次事情,得知李青山年轻的时候吞了自己兄弟的卖命钱,骗自己兄弟去代替自己送死……这个人的人品就让陈诺彻底瞧不上了。
  
  “嗯,这话我认——不过,他总不会就留了这个吧?应该还有吧。”
  
  “有!”老七咬了咬牙,壮着胆子缓缓道:“还有第二段,他让我对您说:之前最早的时候,因为和光头磊的那点事情,招惹上了您,他也吃过苦头了。后来为您办事儿,每一次每一件,他也都尽心尽力,从来没有偷奸耍滑过,当初您的女朋友孙可可被绑架的时候,他也是下了死力气帮忙全城搜人的。
  
  后来一系列的事情,但凡您有用得上他的地方,他也从来都不推脱。
  
  还有那次,您让他找一个什么玉佩,他被您的对头抓住了,虽然后来您亲手把他救了回来——但中间被抓住的时候,对头对他下狠手问他,他也都是扛住了,没卖您。
  
  这些都是事实吧?”
  
  陈诺一点都不犹豫,当即点头:“是事实。”
  
  “他说,于公于私,他或许对不起别人,但是对您,他是绝对没有对不住的。”
  
  “嗯,也是事实。”陈诺点头。
  
  “所以,他让我告诉您……罗大铲子的那个事儿,真的不是他做的,这点请您务必相信他。”
  
  陈诺皱眉:“我也明白他没那个胆子敢动我朋友的父亲。但是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他不敢说。”老七摇头,陪着笑,姿态卑微的几乎都要低到了尘土里:“老板让我告诉您一句话。”
  
  “讲!”
  
  “你们神仙打架,他小鬼惹不起,只能躲起来了。”
  
  陈诺品了品这句话,笑了。
  
  “这是……有过江龙到地头了?”
  
  这就有点意思了啊。
  
  陈诺点头:“还有呢?”
  
  “这位过江龙的底子,我老板并不清楚。他让我告诉您,这件事情和他有关系,但是关系真的不大。
  
  前些日子,他也是被一个本地的朋友拉着组了个饭局,说起来,他当时也就是个陪客,若是这个局组成了,对方答应让他参一股,若是组不成,他就当是卖个面子帮忙站个台而已。
  
  现在他甚至都觉得,那天是被人利用了去站台了。根本没想到对方会做出这种手段来动罗大铲子。
  
  您倒是也替他想想,明明知道罗青是您的兄弟,给他三个胆子,他也不敢去图谋罗大铲子啊。就连参与也是不敢的。
  
  之前真的就是被人叫去参加了一个饭局。那人明显是想约罗大铲子,但是罗大铲子这人现在不好约。
  
  所以就把我们老板叫了去一起吃饭,用人情和面子,才把罗大铲子约了出来。老板其实对这个事情真的知道的不多。”
  
  陈诺摇头:“知道的不多,为什么这么怕对方?什么神仙打架之类的话。知道的不多,怎么知道对家是神仙?”
  
  “因为本地的另外一个朋友,才是真正参与其中的,那个家伙和这位外来的神仙关系比我们老板要深多了。
  
  对方是神仙,也是那个本地的朋友透露的,说对方能量和实力都非常厉害,我们老板是绝对惹不起也得罪不起的。”
  
  陈诺一挑眉:“比我厉害么?”
  
  老七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我们老板说了……那个朋友告诉他了一些事情,说……对方手下也有能人儿!
  
  对家的老板姓盖,大家都叫他盖董,但是具体的来历,我们老板真的不知道。
  
  他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不过,您要想知道更多,可以去问别人。”
  
  “问李青山的那个朋友?”陈诺笑了:“说吧,谁?”
  
  ·
  
  肖国华肖老板最近觉得自己特别顺。
  
  真的就特别顺。
  
  原本养在殷巷附近的那个外宅女人,头几个月又怀上了一个,去医院找人一查,这一胎是个女儿。
  
  肖国华当时就笑的见牙不见眼。
  
  这女人头一胎给自己生了个带把儿的,第二胎生了个女儿。
  
  这叫啥,这叫儿女双全啊。
  
  合在一起,可不就是一个“好”字么?
  
  仿佛自己就运气当头。
  
  原本准备拿下来的一家产业,忽然对方就因为经营不善自己垮掉了,肖国华用不到一半的价钱,买下了那个产业,还去沪市找了很好的设计师重新装修。
  
  又进口了一批装备设施。
  
  再过两个月装修好了,打算打造成金陵城首屈一指的夜场!
  
  辐射整个长三角城市,打造夜生活标杆——这就是日进斗金的生意!
  
  再然后,忽然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给自己引荐了一个外来的过江龙。
  
  对方的势力非常硬,第一次见面,那个盖董就邀请自己出海去钓鱼?
  
  你听听!
  
  肖国华这几年虽然赚了些钱,但根子上还是个土鳖。
  
  有钱了也不过就是多睡几个女人,多买几套房子,多买几台好车。
  
  人家直接带肖国华去了一个游艇俱乐部。
  
  肖国华顿时就开眼了。
  
  那地方真的就是会员制——你没会员,给钱都不让进。
  
  想入会,头一个门槛就是:你得有条游艇。
  
  那天,坐在盖董的那条据说价值上千万的游艇上,在海上体验一把海钓,喝了一瓶价值十几万的“木桐”,那位习惯把丝巾押在衬衫领口里面的盖董,谈笑间就打着电话,随意的和手下交待着几千万的生意……
  
  那份风采,让肖国华从骨子里都觉得自己真的就是个土鳖。
  
  莫了,人家也没提什么正经事,说这次见面就是交个朋友,以后把生意做到金陵城去,到时候有发财的路子,就要请肖国华一起参股。
  
  上岸前,人家盖董很随意的问了一句:“觉得这出海的船还坐的惯么?”
  
  肖国华懵懵懂懂的客气两句。
  
  结果,回到俱乐部的会员中心里,工作人员直接带着肖国华去办了会员的资格。
  
  你问肖国华老板的游艇呢?
  
  有了!
  
  就刚才坐的那条!
  
  人家告诉肖国华,盖董已经把那条游艇转到他的名下了,就在这个俱乐部,会员也给他办好了。
  
  以后,任何时间,随时,肖老板都可以到俱乐部来享用属于他的那条游艇。
  
  一条上千万的游艇,说送,就送了!
  
  这份手笔,让肖国华吃惊不已!
  
  当然,随后的接触过程里,这位盖董还轻轻松松的,派人给肖老板解决了一两个生意上的“小麻烦”。
  
  展现出来的神奇手段,让肖国华更是五体投地!
  
  他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遇到神仙过江龙了!
  
  这根大粗腿,必须紧紧抱住!
  
  ·
  
  晚上的时候,肖国华一脸无聊的从会所里走了出来。
  
  嗯,就是他常去的那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