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稳住别浪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家里进了只老鼠

第四百六十六章 家里进了只老鼠

不想错过《零点看书》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四百六十六章【家里进了只老鼠】
  
  陈诺不是嗜杀之人。
  
  哪怕是上辈子背着一个“阎罗”的外号,陈诺也并不是一个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的魔头。
  
  阎罗的外号是指陈诺出手对付人的时候,出手必死,对方不管是谁,惹上了阎罗,那就是一定完蛋。
  
  但没惹上的话……
  
  一般就不会出事。
  
  除非……是委托的价码很高。
  
  所以这個事情,到目前为止,陈诺还是留着余地的。
  
  盖董的死,对方至少还没把爪子伸到金陵来,也没露出要对金陵这边动手的痕迹。
  
  万一是人家内部内讧呢?
  
  所以陈诺的第一步是先立下一个标杆。
  
  金陵是我的地盘,两个掌控者。
  
  就问你怕不怕。
  
  怕的话,那么金陵城的事情,显然是和划地盘的事情有关系的。
  
  跟这个事情有关系的话,如果不想得罪两个掌控者,就会私下联系,讲和,服软,认怂,交待一些漂亮话,道歉什么的。
  
  这就是江湖了。
  
  如果一声不吭的话……
  
  那就是对方也很头铁。
  
  打算做点什么了。
  
  那么大家就手段上见分晓!
  
  ·
  
  陈诺发完了帖子后,等了24小时。
  
  没动静,大概心里就有谱了。
  
  对方大概率是没打算认怂,打算干点什么的。
  
  帖子在论坛的热度被顶的很高,只要不瞎,肯定不可能看不见。
  
  除非对方24小时没登陆论坛。
  
  不过……出了这么大事情,但凡混地下世界的,总会最近比较关注局势的。
  
  医院里面,盖董身边的人已经认出星空女皇了!
  
  这种时候,还要头铁来搞事情了,多半都会在论坛上看看有没有星空女皇最新的消息。
  
  不吭声,那就是看到了,但不认怂。
  
  那就接着呗。
  
  ·
  
  金陵城城南的夫子庙。
  
  其实本地人都不怎么去的——就和各大城市的著名景点一样,都是外地游客爱去,本地人几年都懒得跑一趟的地方。
  
  各种所谓的本地美食,各种所谓的本地的小工艺品——其实都是义乌批发来的。
  
  不过非要说看点,也不是没有。
  
  江南贡院,古时候科考的地方。
  
  还有后来修建的夫子庙,供着孔夫子相。
  
  据说很多高考前的学子都会去拜一拜,以求高中。
  
  后来……听说后世的一些网络作家也会跑去拜一拜。
  
  求一个【文运昌隆】,祈一个【妙笔生花】。
  
  所谓的十里秦淮,现代社会自然是没有的了,古代的时候那种画舫香船,青楼名伶什么的艳名,如今也不复存在。
  
  不过晚上坐着画舫,在秦淮河上畅游一下,吹着小风,看着两岸的明清建筑,还是有几分味道的。
  
  此刻正是晚上七点来钟。
  
  这个点,刚好是附近饭店上生意的时候。
  
  同时又不是旅游旺季。
  
  所以坐船的游客很少。
  
  一条本来应该满载20人的画舫,静静的漂在夫子庙边的内秦淮河岸上,往着边上的白鹭洲里行驶。
  
  满载20人的画舫里,除了船工之外,却只坐了一名游客。
  
  一个看起来年岁大概在四五十的人,说中年也行,说老人也不突兀。
  
  穿戴的倒是有点味道。
  
  一件对襟的唐装,脚下踩着布鞋。
  
  也不是什么上号的料子,但也不是那种成衣铺子里买的,倒像是量身裁剪出来的。
  
  这人头发半百,但发量却还浓密,沾了发油,往后梳了一个背头。
  
  一张脸看起来倒是有几分清俊,只是人到中年,皱纹毕竟已经不老少了,偶尔抬起头来,欸头上的三道抬头纹也清晰可见。
  
  船工是识货的。毕竟在夫子庙这种有着文玩市场的地方做活儿,同时也接待过不少有钱人老板。
  
  一眼就看见了,这个客人的手腕子上戴着的那串柱子,不是凡品!
  
  货真价值的海南黄花梨,鬼脸纹清晰可见!
  
  这客人手里还捏着一把折扇,坐在船上窗户边轻轻打开摇晃着。
  
  这扇子一看就不是那种在工艺品商店里买的那种纪念品。
  
  扇骨是骨质的,扇把儿是鸡翅木。
  
  展开一看,那扇面也不是纸糊的,棉绫的扇面,上面没做画,仿佛是刻意的留了个白,边角上却有一行漂亮的题字:
  
  应怜屐齿印苍苔。
  
  字很漂亮,一看就不是那种工艺品店里的带着匠气的印刷品。
  
  想来是手书。
  
  这客人歪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摇着折扇,面前摆着一盘香瓜子。
  
  不时的磕上两粒。
  
  倒是把个游船,真的游出了一点子“闲情逸致”的味道来。
  
  只是中间,却听见这个客人嘟囔着摇头叹气。
  
  “可惜了,没有了那两岸红袖招,这秦淮河,毕竟还是没有古时候的味道了。”
  
  船工听了,就忍不住搭话,笑道:“您这个话讲的哟,现在是什么社会啊,不作兴那些了啊。”
  
  客人回头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下了船,这客人却台步往岸上走。
  
  去了河边的晚晴楼,吃了十六碟的秦淮小吃——就是那种茶杯盖大小的碟子,十六样各种金陵小吃。
  
  好吃不好吃的,味道也差不多就那些个意思,还成。
  
  好在是品种齐全,一套十六样,就算是把金陵小吃也吃全乎了。
  
  每样就那么一小口,单独吃肯定不饱人,但十六样下来,哪怕是个壮汉也能吃饱了。
  
  最关键的是,吃全乎了,性价比不错。
  
  出了晚晴楼,又过了桥,去了躺乌衣巷。
  
  就是“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那个乌衣巷。
  
  摸了摸那个号称能给人带来好运的门板上的铜钉。
  
  末了,老头儿又漫步到了东西两巷,却是掏钱买了两块雨花石攥在手里把玩着,又找了个茶楼,听了会儿曲子,喝了一盏本地的雨花茶。
  
  十点多,老头看了看手表,笑眯眯的离开了。
  
  路边拦了辆出租车。
  
  上车后,老头歪在后排座位上。
  
  “师傅,找个洗澡的地方。”
  
  “???”
  
  司机瞪眼回头看了一眼后排这位。
  
  我去?头发都白了一半儿了,年纪不小,这心还挺花哨?
  
  “表带黑店啊。”老头笑眯眯的说了一句金陵话:“到了地方要是不对头,我不进门掉头就走。”
  
  出租车司机顿时会意,犹豫了一下:“要不……送你去遮风堂,还行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
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