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厄诡游戏 > 二十七、诸神的游戏

二十七、诸神的游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让叶洛立刻反应过来这条江水可能是“一条循环的瀑布”的,正是《花鸟市场》副本中,那场少女自杀循环事件。
  
  如果将此刻身下的浑浊长江看作是一条高悬天际的瀑布,那么,那些少女就可以看作是一条条金鱼。她们顺着瀑布一跃而下,直达地面,摔得七零八落,可下一刻却又回到了瀑布的出水口,重复前一秒的坠楼事件。
  
  叶洛不知道这条江水是否真得在《花鸟市场》中发挥了某种功能,但他既然是在追踪着灰鲲事件中抵达了这里,就很难不将两者联系起来——或许就是这条江连接了灰鲲与现实世界,从而构成了自杀循环?
  
  若真是如此……他该如何【斩】碎这条可以压制神性的长江?
  
  实际上,他刚才已经用离析术看过了——这条江水似乎并不属于【怪异】,因为他即使在离析术的状态下看过去,这条江水依旧还是江水,并未被离析术所解析。
  
  他无论是将离析术的聚焦目标凝聚在一滴水,还是扩张到整条长江,都无法解析。这只有两个可能,要不然就是这条江是“活物”,要不然就是他的离析术太低级了,还不足以解析这条江。
  
  关于第二个猜测,叶洛早有预料。
  
  既然他的【不死】会有着“死亡权柄”这种基础条件,一旦“死亡方式的权柄”压制了他的【不死】,他就会彻底死去。那么,【离析术】也必然存在着无法解析的事物。最简单来说,他就无法解析那些厄运粒子。
  
  到未来,说不定也会遇到连离析术也无法解析的怪异——这是叶洛之前隐隐有过的推测,只是不曾料想,居然这么快就遇到了。
  
  “叶哥,你没事吧……”
  
  李明空不安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叶洛的念头。
  
  他立刻反应过来,收起眼中的阴霾,看向李明空,摇头说道:“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
  
  “呼……现在好多了。叶哥你刚才的眼神真的有些可怕。”李明空拍拍心口。她以目前这个大男人的外表做出这个少女感十足的动作,看久了居然也并不觉得违和了。
  
  她像是忽而想起了什么,说道:“不过,叶哥你果然很像我的姐姐。刚才你那副漠然肃杀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姐姐在对峙怪异时的战斗姿态。我说真的,叶哥,你和我的姐姐一定要见上一面!”
  
  眼看她又要喋喋不休起来,叶洛只好随口应下,然后说道:“明空——”
  
  “叶哥叫我小空吧。我的朋友都这么叫我。”
  
  “小空,既然已经大致了解了这条江水是循环,那么,我也猜到如何出去的方法了。”他说道。
  
  她露出好奇的眼神。
  
  “只要顺着这条江水一直向下流,直到回到这里,完成了一个循环,理应就可以离开这里。当然了,这只是我的猜测。不过也是目前唯一的可选答案了。”叶洛说道,“至于你的锚点,我就收下了,下次开启游戏副本的时候,我会根据具体情况考虑是否要让你参与进来的。”
  
  “请一定要让我参与进来!”李明空央求道,“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叶洛不为所动,“我会根据怪异以及游戏任务的具体情况,来权衡弊利的。我可不想找多一个人来送死。”
  
  李明空吐吐舌头。一副根本没有听进去的样子。
  
  叶洛也不再多说。他知道,李明空目前以来的游戏经历过于一帆风顺了,在并未切身遭遇到绝境之前,她是不会意识到的——
  
  即使是诸神,在真正的【怪异】面前、真正的大恐怖面前,恐怕也只能噤若寒蝉。更何况,他们这些借助着诸神之力的人类。
  
  ……
  
  ……
  
  “咔咔咔——”
  
  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蓝色的蛛网状裂纹出现在虚空中。
  
  叶洛这一次得以亲眼看见那传送门是如何打开的。
  
  李明空右手缠绕着蓝色的粒子,五指在虚空中轻点,挥洒着冰蓝色的粒子。她的动作看似随意而毫无章法,但叶洛结合她之前说过的空间法则,大致可以猜测到她在干什么。
  
  她应该是在触摸那些只有她才可以看见的空间中的点和线。按照她的说法,想要开启传送门,她需要先找到这里空间最不稳定的地方,拨动那些点线,才能打开空间隧道。在进入隧道后,再根据具体的空间坐标,抵达其他空间。
  
  这里空间最不稳定的地方当然就是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准确来说,应该是叶洛刚才【斩】碎那栋大楼的地方——那栋大楼从灰色迷雾世界中硬生生挤进来,自然是引起了空间的紊乱。
  
  李明空说过,她当时被那红色的神祗追杀的时候,慌不择路,随意打通了传送门,选择了一个距离较近且空间正处于强烈波动的地方,于是就来到叶洛这里。
  
  听到这里,叶洛只觉得一切都太“巧合”了。
  
  如果叶洛并未进入这片空间,又或者是在进入这片空间后不是那么巧合,正好在李明空准备开启传送点的这个时间节点前后摧毁了那栋大楼,引起了空间震荡。他与李明亮也就无法相遇。
  
  而他一旦想到,这一切都是在【幸运】的指引下实现的。他的内心就不得不浮现一个可能性——【幸运】的那首占卜诗歌,根本不是引导李明空找到职业晋升的契机,而是为了找到【厄运】。
  
  幸运与厄运——
  
  这一对听名字便知道定然是宿敌的神祗。
  
  他不会天真的以为,那位【幸运】只是想要看一看【厄运】过得好不好、吃的饱不饱。也因此,他一直没有透露出他是【厄运】旗下玩家的这一事实。
  
  “嗡——”
  
  随着李明空将一枚图钉刺入虚空中,蓝色幽光大作,传送门彻底形成。
  
  她站在入口处,浑身沐浴着蓝光,望着他,一脸不舍:“叶哥,我要走了……”
  
  叶洛哑然失笑:“还会再见面的,不是吗?”
  
  “是的。但我还是很舍不得。”她咬了咬唇,像是在犹豫该不该说,最后还是开了口,“叶哥你不知道……其实因为【记录者】这个职业,我在玩家中的风评很不好。”
  
  “能想象到。”叶洛并不出奇,“若是单人任务还好,如果遇到了团队副本,只负责逃跑却没有半点进攻能力的队友,确实让人不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是野人 有请小师叔 长夜余火 从红月开始 快看那个大佬 先生又要逃跑了 仙吏 彼岸之主 超维度英雄 听说你很拽啊