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稳住别浪 > 第四百六十七章 跪就要跪到底 万字章

第四百六十七章 跪就要跪到底 万字章

不想错过《零点看书》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辈子就藏头露尾了?
  
  一个地下世界的顶级大老,可以调动多少资源来找自己?如果从头到尾不知道自己是谁的话,还好说。
  
  如果知道了……那就真的,总有被找到的一天!
  
  修先生心中飞快的权衡了一下,然后,果断的做了一个决定!
  
  老子……
  
  跪!!
  
  扔掉手里的电话,火速冲进房间里,拿出了电脑来插上了U盘登录章鱼怪网站。
  
  就想着给星空女皇发送私信过去求饶……
  
  想了想,还没打字,却动作停住了。
  
  不妥!
  
  修先生本来想的是,通过网络联系星空女皇那边,求饶服软,然后,先看看对方的态度,到底是否打算弄死自己。
  
  如果对方态度很凶残,那自己就跑!
  
  但……
  
  修先生深吸了口气,然后推开了笔记本电脑,拿起了房间里的电话。
  
  “酒店前台么?给我转酒店商务……我要订一张机票,去华夏,金陵。”
  
  既然跪了,不妨跪的彻底一点,毕竟自己其实没做什么得罪对方的事情。
  
  若是做的太鸡贼,反而容易触怒对方,不如横下心,赌一把!
  
  ·
  
  修先生是第二天中午抵达金陵路口机场的。
  
  从机场里国际旅客抵达出口里出来,就看见了一个相貌清秀的年轻人站在出口处,目光很快的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对自己眯着眼睛微笑。
  
  甚至还友好的招了招手,然后走了过来。
  
  “修先生?”
  
  修先生收回了打量对方的目光,沉吟了一下,问道:“你是……女皇陛下派来的?”
  
  陈诺笑了笑:“算是吧。你不是昨天发了消息说今天来么。”
  
  修先生深吸了口气,语气有点谨慎:“那个……我们这就去见女皇陛下么?”
  
  陈诺笑着一指外面:“先走吧。”
  
  修先生不好多问,只能跟着往外走。
  
  到了外面,愣住了。
  
  这个年轻人居然站在路边招手拦出租车?
  
  那么大个星空女皇,这么没牌面嘛?派出的人来,连辆车都没有?
  
  一声不吭的上了车,那个年轻人对自己说了个地址,然后还咳嗽了一声:“别绕路啊,我本地人。”
  
  修先生心中还是滴咕了……
  
  星空女皇肯定不会潦倒到出行要坐出租车。
  
  那就只能是派出来的这个小喽啰地位太低!
  
  派这么一个小喽啰来接自己。
  
  老子冒死回来跪,会不会跪错了??
  
  一路无话,汽车开入市区,然后在JN区,停在了一条老街道的路口。
  
  下了车,陈诺一指路边的一家招牌:“喏,就这儿了。”
  
  修先生抬头看了一眼,好悬没一口气憋死!
  
  XX青年旅社
  
  我一个堂堂的破坏者级别的能力者,走到哪里也都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好不好!
  
  多少年了,就没住过五星级以下的酒店!
  
  住这种地方?
  
  好吧,人在屋檐下!先忍着!
  
  走到了里面,在前台,一个头发烫着卷儿正趴在电脑前玩扫雷的前台中年妇女,懒洋洋的给办理了入住,把一个生锈的钥匙扔到了面前。
  
  “晚上八点到十一点热水,十一点后别洗澡啊。”
  
  修先生:“…………”
  
  跟着上了二楼,进了房间。
  
  进门后,修先生哪怕是练气的功夫还算不错,也有点忍不住了,才放下自己的行囊,就压着情绪问道:“我们现在去见女皇陛下么?”
  
  “啊?见她?不必的。”
  
  陈诺慢慢走到了房间里的凳子上坐下,拧开了一瓶摆在桌上的矿泉水看了一眼日期,还差两个月就过期了。
  
  一指面前的床:“坐下吧,我们先聊聊。”
  
  修先生脸色有点难看:“不见女皇么?”
  
  “跟我说也是一样的。”陈诺笑眯眯的样子,让修先生很想动手打人。
  
  然后,陈诺缓缓笑道:“先说说,那个盖董的来历。”
  
  修先生深吸了口气,靠着多年的涵养把心中的怒气压了下来。
  
  好吧,我是来认怂的,我是来跪的……
  
  稳定了一下情绪,把关于盖董的一些讯息说了一遍,末了还没忘记补充两句:“我其实就是被盖董之前供养着,负责帮他处理一些见不得光的麻烦。但这次金陵的事情,其实从头到尾,我都没出过手。”
  
  “嗯,知道了。”陈诺摆摆手,语气很敷衍的样子:“那么,说说另外一个能力者。”
  
  “……小白?”修先生深吸了口气,面色认真了起来。
  
  “哦,他叫小白么?名字挺萌啊。”陈诺笑道:“就说说他吧。”
  
  修先生心知肚明,显然对方已经想到了怀疑的方向了,他倒也不敢再藏着掖着,反正这次冒险回来,就是认怂的。
  
  “小白我不是很熟,毕竟他是新人,而且,跟着盖董做事,也是我第一次认识他。之前他的经历我不是很清楚。
  
  不过,他……死了,是么?”
  
  “嗯。”陈诺简单的点了点头。
  
  修先生叹了口气,语气稍微诚恳了一点:“其实他死掉了……这个事情我也有所猜测,当初联系不上他,就知道他多半是……”
  
  他苦笑了一下:“毕竟,之前我们也没想到,对面是星空女皇啊。若是早知道,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
  
  不不不,我肯定会阻止盖董后面的所有做法的。”
  
  陈诺不说话,就笑眯眯的看着这个修先生。
  
  “那个……我其实知道一个消息,但是……我说出来的话,你们得保证,啊不对,我希望星空女皇能保证我的安全。
  
  其实这个事情我真的很冤,我虽然跟在盖董身边,但是整件事情我没出手,后来知道了对手是你们,我也立刻劝服盖董罢手离开了。”
  
  “嗯,你先说吧。”
  
  “不,我要先得到女皇的保证,我说出来,你们要保证我的安全。”
  
  “行,可以保证。”陈诺点点头,飞快道:“你说吧。”
  
  “不是,你……”修先生终于忍不住了:“我要的不是你的保证!我要的是星空女皇的保证!!”
  
  “我的保证也是一样的。”陈诺看了这个修先生一眼。
  
  一样的?
  
  能一样嘛?!
  
  你特么就是一个出门都还要自己打车的小喽啰啊!!
  
  眼看修先生脸色有点难看。
  
  陈诺笑了,想了一下,拿出了手机来拨通了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了,电话那头有点嘈杂,不过修先生竖着耳朵倾听,很快听见了那边传来了一个好听的女人的声音。
  
  “老公啊~
  
  什么事啊?”
  
  “嗯,这个家伙胆子很小,说要得到你的保证不杀他才行。”
  
  “那……你决定吧,杀不杀都随便你。”
  
  “行,我知道了。嗯?你在哪儿呢?”
  
  “我在买菜呢。妈今天下班晚,所以让我买菜,一会儿我还要顺便去接小叶子。”
  
  “行,晚上回去说吧,嗯,记得买点烤鸭,有点馋肉了。”
  
  “知道啦,你办完事早点回来啊,要是打算杀人的话,记得回来前洗手。”
  
  陈诺笑着挂掉了电话。
  
  一扭头……
  
  修先生坐地上了!
  
  陈诺笑眯眯的看着修先生:“现在可以说了么?”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修先生牙齿打架。
  
  ·
  
  陈诺叹了口气,好脾气的走了过来,把修先生还搀扶了起来重新坐好,还给他拧开了一瓶矿泉水递过去。
  
  “其实呢,你这个人有点狡猾,也没全说真话。
  
  你说你从头到尾没出手,这个话就是假的。
  
  罗大铲子出车祸,是你动手的吧?那个叫小白的杀手,出手没那么高明的,我根他交过手,他的念力运动还有点粗糙。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那个小白就是我杀的。”
  
  眼看着眼前这个笑眯眯说话的少年,修先生咕都一下吞了口吐沫:“你,你,你你你……你是,你就是,那个,阎罗?女皇陛下的丈夫?新晋的掌控者?”
  
  不是,大老!
  
  你是大老你早说啊!
  
  玩什么低调啊!!
  
  又是自己打车,又是住这种破旅馆?!
  
  “其实呢,不怕告诉你,带你住这里,是做了准备弄死的打算的。”
  
  陈诺一句话,修先生又出熘到地上了!
  
  “别别别,别着急啊。”陈诺笑着摆摆手:“只是做准备嘛。附近这是一条老街,拆迁了一大半了,剩下的人也不多,这个破旅馆没什么人,登记也简单。
  
  在这里弄死个把人,再把尸体弄走,神不知鬼不觉的。
  
  不过你放心,我现在没想弄死你了。
  
  毕竟嘛,你交待情况还算比较坦诚,虽然对你自己做的事情有了点隐瞒,不过毕竟罗大铲子也没死嘛。
  
  而且你也服软了,再弄死你,就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下手。”
  
  修先生忽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轱辘从地上爬了起来,老老实实的坐了回去,恭恭敬敬道:“之前是我眼拙,不知道是阎罗,阎罗先生当面!
  
  您有什么吩咐,有什么要问的,我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陈诺点了点头,盯着修先生缓缓问道:“来金陵捣乱的那个人是谁?”
  
  “他……叫鸫鹟。”
  
  “东翁?这外号挺古典啊。”陈诺笑了。
  
  修先生赶紧回答:“不是华夏称呼里的那个东翁,是鸫鹟,带鸟字偏旁部首的,是一种鸟类的名字。”
  
  陈诺眉毛一挑:“鸟?”
  
  “嗯,这个鸫鹟其实在地下世界名声不显,但是实力却应该不弱……至于到底多强,我其实没跟他动手过,而且这人很低调,从来不让人知道他有多强的本事。
  
  据我所知,他基本没怎么出来办过事接受委托什么的,也极少出手。
  
  但是他养了几个手下的徒弟,平时都是这些徒弟在外面接些委托,赚钱回去。
  
  这次的小白,是他手下的一个年轻的徒弟,第一次出来帮我们做事情。”
  
  说到这里,修先生赶紧补充了一个关键信息:“对了!盖董就是他弄死的!
  
  因为小白死了,鸫鹟对此很生气,说他的徒弟是跟着盖董出来做事而死掉的,所以盖董这边怎么都得有个交待。
  
  然后,就把盖董弄死了。
  
  这人应该是精神力系的,而且弄出了一套很邪门的本事,就像是传说之中的巫毒之术,可以远隔千里之外,用咒法杀人!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更多的,我也实在不晓得。”
  
  陈诺点了点头:“知道这个人长什么样子么?”
  
  修先生摇摇头:“从来没见过。我跟他几次打交道也都是通过电话或者邮件。
  
  听小白说过,鸫鹟不怎么喜欢见外人,尤其是不见地下世界的能力者。”
  
  一个隐世的能力者高手?
  
  陈诺点点头。
  
  那就难怪自己不知道这个名字。
  
  地下世界里声名显赫高手不少。
  
  但是这个世界上,也肯定有那种从来不混地下世界的圈子,不为人知的高手。
  
  远的不说,比如大师兄吴叨叨的老婆,那个青云门的中年女人,就是一个例子。
  
  那个中年女人,修炼的青云门的本事,实力爆发的时候,甚至能和自己掰掰手腕子。
  
  但地下世界却根本没有这么一号人。
  
  可想而知,这个鸫鹟,可能也是这种类型的。
  
  ·
  
  鹿细细手里提着从菜市场买回来的菜,身后跟着的是手里拿着一根冰棍的小叶子,还有今天逃课没去学校的鱼鼐棠已经变成了黑色短发的小萝莉对于逃课这件事情很理直气壮。
  
  “陈诺能逃课我为啥不能逃课?要说知识储备,我一只手能吊打他一百个!
  
  再说了,我马上就要花钱去上八中了,还去小学干什么?”
  
  好吧,鹿细细表示这个理由,没毛病。
  
  回到了家门口,鹿细细刚打开房门,忽然脸色就一沉!
  
  迈步先进了房门,盯着房间里看了一眼,然后回头看一脸悠闲的鱼鼐棠和陈小叶。
  
  “小奶糖啊~
  
  咱家好像进过老鼠了。”
  
  “昂?”鱼鼐棠一抬头,瞪眼看自己的老师。
  
  鹿细细眯着眼睛一指房门:“知道金陵城进了老鼠,我就留了心思,用念力在门缝里弄了一点灰尘,若是外人偷偷开门进来过,门缝里的灰尘就会散落掉。”
  
  鹿细细立刻拿起电话来打给了陈诺。
  
  “老公啊~
  
  咱家进老鼠了!”
  
  ·
  
  陈诺放下了电话后,面色凝重看向修先生:“那个鸫鹟,嗯不对,当初你们跟着盖董在金陵办事的时候,查了罗家人的社会关系?
  
  嗯,不对……你压根都不认识我,说明你们没查到过我……”
  
  也懒得解释了,丢下一脸懵逼的修先生:“我想知道的都问完了,你留在这里也可以,离开也可以,随时都可以走。
  
  不过你最好留下一个联系方式,万一有什么要问你的,可以联系的上你。”
  
  ·
  
  欧秀华下班的时候是一个人出来的。
  
  今天物业公司有事,买了一批新的器材,侯长伟被派出去拉货去了。
  
  欧秀华其实这两天上班的时候,心里就特别不得劲儿。
  
  那肯定是不得劲儿的啊。
  
  自己家里,儿子和儿媳妇,俩人,分别年收入上亿!
  
  自己呢?年入不到一万块钱。
  
  家里放着两个亿万富翁。
  
  自己每天上班给人打扫卫生拖地擦玻璃。
  
  其实透露了收入和资产后,陈诺和欧秀华说过放弃现在工作的事情家里的车行里,哪儿不能给欧秀华安排个工作呢?
  
  只要欧秀华愿意,车行里的财务的一把手的位置,就是欧秀华的。
  
  但欧秀华之前一直不肯去,其实是心里有点阴影的。
  
  自己儿子是跟朋友合伙做生意的。
  
  安排自家人去上班,也就罢了。
  
  安排财务口子的人……而自己却是因为之前经济犯罪坐过牢的。
  
  这就很敏感了!
  
  换做是你,你跟人合伙做生意,你的合作方找来一个财务主管,是之前挪用公款坐过牢的。
  
  你会乐意?
  
  但事情拖到现在,尤其是在知道了儿子和儿媳的身家后……
  
  欧秀华其实心里也对自己现在做的这份工作犯滴咕了。
  
  不是她嫌贫爱富,也不是她知道家里有钱就不想工作了。
  
  其实欧秀华觉得自己现在这份工作挺好。
  
  自己劳动,丰衣足食。
  
  但……
  
  欧秀华心中的顾虑是……
  
  知道了儿子和儿媳是亿万富翁了。
  
  自己还在这里给人扫地擦玻璃做保洁……
  
  说出去,她害怕会丢儿子和儿媳妇的脸!
  
  欧秀华不怕别的,就怕会影响到自己的儿子。
  
  其实这些天,有好几次都想辞职的。
  
  辞职后做什么没想到,但可以先辞职回家慢慢打算着。
  
  不过,和侯长伟的事儿算是初步定下来了,两人正在正常交往着……
  
  自己其实有点舍不得和侯长伟每天都能在单位一起上班的这种相互陪伴的状态。
  
  而且……
  
  欧秀华其实想着,不行就等年底前,自己和侯长伟领了结婚证了,到时候再辞职。
  
  其实吧,这就是普通人的心理。
  
  做事情有顾虑,但有瞻前顾后的。
  
  知道这个事情总要做的,但就是想再等等。
  
  等什么也不知道,但就是想再等等。
  
  在公司里换下了工作服,从物业里出来,到楼下推上自己的自行车。
  
  其实家里有一辆陈诺弄回来的电动自行车了。
  
  但欧秀华觉得楼上楼下的,充电太麻烦了,还听人说,现在社会上,偷电动车电瓶的很多!骑出来停在单位外面路边,怕被人偷。
  
  而且最近侯长伟经常接送,也用不太上,所以一直都没怎么用。
  
  今天侯长伟出去拉货,欧秀华还是自己骑了自行车来上的班。
  
  好吧,欧秀华其实骨子里,就是这么一个挺朴素的女人。
  
  推着自行车到了路边,欧秀华刚跨坐上去,还看了一眼时间,算了算,这个时候回去,还能赶上帮鹿细细一起做晚饭。
  
  正想着,脚下还没来得及使力气蹬,忽然就听见了路边传来一声呼喊。
  
  “秀华。”
  
  欧秀华一愣,扭头往左边看去,就看见路边的绿化带旁,地上蹲着一个人,笑着看着自己。
  
  欧秀华忽然之间,就觉得眼前一花,然后一阵气短,脚下一软,差点就没站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
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